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脸红心跳

3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裴芙从成年生日起在老宅过了四天,基本都在床上。每次到了饭点裴闵就把她抱到餐厅,吃完饭又抱回床上,如果不做爱就老老实实补觉休养生息。
    这几天裴芙下面就没有干燥过。中午被裴闵抱在腿上喂粥,白米粥熬到米已经化掉,浓稠的黏在嘴唇上。他又犯了瘾,裴芙下头什么也没穿,裴闵用手指插了两下摸出水来,再换鸡巴插进去,他也不动,就让裴芙下面含着他鸡巴坐着,上头他还在给她一勺一勺喂粥。
    裴闵发芙疯已经发了一阵子,裴芙也习惯了他和条公狗一样发春,她也重欲且馋裴闵,既然他想做,她也愿意让他伺候。
    ……因为爸爸在做爱的时候,实在是太迷人。他的身体具有最狂野原始的性吸引力,宽肩窄腰,肌肉壮实沟壑分明,每一寸都散发着致命的诱惑。
    她凝视他,品味他,吃掉他。裴闵已经被锻造成最合适她的性爱伴侣,他自愿迁就她的步调与喜好,压抑忍耐自己来侍奉女儿,裴芙喜欢看他忍耐时濒临崩溃的表情,他那么想要。
    裴芙刻意让粥液沾在唇上、嘴角,半透的白色黏液看起来像稀薄的精水,又被她伸出舌尖舔掉。
    她刻意的勾引换来裴闵把她压在餐桌上趴着后入,他觉醒了某种奇怪的喜好,在做爱时打她的屁股,也不疼,但臀部会泛起粉色的掌痕,看起来很性感。他轻拍一下,手掌下臀肉抖动,穴里的软肉敏感地收紧,软嫩多汁的阴道夹住他,又被他更加凶狠地鞭挞。
    裴芙虽然瘦,但该有的地方还是有肉,胸乳饱满,屁股也丰润,连带着大腿根也是柔软的丰满肉感,从前腿交的时候他就很沉迷于此。无论是按住她的挣扎乱动,还是在做爱时用虎口箍住腿根掰开,让那淫水泛滥的骚穴暴露于目光之中……这儿……裴闵的手仔细地抚摸这软腻的肌肤,忍不住发出喟叹。
    他斟酌着和裴芙商量:“我给你买点袜子穿好不好?”
    “什么袜子?”
    “吊带袜吧。还是你要穿别的什么?丝袜好像太成熟了,那种小腿棉袜,这个天气穿又好像有点热。”他在她大腿内侧极具暗示意味地爱抚:“好不好?”
    他想看绝对领域,想看她的大腿腿根被吊带长筒袜勒出肉感,用脚踩他的肉屌,然后露出的白腻腿跟并拢夹紧,供他腿交泄欲。
    他贴上来亲她,啄米似的撒娇:“好不好嘛?”
    “…可以吧。”裴芙享受了他的男色叁陪服务,自然也要给一点甜头,但她又不愿意让裴闵白占便宜,于是说:“那我也可以给你买吗?”
    “买什么东西,道具?”裴闵被勾起好奇心,直勾勾地探寻:“什么类型的?情趣用……”
    “不是,也是装饰品。”她夹了夹屁股,催促裴闵不要停下动作。
    他觉得这种事情无所谓,心里并不抗拒,反而有种微妙的期待,一边勤勤恳恳地后入,一边眼巴巴地看着她的后脑勺,“那你穿上吊带袜可不可以……嗯……”
    “?”
