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脸红心跳

10叔叔,放过我吧,再做,我会死的(高H)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司沉一向精力充沛,长期私教在侧陪着健身,穿着衣服精瘦,脱了衣服浅浅腹肌一块不少。
    两个人几个月不见,盛夏知道免不了被他折腾。
    镜前,在她口中释放一次后,他更加游刃有余。
    两个人相拥泡在浴缸里,借着温热的水他的长指轻易的插入她紧致的甬道,用力顶弄一记,她马上缩起肩膀。身后环着她的胸膛发出一阵低沉笑声,一边舔吸她的后背,一边继续水中手指的抽插。
    埋在甬道里手指抽插速度不快,却次次都顶到花心,每一次花心被碾压顶弄盛夏都跟着一哆嗦,绵长的呻吟越来越频繁,“啊,啊......”
    水雾弥漫,浴室窗外夜色阑珊,浴缸里碧波荡漾,满室喘息声与水声此起彼伏。
    司沉从收缩的甬道里抽出手指,带出粘腻的爱液挂在指根。他在她面前晃晃,灯光闪出淫靡的光,他笑问:“尝尝自己的味道吗?”
    手指递到盛夏娇润的唇间,她扭头微微眯着眼睛,双瞳春情泛滥几乎能滴出水,她娇声:“你尝。”
    司沉被她一副狐媚勾得眸色加深,轻笑着将手指送到盛夏的口中。两人对望,他的目光落在盛夏粉嫩的舌头舔着手指的动作。转瞬他抽出手指,他吻上她的唇瓣含着她舌头,将她口中的爱液吃进嘴里。
    司沉的掌心揉捏她浑圆的双乳,手指不停的揉压,滑腻的肌肤马上就落下红印。他的掌心向下,水中扶着她的娇臀,渐渐深入臀缝,轻轻揉按着那隐秘的菊蕾。
    “别!别......”盛夏反应过来他想要做什么,马上欠身挣扎。
    他的喉结滚动,喉间发出浑浊低沉的喘息,“别什么?嗯?”
    下一瞬,后穴已经被手指顶入,反复进出扩张的异物感感让盛夏难以忽视,她已经没办法集中精神和他接吻,她难受的躲避,乞求的瞅着他,说:“别玩那里好不好?”
    司沉的表情戏谑,“那玩哪里?”
    盛夏与司沉相视一眼,低头去舔他的喉结,小舌头一路向下,徘徊在他的胸口两颗凸点。她反复舔吮,时不时的还魅惑的抬眼望他。直到那两颗凸点挺立,她才抬了抬臀瓣去蹭他已经坚挺的性器,她舔着他的耳垂讨好地说:“叔叔,给我,进来......我好想......”
    司沉眼中一股热火升腾,不再忍耐,拉起她按在墙上,扶着胀痛的性器挺进花穴。温软湿润的甬道不禁让他舒服的低哼一声,紧接着开始一下下畅快肆意的向前顶撞,次次顶弄至花心。
    盛夏胸口贴着马赛克墙面,顾不上乳尖被磨得生疼只能放任他自己在湿热的花穴中驰骋。
    司沉抵着她的敏感点几百下快速抽送,她被顶撞出了生理眼泪,她回身推他的腰,尖叫着求他退出去些:“受不了了,别顶……要尿……要尿了……”
    瞧着她满眼迷蒙带着含着泪花,司沉捉住她的手直接扣在她头顶,在她耳边冷哼:“受着!不许躲!”
    没了任何阻拦,他更加放肆的恶作剧一般,全力顶弄她的G点。
    盛夏张着嘴,已经被撞的发不出声音,窒息的快感全部集中在花心深处那一点,随着一阵更重的深顶,她发抖的腿间喷出一股股温热的腥臊液体。
    看到她微微抽搐的臀瓣因激烈的高潮而失禁,司沉才满意地加速冲刺,最后肿胀的欲望在花心喷射出浓浓的白浆。
    盛夏瘫倒在司沉地怀里半晌,还未脱离高潮的余波。她正以为一切都结束了,他却又开始舔弄她的乳尖。
    她马上抬手去捧住他的脸,带着哭腔说:“叔叔,放过我吧,再做,我会死的。”
    “不会的,要死也是先累死我。”司沉冷淡一笑,他心里就是有口气不吐不快。既然她下了床根本想不起他,那不如让她死在床上。既有这种念头,司沉就毫不犹豫地伏在她身上继续爱抚揉搓她的敏感。
    连续高潮之后,她已经十分敏感。她比他先有了反应,摸到她流了水的花穴口,他嘲笑:“嘴上说不要,一碰你就湿了。欠操的小女孩!”
    司沉拉起她,将还未硬挺的性器放在她双乳间摩擦,没几下之后就挺立起来。
    他扣着她跨坐在他腰间。刹那,性器几乎是直直一捅到底,顶进了她的子宫。
    “啊!”盛夏尖叫一声,两人交合处瞬间喷出她的爱液。
    她已经这样敏感,倒让司沉一楞,调笑道:“啧啧,还没干你就喷了。才多久没操你就这么饥渴?嗯?”
    盛夏咬着唇难堪地闭着眼睛,身体里的粗长已经开始有节奏地律动。
    “问你呢,说话。”说完,司沉又狠狠顶了一下。
    “半年......啊......”盛夏睁开眼睛,边娇喘边回答。
    “多少天?”
    “......”盛夏一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