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脸红心跳

#390表哥会给妳和殿下守好西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王牧脱簪素服,一脸平静,因为他等这一刻,已经很久了。
    几月前,穆冰瑶夜访王府,当时王牧屏退左右,在穆冰瑶说出云家军叁个字时,他就知道会有这一天的来临;而当时他也以真相最交换,得穆冰瑶一个承诺,那就是未来无论王家如何,替他保住王曜。
    “罪臣等这一天很久了,若不是为了这一大家子,罪臣早就自刎,到阴曹地府向云老将军和云扬将军谢罪。”他看了一眼段锦,最后直视穆冰瑶:“青城郡主,罪臣之前与郡主的约定,可还算数?”
    王曜突然抬头,眼神充满悲恸:“祖父!”
    穆冰瑶还没开口,段锦就道:“自然算数;本王王妃承诺过的,在本王这里都算数。”他又看向王曜:“只要王小将军不存着不该有的心思,本王也不会让他当一个废人。”
    王曜红着眼眶激动道:“不!祖父、父亲,自小你们就告诉孩儿,要做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绝不能当一个贪生怕死之徒!如今王家有难,孩儿岂能眼睁睁看着王府灭绝而独自苟活?”
    “曜哥儿!”
    王曜看向锦瑶:“感谢殿下与郡主的好意,我王曜不当贪生怕死之辈,势必与王家共存亡。”
    “逆子!”王浩是个铁铮铮汉子,此时也眼眶湿润怒骂王曜:“曜哥儿,你以为和王家一起死就是英雄?不孝有叁,无后为大!若你跟着王府灭绝,我王家就真的绝后了,这就是你的大孝大义?”
    “父亲!”王曜忍不住鼻酸,眼泪流了下来。
    王牧的声音透着悲凉懊悔:“是老夫一时鬼迷心窍,云家覆灭,威远侯府给云家陪葬天经地义,留下你是老夫私心,若你真有孝心,就好好活着,也算是老夫唯一没有愧对王家列祖列宗的事。”
    王曜泣不成声。
    他知道祖父与父亲说的都对,但让他眼睁睁看所有王家人死在他面前,这让他情何以堪?
    王牧看向段锦,一脸遗言交代已尽,再无遗憾:“殿下、郡主,罪臣信你们定能遵守诺言,现在可以让外头洪统领接管威远侯府,罪臣与殿下进宫。”
    段锦看了王牧一眼,沉默半晌:“侯爷难道就不想当面向云家人道歉?”
    王牧与王浩皆是一愣,只见段锦喊了一声:“无言。”
    正厅前院,陡然落下两道人影;一个是无言,另一位,赫然就是云扬。
    乍见云扬,王牧彷佛遭到电击,霍然站了起来,连王浩都惊讶的起身,指着云扬的手,颤颤发抖:“云、云扬将军!”
    段锦平淡道:“老天待王家不薄,至少给了你们一个当面忏悔的机会。”
    *****
    一个时辰后,威远侯府的大门“伊呀”打开,锦瑶二人陪同脱簪素服的王牧进了皇宫。
    段锦交代洪喨,看管威远侯府;但案子还没判下来之前,不准任何人动王家一人一物。”
    叁年前轰动一时的云家叛国案,竟然是王牧一手主导,消息瞬间席卷全城。
    正当所有人被消息震得头晕之时,第二天,被认为已经死去的云扬将军,竟然出现在朝堂上,许多老臣看到他,包含苏冉,也不禁红了眼眶。
    大秦此刻能一夫当关的将领,哪个没受过云崇礼老将军的栽培和点拨?所以如今还能看到云扬活着,足以让这些老臣和将领激动不已。
    威远侯府因为陷害忠良,本该削爵诛九族,赞同这样判决的以太子帮为首,但淮王却提出不同看法。
    他说云家若血脉尽断,王家的确满门都该为云家陪葬;但上天垂怜,云扬将军未死,保住了一丝血脉得以延续;而王家不论是威远侯王牧、震远将军王浩,或是负责京城护卫的五城兵马司统领王曜,他们所带领的王家军,这二叁十年来,守护大秦西北屏障的贡献,也是军功累累,不可磨灭。
    况且养兵不易,能得一名指挥若定、纵横沙场的猛将更是难得!在为云扬将军得以存活而庆幸的同时,也该给王家一线生机,以安军心。
    段锦的提议,明显是要保王家嫡系一名男丁,而且看情况也要将整个王家军保下来;这个想法,段锦和云扬讨论过。
    云扬虽痛恨王家,但他明白时局诡谲,北周如狼、西戎似虎、东陵更是阴险得像暗中窥视的毒蛇,此时王家军的稳定对大秦局势很重要。