    裴闵声音越来越小,让裴芙忍不住回头看了他一眼。他连耳朵都红了,支支吾吾地说出最后的几个字:“像之前一样,踩我。”
    “踩你?”裴芙眯了眯眼,心情有些复杂。他的性癖也挺淫荡的。她踢了踢裴闵,让他把鸡巴拔出来:“你要是想,我现在就可以踩。”
    裴闵打了个寒颤,赶紧又把鸡巴插了回去。他摇头:“今天我们搞过餐桌,再足交就要素过多了。”
    还挺讲究。裴芙趴在那儿挨肏,裴闵又射她满逼,他现在也不会射完还带她洗澡洗屁股了,哼哼。他的精液就是要满满当当灌在她的阴道里,让她含着,含不住就打屁股。
    好变态。裴芙腿软,还要小心翼翼缩住穴,下体夹着满腔精水在性爱余韵里精神涣散。
    -
    回家前最后一次是她主动的。前夜两个人精疲力竭后相拥而眠,居然忘记拉上遮光的窗帘,此刻晨光渐亮,她被光扰醒,窗前的木地板上还有未完全干涸的精水斑痕。
    昨夜……她浑浑噩噩想起,她晚餐喝了一点酒,被按在窗前肏得潮喷,最后站都站不稳,颤颤巍巍跪了下去,又被裴闵掐着下巴张开嘴巴,替他舔了一回屌,吸龟头的时候把裴闵刺激得眼泪汪汪,射了她满脸。
    怎么趁她不太清醒的时候这么折腾她。裴芙看见爸爸的睡裤撑起一个晨勃的帐篷,于是坏心眼地扯下一点儿裤腰,单单把龟头露在外面,任她揉搓。那顶端的马眼流出几滴透明的淫水,男人的呼吸越来越沉,终于装睡不下去,睁开眼睛、声音沙哑:“玩够了没有?”
    “玩什么?”她露出一种纯真的表情,捏了捏龟头,恍然大悟地说:“啊,你是在说这个吗?”
    她的语调天真而暧昧:“宝宝不能玩爸爸的鸡鸡吗?”
    “爸爸的鸡鸡会操尿宝宝的。”裴闵失笑,拍了拍她的屁股,没打算和她做爱:“起床吧,赶紧收拾收拾,今天上午回自己家了。”说罢就翻身起来,拿了衣服要去冲澡。
    裴芙倒是不打算放过他,跟着踩进浴室,和他一起站在花洒下面,拉着他的手摸自己下面。
    “爸爸……”她细微地喘了一声:“怎么都不帮我洗这里了?”
    “不用洗。”他的手指插进去掏残精,里头还是湿的,又软又骚。“无限续杯,没有洗的必要。”
    ……这老色鬼。她心里骂了一句。裴芙身上薄白布料被打湿,贴在皮肤上,勾勒出暧昧线条,裴闵隔着湿透的衣服咬她的乳头,坐在浴凳上,让裴芙跨坐在自己腿根,出水的嫩逼坐在滚烫梆硬的粗长鸡巴上,来回滑动。她喜欢裴闵的鸡巴在阴唇里摩擦的感觉,尤其是龟头顶着敏感的阴蒂戳弄,情色得要命,让人腿软又欲罢不能。
    好棒。她闭上眼睛,扭腰摆臀,坐在裴闵的鸡巴上骑他,软嫩的淫肉压迫在紫红的鸡巴上被压成薄薄的几片,在摩擦中源源不断得到快感。
    裴闵的手摁在她腰窝上:“玩够了没?玩够了爸爸就要给你续杯了。”
    他掐着女儿的细腰,手扶着鸡巴向上捅了进去。裴芙的体力不足以支撑骑乘,还是得让他来挺腰抬臀,把她操得上下颠簸。
    裴闵含着她的奶尖儿,射完了有点依依不舍地拔了屌,却不给她洗小逼,反倒是强迫她夹紧屁股,不准漏出来。
    他亲手给她穿上了内衣裤,两个人把房内的欢爱痕迹收拾了一下就得启程回自己家了。在这个过程里裴芙一直努力地夹腿提臀,可是穴口已经被裴闵肏开了……合不拢,里头的精液流出来,糊在内裤的内裆,谈不上舒服,但是能让她联想到很多难以自持的色情内容,于是流出来的不仅只有精水,还有她又重新泛滥的爱液。
