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脸红心跳

叫声哥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叁十七章
    初二这天,常泽恒带着汤欣瑶和邹檬出去逛了一圈,这几年常泽恒回来的时间不多,胥城每年都要新变化。
    唯独不变的是,年初二所有店铺都打烊比较早。
    “我不理解。”汤欣瑶感叹。
    “这也是过年的气氛之一。”邹檬解释:“很多店铺店员回老家过年,人手不足,所以大概要到初四初五后才恢复正常营业。”
    汤欣瑶离开内地早,小时候在内地完全没有要出去玩的概念:“这样那岂不是会很无聊?”
    “也还好吧。”邹檬感受也不是很深。
    常泽恒接了通电话回来,对汤欣瑶说:“老许让我们晚上去他家。”
    “好啊好啊。”汤欣瑶看着邹檬,“一起去吧。”
    “这……不好吧。”邹檬下意识拒绝,“我自己回家就行。”
    “回什么家,一起去啦,今天才初二,再玩一晚。”汤欣瑶不依她,非得拉着她一起去。
    她太热情,邹檬根本无法拒绝。
    到了他们口中“老许”的家里,邹檬才发现这人她也认识。
    “Hello。”门开后,叁人打着招呼。
    “这是我们家一位妹妹……”常泽恒介绍着。
    “邹檬。”
    “许律师。”
    “你们认识?”汤欣瑶好奇。
    “进来说。”许枫退了一步让他们叁人进门。
    简单把二人相识的经过说了一通,汤欣瑶忍不住感叹太有缘分了。
    常泽恒买了不少水果饮料小食,汤欣瑶主动说去切水果,邹檬陪着她。
    “这次回来待多久?”许枫问常泽恒。
    “一个多礼拜吧,阿瑶假不好请。”
    许枫侧坐在沙发上,一手搭着沙发后靠,视线正好看到半开放厨房里得一道身影。
    他突然想起年前见完邹檬后的那天晚上,有朋友组了个局他被喊去,尽数是男人的局不免有些要找些姑娘来,他不会主动去找,但别人找了他也不至于扰人家兴致。
    “阿枫,听说这来了不少清纯的姑娘。”朋友给许枫倒了杯酒:“这样的你还不喜欢,那我真是也没办法了。”
    许枫空窗两年多,这些狐朋狗友为了他的性福生活操碎了心。
    “你要是这都行,那我就当你对艺井念念不忘了。”
    许枫瞟了他一眼,“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能不提了吗?她都要再婚了。”
    朋友不再说什么,灌了两口酒。包房的门被推开,进来了几个女孩子。诚如朋友所说,一个个穿着日式校服,视觉上倒是挺“纯”的。
    许枫突然脑海里出现一个身影,要说纯,这帮姑娘真真是比不上那个身影的。
    朋友问了领头的那个几句,然后示意一个姑娘去许枫身边,他靠在沙发上,看着坐到他生边那个女孩子,听见领头那个对朋友说:“别的不敢保证,但干净是绝对的,刚来的呢。”
    许枫正视她,看着年纪的确不大,和他对上视线的时候,会紧张地挪开。
    他喝了口酒,兴致不大,很随意地问了句:“叫什么。”
    “叫……”女孩子声音也很细,带着一丝紧张,“萌萌。”
    许枫觉得真他妈的操蛋。
    “想什么呢?”常泽恒在许枫面前打了个响指,“问你话呢。”
    “什么?”许枫思绪被拉回,视线从厨房挪开。
    “你看什么?”常泽恒背对着厨房,转身想看他在看什么。
    “没什么,在想她们知不知道东西放在哪儿。”
    常泽恒不疑有他,“嗨,让她们弄去呗,还能把厨房炸了不成?说正经的,艺井要结婚了,你真没什么想法?”
    许枫无奈地叹了口气:“你们怎么都觉得我对艺井念念不忘?要真这样我们俩会离婚?”
    在常泽恒的印象里,许枫并不是一个感情史单纯的人,读书的时候毕竟女朋友无缝换得也挺勤快,所以和吴艺井离婚后两年多他身边没出现个新的对象,确实反常。
    “倒也不是。”常泽恒试探性地问了问:“那你现在就……没有……点什么?”
    正巧汤欣瑶和邹檬端着水果从厨房里出来,许枫对上邹檬的眼镜:“不敢有,怕吓着人家。”
    “吓着人家什么?”汤欣瑶放下水果,拉着邹檬坐下来。
    邹檬有一种奇怪的错觉,总觉得许枫那句话可能和自己有关。
    汤欣瑶看看许枫又看看邹檬,这个氛围很诡异,但是那里诡异,她又说不上。
    话题很快被岔开,邹檬坐在沙发上,手机上正巧贺禹洲发来了消息,她就拿起来回复。
    若不是她今天出门了,不然手机是离不了手的,贺禹洲每时每刻都要和她发消息。
    「还没回家?」
    「嗯,欣瑶姐姐他们说来朋友家里玩,结果是许律师,巧不巧?」
    「许枫?」
    「嗯。」
    「什么时候回家?」
    「不知道呢,等哥哥姐姐一起回家。」
    「想你了。」
    邹檬回复了个表情,「我也是,好想你。」
    「想操你。」
    这下也不用回表情,她整张脸都变得红扑扑的。
    许枫看着她低头回消息又略带娇羞的模样,喉头有些紧,他扯开衬衫领口,喝了口酒试图压下一些热意。
    邹檬抿唇,看着手机上的消息,喉咙有点干。
    「想吃吃奶子,想舔舔小逼。」
    「……」邹檬实在受不了他「你别说了。」
    「想得鸡巴都硬了,你要不要看看?」
    邹檬吓得合上了手机。
    “你怎么啦?脸这么红?”汤欣瑶问她。
    邹檬用手背贴着脸,慌忙地解释:“开空调有点上火。”
    她翻过手机,还好贺禹洲做了个人,没给她发什么的东西,她回复了一句再聊,就决定暂时不理他。
    “这脸红的,就像你喝了酒一样。”汤欣瑶笑着,“你喝过酒吗?”