    皇帝听了段锦的建议,加上连云扬都附议,所以同意了淮王建议。
    最后王牧削爵、王浩拔将军衔,王家贬为庶民,诛连叁族,仅留王曜一苗转任兵部,职务由淮王安排,而王家军编制暂时不动,兵权回归兵部。
    这判决让段钊心里恨极!所有人都在称颂淮王心怀仁德,显得他这个太子穷兵黩武、不近人情。
    而且王家军不解散,王曜进兵部,他们感恩的是段锦,不是他!以后就算他登基,王家军也不会忠诚于他。
    这一支军队,和老七的云豹双骑,成了抵在他背部的叁把利剑。
    至于云家,皇帝追封已故的云崇礼为晋国公,归还以前将军府,还赏下许多奴仆财帛,并封云扬为护国大将军,明年春天就职。
    恢复云家,有段锦的运作,过程自然顺利;黑云骑更是欢欣鼓舞,伍新、傅誉等老将领,不禁潸然泪下。
    所有的事几乎都水到渠成,王牧、王浩父子在狱中得知保全了王曜和王家军,已心无罣碍,所有王家人自缢于牢中。
    当消息传出,王家铁骨铮铮,敢作敢为,在狱中自缢谢罪,从此人死灯灭,也令闻者一掬辛酸泪。
    只是众人不知,白氏和王轻云,穆冰瑶让凤凰小队李代桃僵,以两个冻馁女尸代替了她们,并偷偷送回白家;母女两人在见过王曜一面后,已由白家人安排,换了身份住到白家一处城外庄子,安度余年。
    送行那日,除了王曜和白家人,穆冰瑶也去了。
    王家经此浩劫,白氏与王轻云形销骨立,面容哀凄,母子相见即诀别,令人不忍卒视。
    回城时,穆冰瑶问王曜:“表哥今后有何打算?”
    王曜这些日子一直努力撑着,面对人情冷暖,他告诉自己绝不能倒下,因为王家只剩他一个人,即使是方才在母亲和妹妹面前,他都表现出坚强的态度,让母亲和妹妹安心。
    只有此刻,面对眼前这名女子,他坚毅的眸光透出一丝软弱,不过很快就修补好。
    “瑶儿不用担心,淮王殿下已经安排我去西北。”
    “西北?”
    “殿下还愿意让我领王家军,这已经是最好的安排……放心,我会好好守着西北屏障,绝不让北周跨进大秦一步。”
    他活着,就得给王家赎罪。
    “边疆苦寒,要辛苦表哥了。”
    “不苦。”王曜心想,还有什么比家破人亡更苦的事?
    “只是以后见你的机会就少了。”穆冰瑶感叹。
    “瑶儿放心,表哥会给你和殿下守好西北,明年你与淮王成亲,我会请旨回来。”
    王曜露出这阵子第一个笑容:“妹妹大婚,当哥哥的,自然非到不可。”
    王曜的话,让穆冰瑶瞬间觉得鼻酸,想着想着,眼泪还真的掉了下来:“以后段锦如果欺负瑶儿,瑶儿就去投奔表哥。”
    王曜纵声朗笑,伸手摸摸穆冰瑶的头:“好!就算我王曜会因此掉脑袋,也一定站瑶儿这边。”
    王、云两家的事爆得快,落幕也快;王家一世辉煌就此人死灯灭,而王曜第二天就离开了京城。
    *****
    段锦因为帮了云家平反,还帮王家说话,在民间与朝堂上,都得了不错的声誉。
    有人说王牧在最危急的时候,只愿相信淮王,证明淮王是皇族里最具廉明形象的人。
    有人说云家在淮王帮王家说情的情况下,愿意给仇家留一线香火,这是功德一件,更是淮王仁惠的证明,不是一个穷兵黩武的战神。
    又有人说淮王能在朝廷、王家、云家叁者之间,将一件可能会掀起滔天大祸、牵连极广的大事,迅速果决的处理,甚至达到叁赢局面,让罪者伏诛不怀恨、冤者得雪不怀忧,朝廷杀罚不失仁,是个真正有智慧的人……
    这些话把段钊脸上温文假面具,气得炸裂粉碎。
    他好不容易找到王家陷害云家的证据,萧家又奉送丹山聂驼峰有云家军形迹;原本他打算来个一箭双鵰,既夺了王家兵权,又能施恩云家,还能给萧家立功。
    结果呢?他不但彻底失去王家,萧家旧部冲上聂驼峰,结果发现只是黑豹骑的训练基地,哪来半个云家军?还差点被黑豹骑打得落花流水……
    “为什么──”
    段钊又摔碎了寝房才换上不久的花瓶!
    “老天爷为什么这么不公平?老七到底有什么好?所有人都赞扬他、奉承他;本太子到底哪里输他?你说!你说!告诉本太子,你说啊!”
    他抓着偷溜出宫的璃贵嫔,直接扔上榻,用力撕她的衣服,沉下身子,让璃贵嫔发出臣服讨饶的嘤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