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脸红心跳

通乳(h)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大夫到的时候,焦娇正幸灾乐祸地看着岳衡手忙脚乱地整理衣物,他的裤子上湿了一大块,还好今日穿的上衣衣摆可以勉强遮住。
    那大夫走进屋内,不卑不亢地作揖行礼,一身素白长衣,一如既往的淡若烟云,竟是许久不见的叶一胥。
    怪不得那两碗汤药的味道不像平常汤药一般难以下咽。
    “叶某见过寨主,见过寨主……夫人。”他抬眼对上焦娇震惊错愕的双眸中,神情淡淡,似有几分深沉,藏于含笑的眉眼之间。
    焦娇面上努力的保持平静,心跳却越来越快,胸口有什么在雀跃,让她几乎按捺不住心中的狂喜。
    这是不是意味着,她可以让叶一胥帮自己传递消息给阿云来救她?
    焦娇心中复又燃起新的希望,如果可以自己逃出去,她才不要承朗欢的情。
    但看着他如常的给她切脉,开方,然后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极端的失望充斥在焦娇心头,又掺杂着些失落和恼怒。
    希望转变为失望,她却偏偏笑了起来,这样的发展也不意外,她早该想到的,叶一胥这厮就是个表里不一的笑面虎,她现在又不是高高在上的郡主,他怎么可能会给自己平白无故的找麻烦。
    焦娇重新躺回床上,再次把脸埋进被褥中,觉得眼睛又酸又涩,有种想流泪,却无泪可流的感觉。
    她上辈子从不会这样爱哭,她把原因都归结于这具身体,总是给自己拖后腿,不仅身娇体软易推倒,泪腺也发达得过了头……
    不知过了多久,焦娇迷迷糊糊的马上又要睡着,突然感觉一双温热的手轻轻掰过她的肩膀,她还以为是岳衡又来闹她,不耐烦的挥开那只手,却听见叶一胥带着促狭的声音,夹着低低的笑意,自她头顶响起:“怎么,这么想留下来当压寨夫人?”
    焦娇倏地抬起头,看到叶一胥掀起的唇角,分明是被这人调笑了,她却激动的想要哭出来:“你少胡说八道,谁要当什么压寨夫人!”
    日光透过窗户轻轻淡淡的落在她白净的脸庞,一贯灵动眉眼迸发出抑制不住的喜悦,双眸雾气氤氲,水色翻涌,她嘟着嘴,似娇似嗔地睇着他,曲水芙蓉,清艳相融。
    叶一胥望着她亮晶晶的眸子,一股莫名的情绪在他胸中漾开些许波澜,他伸手取过她一缕睡散的乌发,卷上自己的指尖,细密的发丝缠绕,缠在指上,绕在心头,他目光浅浅垂落,光华迷离。
    直到焦娇歪头透过他看见倒在地上的岳衡,问他怎么回事,叶一胥才回过神来,他皱了皱眉,不太喜欢这种不受控制的感觉。
    他略顿了顿,自然的收回手,再次调笑她:“无事,短时间内醒不过来的,倒是你,堂堂玥安郡主怎的沦为了压寨夫人?”
    “此事说来话长……”焦娇不愿与他细说,她现在更在意另外一个事情:“你开的那两个方子,为什么我喝完会,会……”
    叶一胥扬起一丝笑容,视线缓缓下移,态度轻浮的故意逗她:“会什么?”
    见她面色通红,叶一胥的动作越发大胆,双手握着她的腰肢渐渐贴近,指尖缓慢游走,轻轻解开她的上衣系带。
    她的呼吸不受控制的急促起来,察觉到他忽然顿住了动作,抬眼看去,却发现他目露寒光,面色一片阴沉地盯着她的胸前。
    “他竟敢如此欺辱于你!”
    叶一胥面上笑意收敛,整个人的气息都冷了下来,焦娇从未见过他情绪有如此大的起伏,不由得吓了一跳。
    顺着他的目光看到自己穿的薄纱肚兜她才反应过来,这种东西在古代应该属于不太正经,大概只有青楼妓院里的女子才会穿的“情趣内衣”。
    岳衡是个混不吝的,焦娇自己作为现代人更是没所谓,只是没想到叶一胥竟会如此在意,似乎还要动手替她抱不平。
    她的心里顿时涌上一股暖流,焦娇拦住要对岳衡动手的叶一胥,柔声道:“我没事的。”
    叶一胥眼神晦涩,意味不明,看得出来,她是真的不在意,甚至还有心情反过来安慰自己,他心头无名火起,直接动手撕碎了那碍眼的薄纱肚兜。
    “啊!”焦娇被他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护住胸前,而后腰间一紧,整个人已经被他抱在腿上。
    “既有不适,叶某身为医者,自当为夫人分忧。”
    温热的气息喷洒在颈间,叶一胥声如醇酒,悠游入耳,显得意味深长,这人总喜欢这样逗弄她。
    焦娇早知他内里是这样恶劣的性子,只是这种总是被玩弄于股掌之间的感觉,真是不太爽,什么时候她才能反过来……
    不满她的神游,叶一胥伸手直接包裹住眼前雪白的两团,不轻不重地揉捏起来,这对玉乳确实比上次见到时大了两圈,乳晕都微微鼓起,隔着肚兜也能看见骚红的奶尖肥嘟嘟的挺着,叶一胥呼吸变得粗重了许多,对它越发爱不释手。
    “唔……轻点……”胸前的大手手法极其色情,焦娇被他弄得又疼又爽,只能攀着叶一胥的肩膀无助地颤抖着。
    她依赖的模样极大程度的取悦了叶一胥,他抬起头含住怀中人盈润小巧的耳垂吸吮,又时不时轻轻啃咬她雪白的下巴。
    “啊……”胸前传来一阵尖锐的刺痛感,焦娇低头看去,只见叶一胥用针灸用的银针刺进了她的乳孔,她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但也不敢乱动挣扎。
    叶一胥轻捻转动银针,传来阵阵痛感,焦娇咬牙忍耐,不懂他为何要这样做,但随着银针抽出,几滴乳白的的液体从乳孔溢出,淡淡的奶香味充斥在二人鼻间。
    “怎么会这样?”焦娇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低头含住自己的奶尖,卖力地吮吸起来。
    她难耐的环住叶一胥的脖子,隐隐感觉到似是有什么呼之欲出,而那人却更加过分的将手笼在了她胸前轻柔挤弄,过了没多久,一股乳白液体从内部涌出,泪汩流进了他的口中。
    叶一胥一边吮吸着这边新鲜的乳汁,一边手掌在另一边乳肉上温柔捏弄着,焦娇越发羞窘,她自欺欺人地偏过头不愿看这色情至极的画面,却刚好瞥见躺在地上被迷晕的岳衡。
    她更觉羞耻,为什么她和叶一胥的亲密场合总会有另一个男人……
    又是一阵刺痛让她无暇他顾,叶一胥用如法炮制的手法将另一边的乳孔也通开,直到两边都一滴乳汁也吸不出来才放过她。
    二人身上都出了一层薄汗,叶一胥勃起的下身戳着她的大腿,焦娇的腿心也染湿了一片。
    “夫人身子虚不受补,补药从嘴里喝进去,又从这里都流出来了。”叶一胥打趣她,指腹轻轻点还沾着自己口水微肿着的乳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