    邹檬摇头。
    “试试?”汤欣瑶倒了一小杯,“不过我和你说哈,和我们一起很安全,但你还小千万不能和陌生人一起喝酒哈~”
    邹檬也有些口渴,接过她手里的杯子,琥珀色的液体在多面切割的矮杯里微微摇晃。
    她小口抿了一口,液体顺着口腔划入。
    “好喝吗?”汤欣瑶问她。
    “唔…”邹檬皱着眉摇摇头,“不好喝,好苦。”
    “果然还是小朋友,品出来的酒是苦的。”她叹气,“我们喝的酒啊喝的都是忧愁。”
    “第一次喝,可以兑点饮料。”汤欣瑶开了瓶饮料,到了大半杯给她,“再尝尝?”
    邹檬吸取了教训,只咪了一点点,对她点点头,的确是好喝了不少,有点回甘。
    许枫和常泽恒聊的话题有些深奥了,邹檬根本听不懂,兑了饮料的洋酒很好上口,她捧着一点点小口小口喝。
    “房价这个东西…”许枫晃了晃酒杯,摇摇头,“不过你们现在如果投资的话我觉得未来还是很可观的。”
    “对了邹檬……”汤欣瑶想到什么,“之前听阿姨说是不是你要卖房子?你可以问老许啊,他虽然是搞法律的,但是在折腾房产还有投资理财方面还挺有本事。”
    “你要卖那套房子?”许枫问邹檬。
    “嗯。”邹檬点点头,红着小脸问他:“您有什么建议吗?”
    “邹檬。”许枫叫她的名字。
    “嗯?”邹檬抬头看着他。
    许枫嘴角带着笑意,指指常泽恒:“我和你泽恒哥哥一样大,比你欣瑶姐姐小,你对他们一口一个哥哥姐姐,对我一句一个尊称,之前还叫我叔叔?不知道的以为我要占他们俩便宜。”
    “……”邹檬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
    借着酒劲儿,许枫继续说,“想听我的建议,先……叫声哥哥?”
    不知为何,邹檬叫常泽恒哥哥叫得也挺顺嘴,但这会要叫许枫哥哥,话到嘴边她自己都觉得别扭。
    汤欣瑶看不下去了,“你别欺负人小邹檬。”
    许枫倒也没有再坚持,就像玩笑似的一笑就过,他仔细给邹檬分析了一下,倒是和贺禹洲给她找的专业人士咨询给的建议差不多。
    “所以如果你不急着用钱的话,我建议你等两年。”
    邹檬点点头,她看着自己手里的杯子已经空了,脑袋也有一点点晕乎了。
    汤欣瑶和常泽恒喝的是纯酒,一杯接一杯也有些微醺。
    “今晚要不住这里?”许枫看着眼皮都要耷拉下来的邹檬问常泽恒。
    “你这几间客房?”常泽恒环顾四周,许枫这套房子是离婚后买的,地段好离公司近,但户型不大,一个人住倒是绰绰有余。
    “反正够你们住。”
    “也行。”常泽恒看着时间也不早了,和孙云打了个电话说晚上不回去了。
    孙云反复关照一定要保证邹檬的安全,弄得常泽恒都不敢告诉孙云邹檬喝了酒。
    挂了电话再看沙发上的两人都已经睡倒了。
    “抱去客房吧,里面那间。”许枫对常泽恒说。
    “行。”常泽恒抱起汤欣瑶,又看看邹檬,对许枫说:“我先抱阿瑶进去,一会一起扶她。”
    邹檬抱着靠枕靠在沙发扶手上,许枫上前拍拍她的肩:“邹檬。”
    “嗯。”她哼了一声。
    许枫轻轻地把她抱起来。
    “贺禹洲……”她嘟囔一声,许枫等她说什么,却没听见下文。
    把她放在主卧的床上,盖上被子,又把空调调到合适温度,关闭床头灯前他又仔细地看了看她的脸。
    关上房门的那一刻,许枫觉得自己真他妈能称得上是个好人了。
    常泽恒出来发现他把邹檬也安置好了便回了客房,许枫关了屋里的灯,沙发上有个手机震动了起来,他走上前把手机翻过来,屏幕上赫然显示着叁个字:贺禹洲
    ********
    小贺:我特么这年还过得下去?
    下一章可以吃肉肉。
    ……
    ……
    ……吧
    走啦,拜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