PO18脸红心跳

怒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期中考试在四月的最后两天。
    程意这个星期只在中午见周翊然,把留下来的不会的题带过去问。
    周翊然讲的比她老师讲的还清楚,她能更快听懂。
    相处时间短了,他们俩亲亲抱抱的机会就少了太多。
    他就开玩笑说他这个恋爱谈得跟柏拉图式似的,她不答他话。
    上次被他在高铁上弄得太狠,下身胀了好几天才恢复。
    她平时学得就认真,该学的时候学该玩的时候玩,基础知识自然是掌握得很牢,就是题型灵活新颖的不太能很快想出来,复习的时候最多就是看错题重新写一遍检验自己还会不会。
    总共也没几天时间给他们准备期中考,学校老师本来就在带着复习,很快期中考结束她就要迎来成人礼。
    成人礼邀请的大多是她的朋友,加上和程父程母关系近的朋友,总体是女孩子居多。
    所以周翊然在她发的朋友圈里看到一个熟悉又陌生的面孔。
    高一(1)班,长相不凡的男孩子,宋易年。
    她在合照里穿着水粉的吊带纱裙,粉色系一向衬她,脸颊带粉眸色明亮,脸上化了淡妆,唇色是柔和的红豆沙,颈上是一串他很熟悉的项链,是他送给她的那条。
    很漂亮。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她身侧站的人。
    男孩子没看镜头,低头笑着看她。
    周翊然心里生出很微妙的不爽。
    他在平时跟程意在一起时基本上没看见过程意和宋易年发消息,在学校因为年级不同本来就看不见她的状态,自然是不会知道她有没有在学校和这人接触。
    他知道这人和他的小女朋友算是一起长大,光是这一层就让他嫉妒得不行。
    更何况,他们俩的相处模式就格外熟稔,两人的父母还互相认识。
    他皱了皱眉,将手机关上扣在桌面,有些头痛。
    这种不爽在两天后的学校到达了顶峰。
    下午倒数第二节课体育课,最后一节课是自习,他和江远熙在体育馆打球,高一(1)班这节也是体育课,中场休息时他在一旁的看台坐下,拧了矿泉水打开,看见不远处熟悉的脸。
    宋易年。
    男孩子坐在另一侧的看台,抬头跟面前的人笑着说话。
    他垂下眼没有在意,下半场结束后就收拾了一下准备进体育馆更衣室里的淋浴间冲个澡,江远熙拉住他指向体育馆的窗外。
    体育馆旁边就是操场。
    程意跟宋易年并排站着,操场跑道旁是草坪,中间隔着一道凸起的边缘,她就在那道边缘上跳上跳下的,抬着脸眉眼弯弯地笑着和面前的少年讲话,表情生动鲜活,柔软的额发被夏风吹起,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
    “我先去洗澡咯。”
    江远熙脸上是显而易见的幸灾乐祸,写满了看好戏的揶揄。
    他站在原地没动,继续透过窗玻璃看两个人。
    少女跳下边缘转过身,他只看到她的背影。
    少女身侧的少年抬手摸了摸她的头,她笑着回头伸手拧他的手,两个人之间距离越来越近。
    从他的角度看几乎贴在一起。
    他敛眉,拿出手机给她发消息。
    很快少女就拿出手机看,抬头看了眼体育馆的方向,跟少年说了什么,少年抬手揽了揽她的肩,她笑着点头,往体育馆的方向走。
    他头又开始痛,将手机收进校服口袋进了更衣室。
    江远熙已经冲过澡了,拿着毛巾在擦头发,看见他进来挑了挑眉。
    “这么快就好了?”
    他没说话,把衣服放进柜子拿了毛巾进了淋浴间。
    江远熙在外面叫嚷:“诶!我先回去了!晚饭我跟曲云绯一起吃!”
