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脸红心跳

水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浴室内水雾氤氲,排气扇在天花板上呼呼作响。
    江舒懒洋洋地靠在周维远身上,脚丫有一下没一下地打着水花。
    周维远拿着手机在看视频,江舒抬起下巴才能看到一点点画面,她娇嗔道:我也要看!你把手机拿下来一点嘛。
    你又不感兴趣。周维远虽然这么说着,却还是将手机屏幕放低了点,下巴抵在江舒的头顶上,吹了口气。
    江舒不满意地拿下巴顶了顶周维远的下巴,看了眼视频:怎么又是台球哦。
    除了篮球,周维远最喜欢的应该就是台球了。江舒退出界面中正在播放着的丁俊晖对战视频,刷新了一下视频界面,发现更新后的界面不是台球就是csgo,亦或者不是车房就是股票,哦还有观察者网。
    真无聊,我不看了。江舒瘪了瘪嘴,不得不说,周维远和她的兴趣简直是天差地别,譬如江舒基本上不太喜欢浏览过于严肃的时政新闻,对车、房、物价也不是特别了解,而周维远恰好和她相反,最近他刚好还在炒股,每天对江舒讲着一些涨停持仓大盘等一些她完全无感的专业名词,时不时让江舒回到了本科时期上经济法的课堂里。
    周维远在水里掐了掐江舒的腰,单手用大拇指划着屏幕,江舒发现,他的首页里,真的没有一个美女视频。
    不得不说,这点还是令江舒非常满意的。
    不看了,在躺会。周维远锁了屏,将手机放在洗漱台上,双手又开始不老实地在江舒身上游走。
    江舒的发梢都浸在水里,泡得湿漉漉的。她拨了拨头发,对周维远说道:我好热。
    嗯,那再泡一会就去洗澡。周维远说着捏了捏由于长时间浸泡在热水中而充血胀大的乳尖,引得江舒哼哼呜呜地溢出几声呻吟。
    周维远趴在江舒颈窝处,感受她全身的滚烫和湿热,呼吸开始变得有些许急促:想在这里做一次吗,宝贝?嗯?
    江舒被热气蒸得脑袋晕晕乎乎的,再加上周维远蛊惑似的语调,不自觉地点了点头,半推半就地道了声好。
    来,你扶着浴缸跪好。周维远忍住身下叫嚣着的欲望,害怕江舒脚滑受伤,扶着她的腰,等她跪好后又问了句,可以吗?你膝盖会疼吗?
    陶瓷材质的浴缸毕竟比不上床铺的柔软,再加上被热水浸泡了这么久,江舒的皮肤变得过于柔软,周维远害怕她受伤。
    不会……江舒的后背被浸湿的长发覆盖着,因为刚刚起身而荡起波纹的水面拍打着她的全身,像极了爱人的亲抚。
    周维远用腿抵住江舒的小腿,在浴室的光线下,她的私处带着水滴在他眼前一览无余。他扶着自己早已昂首充血的肉茎,对准湿润的穴口缓缓插入。
    之前每次和江舒做爱,周维远都会做好安全措施。但这一次,他疯狂地不想戴套。所以,当自己赤裸的粗长彻彻底底和江舒柔软娇嫩的穴肉无缝接触时,他情不自禁地发出了一声喘息。
    紧致,温暖,湿热。
    所有美好的形容词都在此刻,浮现在周维远的脑海里。
    江舒有点疼,毕竟没有做前戏,即使是有了水的润滑,却依旧有点不适应。但是水的阻力又让她很难四处逃离,没办法,江舒呜呜咽咽地开始小声抽泣。
    怎么了,疼吗?周维远只抽插了没几下,就听到江舒的呜咽声,赶忙停下来,以为她膝盖硌着疼。
    下面疼,膝盖也疼……江舒吸了吸鼻子,趁周维远停下的间隙将一只腿抬了起来。即便是隔着被精油球染成蓝色的水面,周维远也能清晰地看到江舒一片通红的膝盖。
    我先出来,宝贝。周维远忍住想要狠狠在江舒身上肆虐的欲望,咬着牙拔出因为依然想在她体内流连忘返而不住地跳动的分身,放柔了语气哄着江舒。
    周维远从浴缸内跨出来,随后立刻扶着江舒站起。他看了眼江舒绯红的双颊和水汪汪的瞳孔,心疼地替她揉了揉膝盖骨。
    江舒搭在周维远手臂上,借着他的支撑力小心翼翼地离开了浴缸。站定后,周维远拿来干燥的毛巾,替她擦了擦还在滴水的发梢。
    我想先洗个澡,浑身是汗。江舒看了眼周维远胯间的勃起,手指着它,试探地问道:它……还好吗?
    江舒不挑拨还好,一挑拨,周维远便又燃起了欲火。
    不好,一点都不好。它想要进去。像极了幼童撒娇耍赖,周维远用手环住江舒的腰,嘟着嘴向她索吻。
    江舒笑着在他唇上落下一吻,也抱住了周维远,此刻两人赤裸的身体紧密接触,江舒可以感受到她小腹处的坚硬。
    那……我们先一起洗个澡,好不好?江舒双臂圈住周维远的脖颈,凑近和他鼻尖对鼻尖,吐气如兰。
    还没等江舒得到周维远的回答,她感觉自己被腾空抱起。周维远抱着她转向淋浴室,勾了勾嘴角:好。
    把江舒稳稳地放在地面上,周维远打开淋浴间的门,拿下花洒打开开关。江舒跟在周维远身后进了淋浴间,瞬间感觉空间变得拥挤了起来。
    花洒一开始出的水很冷,周维远站在江舒面前替她挡住那些喷在墙壁上又反弹回来的水珠,待水温转热后才帮江舒冲洗。
    有点烫。江舒用手接了点水,对周维远说道。
    不烫,这个水温刚好,不然过会就冷了。周维远将江舒扳过身,替她冲洗背后,你抹点沐浴露,我帮你擦背。
    江舒在沐浴球上挤了叁泵沐浴露,搓出绵密的泡沫后便往身上抹。她用手挤出一大团泡沫擦在自己的胸前,转过身笑着对周维远讲:你看,这样是不是显得我胸超大!
    周维远看着她胸前一大团的白色泡沫,笑着应和:它本来就很大了。
    江舒轻轻哼了一声,把沐浴球递给周维远,示意他给自己擦后背。周维远接过沐浴球,江舒自觉地转过身背对着他,等待着周维远的服务。
    结果没等待沐浴球的摩擦,周维远倾身从背后抱住她,肉茎借助滑腻的泡沫,在江舒的股缝间上下摩擦。
    你干嘛……江舒被迫用手肘抵住瓷砖墙面,瞬时的冰冷让她的穴口不断翕张闭合。
    想在这里操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