    自从初夜以来,两个人就好像要吃回本似的没日没夜的做爱,昏天黑地颠鸾倒凤,裴闵把车开回自家小区的时候签收了一个国际快递,是他在日本买的东西。他一手扛着快递箱一手把女儿拉进怀里拍她的屁股,压低声音说:“都是给你的。”
    一进家门,裴闵把快递盒子拆了,里头各式各样全是情趣用品,电动玩具居多,那些奇形怪状的震动棒跳蛋看得裴芙逼酸腿软,想逃却被裴闵捉回来。
    他不打算进卧室,在客厅里把裴芙放在沙发上就掀起她的短裙、扯下内裤。他一啧声,果然全部漏出来了,乳白的精液混着透明的淫水把内裤的整个裆部搞得湿透,满满一包。
    “漏出来了。”他陈述出这个客观事实,用手指拨开她的阴唇,窥探内里的穴口。它仍然处于情爱后的恢复期里,红肿地嘟起,被溢出的精液糊住,在他的注视里吐出一个小小的气泡。
    裴闵想给裴芙一些苦头吃,却也先征询她意见,得到同意以后把她的眼睛用眼罩蒙住,手则用情趣手铐锁起背在身后。他仔细端详了一下这幅手铐,柔软的黑色皮质套环,不像金属一样冷硬,套在她雪白的手腕上有种禁忌的刺激感。
    他定了定心神,拿起已经清洁好的震动棒,不由分说一点点从那合不拢的逼孔里推挤进去,一杆到底。
    这支震动棒是很漂亮的浅粉色,做成男性生殖器的形状,看起来人畜无害,可一启动震动按钮,内里机芯就狂热地工作起来,模拟出比人体更高一点的温度,外包的硅胶随着震动而颤抖不停,利用柔软特性无微不至地与女孩子的下体紧密交锋。
    震动棒体的上方有一个更柔软的硅胶分支,是用来刺激阴蒂的。裴芙的阴蒂还因为他的疼爱而鼓胀,应该是很敏感的。他试探着轻轻让那硅胶头贴上去,果然一碰到那颗骚珠子,裴芙就开始挣扎哭叫。
    男人的肏弄比她的自慰更不可控,他想快想慢,裴芙都不能插手;而震动棒这种情趣玩具就更加粗鲁残暴,它们无止歇地高速运作,强制性地灌输快感,即使求饶喊破喉咙也不会停下。
    裴闵坐在一边的单人沙发上,紧紧盯着裴芙。她因为快感扭动着美丽的身体,短裙欲盖弥彰地遮住大半叁角区,可是震动棒从裙摆之下探出来,那样激烈地颤动,就显得尤为情色。漂亮的嫩逼只露出一点点,活色生香,水光淋漓。她屁股下的皮质沙发上已经有了一滩水痕,爱液从她的穴口涌出,顺着臀沟流下,在肛口短暂停顿汇聚,而后又向下滩成一汪水色。
    湿红的穴眼被震动棒撑开,任凭它如何折磨她,也都被死死咬住,没退出来分毫。这淫物是有弧度的,翘翘的一根假鸡巴,又粗又长地弯到了顶,又捏出一团肥嘟嘟的肉感龟头,偏生下端又有点儿棱角,像密林里一朵肥硕的菇,被发情的小动物强行采摘,塞入穴里自渎泄骚。
    裴芙被这硅胶鞭肏得扭腰晃腿,她眼睛被蒙住,可是她能够感受到那道存在感极其的炽热目光,他在注视着自己。裴芙的心安定下来,她的呻吟甜腻又动情,一边发出淫浪的叫声又间接穿插对裴闵的呼唤。她粉色的、被唾液润湿的舌尖探了出来,情色地与空气勾缠。她喉咙里模糊不清地叫爸爸,爸爸吻我,爸爸操我,爸爸,爸爸,爸爸,我要你。
    裴闵的呼吸一紧。虽然这样的玩法已经得到她的许可,他仍然忍不住担心,怕她承受不住、不喜欢。可是她很喜欢。他也很喜欢。
    从年少的时候起,在偷偷看光碟的时候他就建立了自己的癖好体系,尤其喜爱这类剧情,用跳蛋按摩棒之类的小道具取悦、调教女优的身体。相比起肥腻、阴毛杂乱、性器丑陋短小的男优,他更偏爱于这些看起来干净小巧的道具。女性因为简单的震动和抽插就软作一滩春水,面颊飞红、目光迷醉、身体扭动、娇喘妩媚……她们或沉迷或无助,可每一种神态都那样迷人。
