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脸红心跳

会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感觉这章还有点不满意......明天写完下文再修修可以先不看
    当然,都是很轻微的异变,比如渐渐多长了只眼睛,多长了条胳膊,但是历史上曾经出现过极其可怕的异变——有人类直接变成了怪物,从虚无大门李跑出来的那种怪物,造成了巨大的混乱。
    置于其中的缘由,从来都没人研究过。
    “既然这样......不如你和他们直接亮明身份吧,呃,不要说你是十翼天使,就说你是纠察队的。”尤利塞斯揉着更疼的脑袋,叹着气说道,“如果他不听你的,你可以对他说是我默许你过来的——不,就说是地狱之主默许的吧。”
    “哦?”
    尤利塞斯的耳边飘过天使上扬的声音。
    “这在地狱里是严令禁止的行为,就算他是沼泽恶魔都会被扔进监狱......哦对,你别冲动吃了他,首先他真的不好吃,其次天使在地狱里吃恶魔传出去太惊悚了,会对我们的外交产生影响,你千万别——”
    “放心啦,他闻起来一点都不好吃。”
    尤利塞斯恍惚间能听到天使晃荡双腿的声音,他立刻能想象到那样的画面,小小的天使坐在椅子上,漫不经心地对着空气说话,手上还残留着他鳞片的粉末。
    不知怎的他的头疼有些减轻了。
    卡梅丽塔看着粉末在手指上消失殆尽,听着门外再次响起的吵嚷声。那个守卫恶魔显然把揍了他的人误认为是送餐恶魔了,刚刚平息下俩的斗殴再次开始,越来越多凑热闹的恶魔加入其中,直到卡梅丽塔听到了敲门声。
    非常礼貌的敲门声。门外的吵嚷声立刻停止了。
    卡梅丽塔看着沼泽恶魔走了进来,趴在床上的两个天使惊醒了,吓得抱成一团。
    “为了表达我的诚意,”沼泽恶魔举起双手,示意手中并没有任何武器,他微笑着看向卡梅丽塔,“希望我们能够谈一谈。”
    于是,在豪华囚室里待了两个小时后,卡梅丽塔被转移到了一间舒适的客厅里。
    “我应该早点想到,但不管怎样,您很有胆量,虽然我几乎么有和天使纠察队的人正面交谈过,但是向您这样只身进入地狱的天使,实在是少见。”
    卡梅丽塔漫不经心地把脚搁在椅子扶手上,歪着身子打量着沼泽恶魔。此刻的他彬彬有礼,一举一动都优雅得符合一个年岁不小的高阶恶魔,优雅得卡梅丽塔有些犯恶心——他在谈论怎样拔光一个奴隶的牙齿时也是一模一样的语气。
    “尤利塞斯那个家伙是个怪胎——抱歉,这样评价地狱之主的兄弟有些不礼貌,但像他这样优柔寡断,心思比沼泽还黏腻的家伙,竟然能在地狱之主身边混到这个位置,我只能怀疑地狱之主对他的兄弟有些不太寻常的纵容了。”沼泽恶魔露出一个恰到好处的笑容,“我想也是因为如此,他才会大胆到带着一个天使进入灰烬集市,甚至来到奴隶贸易市场。”
    “你到底想说什么?”卡梅丽塔有些累。她手上的镣铐还没解开,意味着她现在得假装它们还没被她掰断,因此她得用两倍的力气来保持它们的位置。
    沼泽恶魔漆黑而瘦削的脸颊上露出了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你的那两位同族,我可以释放她们。”
    卡梅丽塔换了条腿搁在椅子上:“条件呢?”
    “那些人类你就当彻底失踪了,不要再管他们的事了,我能向那位亲爱的岩浆恶魔保证,这些人类在地狱里不会异变。”
    “为什么?”
    “这就不是你应该了解的事情了,天使。”
    卡梅丽塔把下巴搁在镣铐上,依然让眼睛维持着琥珀色。沼泽恶魔既然猜到了她是纠察队的人,那么他肯定知道她至少是一个四翼天使,甚至有可能是六翼天使——这是纠察小队队长的级别了。而他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似乎笃定卡梅丽塔会认可他的方案。
    在恶魔眼里,天使的纠察队是这种存在吗?
    “我可以答应你。”
    “我很赞赏你的爽快,不过为了防止可能出现的反悔,我必须得先把你锁起来,等到我们我们把事情解决以后,我会放走您和您的同族。”
    “不行,你得先把我的两位同族放了。”
    “天使,你没有资格和我谈条件。”
    “我为什么要相信一个恶魔的嘴而不是他的行动呢?”卡梅丽塔冷笑一声,“又不是所有天使都像被你买来的那些可怜姑娘一样,脑袋里除了天堂塞给她们的教条以外空无一物。你们诱惑人类的时候也得用更有说服力的言辞吧?”
    沼泽恶魔眯起了眼睛。他没怎么和纠察队的天使打过交道——那些被他买来的天使奴隶一辈子从没踏出过天堂一步,干净得就像刚织好的白布,因此用来调教或是出售都非常合适。然而,这些在人间专门和他们恶魔作对的纠察队成员就不是这种风格了。
    这让他略感焦躁,他不知道该怎么对付眼前这个纠察队成员。
    但她总归是一个天使。沼泽恶魔险恶地想着。
    “那个岩浆恶魔,”他微笑着,声音缓慢,“和你做过了吗?”
    “......你关心别人的私生活干什么?”
    “尤利塞斯把你护在怀里的样子像在维护一只没长羽毛的雏鸟——他平时都是一副无欲无求,事不关己的模样,就算和你们天使有合作也不可能如此细致的对待身为敌人的合作者,”沼泽恶魔越说越笃定,眼神危险地看向卡梅丽塔,“你和一个恶魔有染——如果我把这个消息放出去,你觉得你的队伍还能接纳你吗?”
    卡梅丽塔眼神平静地上下打量了几眼沼泽恶魔。
    “我说,你那么关心你同族的私生活,不会是因为自己有什么问题吧?”卡梅丽塔探究地盯着,“你买了这么多天使当奴隶,不会就是为了掩饰你自己其实根本没能力吸引同族吧?”
    沼泽恶魔脸上的笑容消失了。
    “真可怜,”卡梅丽塔叹息地摇着头,“真是太可怜了,因为自己的无能竟然只能靠意淫同族的私生活和虐待敌人”
    “够了。”
    沼泽恶魔缓缓吸了口气。他感到一种无名的焦躁,他所有关于天使的经验在此时都失效了——在他的经验里,天使原本是一群具有强烈羞耻感的生物,至少他们大部分对于当中谈论任何与情爱有关的问题都相当抗拒,甚至会恼羞成怒......他曾经用这种方法对付那些被他买到手的天使奴隶。
    我的条件不可能更改,我们的谈话结束了,天使。”沼泽恶魔冷着脸挥手,让一边的恶魔把卡梅丽塔送回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