    程意进体育馆时里面空无一人。
    周翊然突然发消息让她来体育馆,她觉得奇怪,但还是来了。
    她挺久没跟宋易年在学校见面了,刚刚她们班在操场上体育课,下了课刚好看到他从体育馆出来,她就上去打了个招呼。
    成人礼时他们俩没说上几句话,一直在和小姐妹们聊天,这回问了才知道他这段时间出去打比赛了,一个物理一个计算机,忙得没时间来学校。
    他们俩在操场没聊多久,她跟他提了她和周翊然谈恋爱的事,他嘱咐她不要因此落了学业,她对此感到非常无语。
    宋易年这人就离谱,明明叁月初才跟高二的一个美女学姐分手,谈恋爱的速度比她快得多,还好意思说她。
    她敷衍地点了两下头就上了体育馆,体育馆里两个器材室两个更衣室,她先去了器材室,没有人。
    她觉得奇怪,出了器材室到了体育馆另一边的更衣室。
    男更衣室的门虚掩着,她不敢往里看,在外面跳了两下转身看走道。
    身后门被打开,她听见声音回头看,还没看到什么就被人从后面拦着腰抱进更衣室。
    这个时间点体育馆里不会有人了,所有普高学生下午最后一节课都是在教室自习。
    门被她的身体关上,他反手锁上,她身体被转过来看见他毫不掩饰欲色的眼,刚想开口就被重重抵到门上,唇被他含住,她没有任何防备,舌头被他拽出来吸,他动作又急又重,很快就亲的她浑身发软,身子往下滑就被他用手托住臀用力揉捏。
    她缺氧得厉害,脸色潮红地喘,他终于发了善心,松开她被蹂躏得泛着盈盈水光的红肿的唇,分开时她唇角过多的口水终于承受不住地滴下来,沾湿她立领的校服和细白的锁骨。
    她耳垂被他一口咬住,舌尖伸进去滑弄,她被刺激得头皮发麻,过于敏感的身体已经完全兴奋起来,饥渴的穴肉收缩着吐出一泡水。
    他动作粗暴地将她的校服上衣扒上去,看见她里头穿的黑色文胸,幽深的乳沟和白得发光的肌肤形成格外鲜明的对比。
    她今天早晨起得迟了些,没注意自己拿了什么颜色的内衣,看见他的眼神才有所感知地低下头看,瞬间就后悔今早起迟了。
    内衣是前扣的设计,扣子被他解开,两团沉甸甸的奶子跳出来,小巧的奶头接触到微凉的空气,颤颤巍巍地立了起来,他怎么看怎么觉得淫荡,抬手上去甩了一巴掌,白嫩的奶球颤个不停。
    他紧接着打了几下,白皙的奶肉上很快就红肿起来,娇嫩的奶头经不起刺激,迅速地硬起。
    她轻吟,两条腿夹紧又放开,显然是痒了。
    他冷笑一声,将她浑圆的乳肉挤在一起又放开,两只手轮番扇打她两个奶球,在他的粗暴对待下奶肉红通通一片,剧烈地抖着。
    她又疼又爽,明明是充满凌辱性的动作,却让她阴核瞬间兴奋起来,从两瓣蚌肉中挺立起来磨着内裤,穴口一缩一缩地吐水,将布料吸进去。
    她大脑是空白的,却仍困惑着,他分明是很生气,否则不会这样弄她。
    他只穿了裤子,头发还是湿的,锁骨上滚着水珠,她看见他校服裤下高高撑起的一根,双腿夹着磨蹭,想因此抚慰到肿胀发痒的阴蒂。
    他没有心思吊着她,扯下她的裤子手拨开她的内裤,摸到一手水。
    “骚货,是不是喜欢被人扇奶子?”
    她呜了一声,说不上话,阴核被他拽住拉扯,还没有完全兴奋的小东西瞬间硬起来,被他蛮横的动作扯得变形,她觉得痛,穴心却越来越痒,想被滚烫粗硬的东西填满。
    他手指并拢,手掌毫不留情地打她鼓胀的阴阜,淫液被打得四溅,他手心很快就湿黏一片,指尖被她湿软的媚肉吸进去,他两指直直插进去,她穴还没有打开,被这样的进入刺激得当头一股水浇下来。
    他根本不给她缓冲的时间,动作又快又狠地插她滑腻的穴,穴肉讨好地绞着他的手指,推拒又迎合着吸附上来。
    ————
    首发:po18bb.com (ωoо1⒏υi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