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脸红心跳

告辞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出于微妙心理,我拜托纪随流和我错开回去的路线。
    我依照来时的脚步从侧门若无其事走进,纪随流则特地绕到别墅正门。
    “怎么去了这么久?”
    拉斐尔坐了我原先的位置,我不好要求他换回来,便挑了另一侧空位坐下。
    祁岁知的询问旋连而至,关切又细致,做足疼爱妹妹好兄长的姿态,只有我知道这背后蕴含的强烈控制欲。
    “暖房里好多盆兰花,我不像纪叔叔那么懂花,分辨了好久,才认出来哪盆是素冠荷鼎。”我不好意思的垂下眼,抚摸袖口处荷尖一现的蕾丝纹路。
    “哈哈,你们年轻人不懂很正常,我们老头子才喜欢摆弄这些花啊草的。”纪杭之善意的替我打圆场,祁岁知跟着笑了笑没再多问什么。
    无知有一天竟也能成为绝佳的借口蒙混过关。
    正感叹着,忽然察觉斜前方的位置有一道锐利视线投射过来,我抬头,冯悦然意味深长瞧着我,红艳唇角一挑,冲我露出个彼此心知肚明的弧度。
    是了,祁岁知同纪杭之聊得投契不便打扰,但少爷回家的消息总会有佣人告知冯悦然。
    他既然从外祖父那里回来,不去接待客人,那他在哪里可想而知。
    冯悦然没有出声,代表着替我隐瞒下了花房私下相会纪随流的事情。
    她的目的无非同祖父祖母一样,希望祁纪两家联姻来确保亲生儿子的接班人位置。
    顾忌着拉斐尔相距她很近,怕看出什么来,我只好被动接下这别样的示好。
    “小流回来了啊。”
    正感到局促,冯悦然微微偏头,越过我的脸颊,眼神中有了真切的喜悦,“见过你外祖父了吗?他身体还好吗?”
    “嗯,挺好,也叮嘱您肠胃不好,不要总贪凉吃冷的。”右侧沙发皮面下陷,纪随流一阵风似的走得又快又静,话音刚落已经坐在了我旁边。
    脊背端直,下颌稍敛,处处彰显着镌刻于骨血中的自律性。
    “都四十多了,你外祖父还把我当个小孩子……”
    雷厉风行、说一不二的冯悦然,也会有像个小女孩的时候,她揉了揉脖颈,心虚嘟囔着。
    “岳父说的对,小流你去跟厨房说,等会儿晚饭把那道凉拌虾撤下去,别让你妈吃了,吃多了不好。”他们两父子一唱一和,冯悦然很快败下阵来。
    我摁亮手机屏幕,确实到了饭点。
    祁岁知总与我在无关紧要处出奇的心有灵犀,这头还没关掉手机,那头他已提出告辞:“时间不早了,我们就不打扰叔叔阿姨吃晚饭了。”
    “要走了吗?小流才刚回家,大家一起吃个晚饭嘛。”纪杭之殷切挽留道。
    “反正初五要来的,到时候少不了叨扰您一顿饭。”
    我达成了目的,也无继续在纪家待下去的必要,脚步轻盈地转到祁岁知身后,顺着话说道。
    “岁知,那我刚才跟你说的事……”
    “叔叔,等我回去和愿愿商量一下,过两天给您答复。”
    跟我有关?
    弄得神神秘秘的。
    我好奇的视线在纪杭之和祁岁知之间来回打转:“你们说的什么事情呀?”
    “回去和你说吧,现在叔叔阿姨要吃饭了。”
    祁岁知手腕翻转向后,搭在我虚抚于他肩膀上的手,他做出这个动作,一般代表接下来的话不适合放到这个场合上说。
    我从善如流说了句好,拉斐尔顺势走到我身边,齐齐跟纪家人道别。
    “既然这样,我们也不留你们吃饭了,让小流出去送送吧。”
    冯悦然说完这句话,低声吩咐旁边的佣人了两句,很快呈上备下的回礼让我们拿回去,一些珍贵补品、雪茄红酒,还有个限量版的鸵鸟皮凯莉包。
    这个包包推出的时候,我处于跟祁岁知闹翻流浪在外的状态,喜欢是喜欢,然而心有余力不足。
    不说别的,冯悦然赠送的礼物倒是很符合我的心意。
    祁岁知和两位长辈站在大门口,照例又你来我往的客套推辞了一番,才叫闻讯前来的司机将礼物收下。
    我口中道谢谢阿姨,颇为欢喜的摸了摸皮包礼盒印着花纹的外包装。
    “你喜欢就好,这个包还是,嗯,我精挑细选的。”
    冯悦然喜滋滋地说了一半,语锋生硬转弯。
    我意欲再问,纪随流双手插袋,蹭了下我的手肘:“走吧,送你出去。”
    真是没耐心,话都不让我说完。
    但他承诺站在我这边,这些小事就不多计较了。
    不知是暖气温度太高亦或别的,我在转身的刹那,注意到纪随流冰雪做的白净肌肤上,浅淡红晕烟霞似的格外明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