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脸红心跳

52.病娇盛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所以说人没事就不要瞎回忆,顾惜本来都快忘了这个人生噩梦,她的上辈子终结者,结果跟温屿逛个商场,就撞见了。
    因为这个人,顾惜对病娇这个词都有心理阴影了。
    他对她干得那些事儿,恐怕连顾正初这个变态都要叫他一声变态了。
    在两者对比下,顾惜对顾正初的所谓忍那真算小case了。
    不过好在,现在的他还小。
    还是个初中生?
    顾惜看着先是朝她迎面走来,接着与她擦肩而过,跟同样穿着校服的同学走进游戏厅的盛麟,确认他的人消失不见了,她连忙大喘了几口气,刚才惊得竟然忘了呼吸。
    “惜惜,怎么了?”
    温屿见她脸色苍白,身体还有些微微颤抖。
    “没事,可能有点低血糖,我们找个地方吃点东西吧。”
    回过神来的顾惜连忙拽着温屿走出了商场。
    “好点儿没?”
    温屿刚给她买了杯热奶茶,让她先喝两口。
    “嗯,好点了。”
    顾惜其实依然心有余悸,现在什么吃喝玩乐的心思都没了。
    “温屿,不好意思,我想回家休息。”
    听她这么说,温屿自然就送她回家了。
    顾惜现在深刻领悟一句话,什么叫做化成灰都认得。
    即使他现在还只是个孩子,只是路上偶遇,她却在人堆里一眼就将他认出来了。
    当然,他眼角的那颗泪痣,还是帮她确认了不是错觉。
    好在俩人不认识,她这次一定躲得远远的,绝对不给他认识自己的机会。
    顾惜本不想回忆这一段恐怖阴暗的经历,但是回家后,脑子里还是不停浮现与盛麟有关的事情。
    当年,宁秋和拒绝了那个富家千金,顾惜想多赚钱,顺便了解医院的情况,便找中介想做医院陪护方面的工作。
    结果就那么巧,很快有一份薪酬优渥的工作找上门,即使她完全没经验,客户也不在意。
    本来对象是年轻男性,顾惜并不想做。
    一来顾惜觉得照顾起来不太方便,二来觉得自己体力上不能胜任,但中介说那人是自杀住院,只要有人看着就行。
    他的家里人就是想找面善的女性,女人能降低他的戒心,或许还能开导劝解他几句。
    因为对方给的价钱着实让她心动,又不用干体力活,顾惜想着做不了大不了就不干了,于是就答应了。
    然后,她就见到了盛麟。
    说起来,盛麟真是长了一张极其欺骗性的脸,明明二十七八了,看起来就是少年气十足。
    怎么说呢,非常惹人怜爱。
    顾惜见到他时,他还躺在病床上,人在麻醉状态,还没完全清醒,她就坐在一边守着。
    当他睁开一双眼眸,茫然地看向她那一刻,顾惜想起了孟谨言。
    在社会上已经摸爬滚打了数载的顾惜,很久都没看到这么纯粹的眼神了。
    “你醒了?”她走过去,语气无比温柔。
    大概有那么点移情作用,顾惜对他格外有耐心,小心翼翼地照看着,一开始他完全不理她,她也不在意。
    直到他故意打破了个玻璃杯,偷偷藏起了一块碎片,在卫生间里又割了腕。
    见他很久都没出来,顾惜便叫他,没有得到回应她便推开门,就看到盛麟趴在洗手池边,血顺着他的手腕往下流,已经汇聚成一大滩。
    顾惜整个人都吓懵了。
    而听到动静,他竟然还掀起眼皮看她,那双晶莹剔透的眼眸里含着笑意。
    顾惜受到惊吓,鸡皮疙瘩都起了一身。
    幸好人在医院,马上就有医生护士赶过来。
    他家人也没责怪她疏忽大意,依然选择雇佣她,因为没看好他的愧疚,顾惜对他更加用心,他上厕所都恨不得将耳朵贴门上注意动静,严防死守。
    好在他接下来也没别的动作。
    盛麟住院以来,顾惜就没见过他的家人,反正这份工作她就坚持做下来了。
    时间一长,毕竟看护工作要贴身照顾,盛麟跟她熟悉了些,会对她笑,请她帮忙的态度也始终礼貌又温和,嘴还很甜,一开始唤她美女姐姐,后来就直接叫她姐姐。
    跟宁秋和之间那种叫姐弟的情趣不同,顾惜真把他当个小弟弟,毕竟岁数小了她不少,人又长得嫩。
    后来盛麟出院了,因为这份工作虽然不累,但是时间太长,所以顾惜就没再做了。
    但是没过一礼拜,盛麟又进医院了。
    这次他家人通过中介指定要找她,知道她不做后,便提出薪资可以翻倍。
    顾惜本来很不理解,在她眼里盛麟还挺乖的,直到她亲眼看到他把杯子往女看护脸上扔,又准有狠,女护工当即被砸个头破血流。
    看到这一幕,顾惜立马拒绝了这份工作。
    她虽然要钱,但命也是要的。
    本来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直到顾惜发现盛麟租下了她隔壁的房子。
    隔壁本来住了一对年轻情侣,房子隔音不好,晚上动静还挺大的,后来突然就安静了。
    有一日,顾惜早上出门,刚推开门,就看到隔壁也同时开了门,门里站着盛麟。
    还不等她表示惊讶,盛麟就朝她微笑,他脸上的笑容就像早上初升的太阳般温暖,但说出的话却让人如坠冰窖。
    他状似不解地问。
    “姐姐,你人长得这么好看又温柔,怎么喜欢一个又穷又瘸的家伙呢?”
    还不等顾惜说话,他转瞬就冷了脸,阴恻恻地道。
    “既然你同情他怎么就对我这么心狠呢?”
    听到这话,顾惜瞬间沉了脸。
    “你想干什么?”
    “我想你跟他分手,继续陪着我。”
    当时顾惜觉得他大概是闲得无聊,小孩子的恶作剧,所以训斥了他几句便没搭理他。
    结果隔日,宁秋和就遇到一起车祸,幸好对方还算及时踩了刹车,但他也被撞着摔倒在地,腿擦破了一大块皮,顾惜心疼坏了。
    她原以为是意外,结果在她晚上收衣服时,盛麟在隔壁阳台出现,用一种带着遗憾的语气对她说。
    “真可惜,只是擦破了皮。其实反正都瘸了,姐姐你说让他直接坐轮椅好不好?”
    顾惜难以置信地看着他,没想到他竟然这么冷血又凶残,宁秋和与他无冤无仇,如果那人没控制好刹车……
    被他这么一缠上,就成了一场她怎么都醒不过来的噩梦。
    她被迫跟宁秋和分手,搬家,甚至逃到另一个城市都没甩掉他。
    连续几年,他对她纠缠不休,他还查到了她努力隐藏的身份,抓到了她的把柄,将她强留在他身边。
    所以死掉那一刻,顾惜甚至觉得于她是解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