    如今他看着裴芙动情的姿态,再也忍不住从裤裆里掏出自己的阴茎,急速撸动了起来。就像在看一部实时放送的道具主题叁级片,裴芙被震动棒搞出越多水他就越兴奋。
    她不知如何扭得从坐姿变为了跪姿——她绝对是故意的,用含着震动棒的湿透的嫩逼朝着他的方向,对着他摇着屁股。
    女孩的呻吟声充斥整个家里,她呜咽、眼睛里透出水光。震动棒最要命的还是那个小小触手,摁住最娇嫩的阴蒂尖端,带着她的叁魂七魄一同震颤,随着这种不受控的快感,更糟糕的事情是她积累的尿意。
    在早上的浴室“续杯”后,她就感觉到膀胱沉甸甸的,却因为急着出门而没有排泄,如今面临再次高潮,她没有把握能憋住。
    “爸爸……”她脆弱地呜咽:“快来,宝宝要尿了……嗯……”
    裴闵知道她不是在开玩笑,裤链还是敞开的,鸡巴硬挺挺地翘起,就这样走过去,粗壮手臂穿过她腋下和膝盖弯把人抱起来去小解。
    他没有把裴芙放在坐便器上,而是把她双腿捞起,背部按压在自己胸前,强势地要为她把尿。
    裴芙的眼睛还被蒙着,她挣扎抗拒,又被裴闵咬住后颈。他像猫妈妈叼着小猫一样,轻轻叼住她后颈一块皮肉,让她安分下来。
    “尿给爸爸看。”他的声音压得低沉磁性,贴着她的耳朵发号施令,“小时候爸爸给你把过好多次尿,有什么害羞的,宝宝,尿出来。”
    他轻轻地嘘了几声,裴芙再也忍不住,下体失禁般地漏出酝酿已久的水液,喷薄而出的同时也打湿了她的穴。震动棒刚刚被裴闵抽出去了,穴口却还微微张着,也不知道里头有没有溅进尿。
    ……反正他的鸡巴是被淋湿了。他甩下裤子打开花洒,把两个人下体都冲了一下,用手揉着洗她的逼。他是担心她尿路感染。
    可是洗着洗着裴芙就不对劲了,她的手抓住花洒握把,激烈喷涌的细小水柱冲向她肿大的阴蒂和被肏开的穴口。她记起来了被花洒冲逼的刺激,裴闵配合地捏住她敏感的乳头,鸡巴压在逼下被坐着也不反抗。
    裴芙觉得眼前好似一片白茫,花洒带来的感觉实在是太特殊了,整个人都麻掉,脑子不能思考。唯一能看出来她状况的是那收缩张合的穴口,正往外流出清澈的爱液。
    裴闵趁着她高潮乖的要命的时候,赶紧把两个人擦干净了滚上床。他扯过一边的跳蛋按在裴芙的乳头上启动,鸡巴狠狠插进了还在高潮中的脆弱嫩逼。
    “宝宝的逼好紧好会吸。”他长叹一口气,疯狂地抽插不停,不顾裴芙的阴道刚刚高潮完多么敏感。他只知道好紧,好舒服,让人恨不得把她搞到烂。刚刚被花洒和震动棒残暴奸淫过的穴,又软又湿,裴芙的抽噎把他从快感里唤回神来:“怎么了,不舒服?”
    裴芙眼罩被摘下,露出一双湿红的眼睛。她摇头说不是,是因为太爽了太坏掉了。她的乳头被胶带粘上了跳蛋,求生不能求死不得,被肏到连续高潮,跪趴在床上喷出淫水,再被操爆,爸爸滚烫的精液注入阴道和子宫。
    裴芙趴倒在床上,精液流了出来,被打的确是裴闵的屁股。她有气无力地放狠话,要是我是男人,一定射爆你的屁眼。
    爸爸吃饱喝足,心情颇佳,一边吻她一边含糊不清地说,宝宝我这么爱你,你往我屁眼里射尿都行。
    -
    嘿嘿,收到了朋友们的生日礼物和转账
    今年订的生日蛋糕也很好吃!
    七夕节生日真是不太想出门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