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脸红心跳

(五十二)婚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诸位都是聪明人,本宫想大家都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鸾悦公主敲打了众人一番后才放他们离去。
    直到回到镇国公府,桓雨璇感觉自己的灵魂还在飘。她没有心思去和母亲请安,只打发了身边的丫鬟去通报一番。
    镇国公夫人孙氏虽然奇怪,但也没有太在意。
    等等问一问儿子就好。
    收到孙氏派人传唤,桓靖南很快就来到母亲的荣寿堂。
    “阿娘。”
    看着腰杆笔直,面如冠玉的儿子,孙氏怎么看怎么满意。
    “快和阿娘说说,你与你芯表妹相处得如何?”孙氏问道。
    桓靖南沉吟了一下。
    心急的孙氏‘哎哟’一声,急切追问道:“你倒是说呀!你阿爹可是摩拳擦掌,就想为你定下乔氏女为妻呢。”
    乔楚苑是凤雏,就要成为太子妃了,他们不用想。但乔楚芯尚未定下婚事,昨日及笄礼她瞧着那个小女郎似乎长进了许多,寻思或许可行。
    桓靖南若是与乔楚芯看对眼了,那这婚事便八九不离十了。
    省的国公爷总是唠嗑他们镇国公府每一代都在赔女儿给安宁侯府。
    桓靖南失笑。
    “芯表妹很好。”他说道,便见母亲眼睛亮起来。“但阿娘不妨再等一等。儿子的婚事……不急。”
    国公府不能明目张胆地与太子抢人。
    但就算亲眼见到两个人一起离去,他似乎还是有点不甘心。
    漠北只有黄沙与烈酒,敌人与战友。他在那里从未想过儿女情长,回到京城面圣后,他享受了一把掷果盈车的待遇,也一笑置之。
    但芯表妹怎么长到了他心坑儿上呢,看一眼就觉得合该是她了。除了她,他还没遇到合乎他心意的女子。若是镇国公府与安宁侯府要恪守这一代的秦晋之约,那他希望是由他迎娶乔楚芯。
    就让他再等等吧。太子大婚是多方博弈的棋局,他就赌一赌,太子与芯表妹的婚事不会那么简单。
    “阿娘怕你等下去,黄花菜都凉了!那日我可是听说,显国公府世子娘子想为她膝下的十二郎君求娶乔二呢。那孩子长得俊俏,是个温文知礼的,学问也不错。”
    桓靖南的目光闪了闪,表情变得高深莫测。
    “阿娘且静观其变,儿子觉得……那十二郎君怕是要倒霉了。”
    太子殿下看着就不是一个心胸宽阔的呀。
    “此话何意?”
    “没什么。”桓靖南摇摇头,露出一抹神秘的笑容。“阿娘看着就好。儿子先下去洗漱了,阿娘早些休息。”
    桓靖南说完便退下,徒留一脸困惑的孙氏。
    *
    “皇后难得差人请朕过来坤宁宫,倒是稀奇。”敬德帝屏退内侍,独自一人走入坤宁宫后殿。
    司空皇后懒洋洋地斜躺在暖塌上,一双修长的美腿交迭在一起。
    那双莹白的玉足勾着君王的心魂,诱惑他生出把它们纳入掌心把玩的心思。
    若论美貌,司空皇后当然算是佼佼者,但帝王的后宫齐聚天下姝色十分之八,敬德帝并不是没有拥有过比她绝色妖娆的尤物。
    然而没有第二个人像司空皇后一样,每分每寸都是踩在敬德帝的心意之上。
    司空皇后左手撑着侧脸,右手百般无聊地把玩着一对文玩核桃,仿若对敬德帝渐渐暗下来的目光毫无察觉。
    已达不惑之年的敬德帝神采洋溢,有着刀削雕刻般俊美的五官,英挺的长眉斜飞入鬓,眸光幽深,透着睿智与压迫。常年不苟言笑而在鼻梁两侧生就的法令纹是岁月的馈赠,为这位登上大宝不足五年的君主凭添威仪。
    自然,无人敢直视天威,就算是后宫之中也只有那么几位高位妃嫔有那个胆量与福分消受帝王这副实属难得的好相貌。
    司空皇后算是一个。然而,她意兴阑珊。
    “若非得以,臣妾又怎么会截胡蓝妹妹的好事?也就她受得了陛下龙精虎猛,还乐此不比。”司空皇后嗔道。“明儿呀,臣妾看蓝妹妹室内的茶水套杯又要换一副了。真可惜了那副藏玉茶杯。”她不无惋惜地说道。
    “宫中律法严明,各个妃嫔根据等级自有明确的年例与用度。朕知晓皇后惯来爱护诸妃妾,但若是蓝氏的吃穿用度超过了贵妃的额度,皇后倒也不必纵着她。”敬德帝不偏不倚地答道。
    这是煽动她拿着鸡毛当令箭,想要挑起她与他的爱妃之间的斗争,好让他坐收渔翁之利?赵枱还是一如既往的黑心肝呀。司空皇后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敷衍地应道:“臣妾知晓了。”
    敬德帝也不留恋这个话题。他坐在暖塌上,取出皇后手中的文玩核桃,抓着皇后的手放在自己的手心把玩。
    这双柔荑还是保养得和青葱少女一样。潜邸时期的那批老人只剩下几个了,但所有人或多或少都呈现了迟暮之态,蓝贵妃脸上的皱纹连最好的胭脂水粉都已经遮掩不住,便是他也有力不从心的时候。似乎唯有司空氏还是明媚如初,他想说岁月似乎待他的妻子格外宽容,但可惜他知晓司空氏青春永葆的诀窍秘诀。
    这个女人心宽堪比江山社稷,但吝啬于腾出一角容纳下他这个丈夫。
    思及如此,敬德帝的眼神暗了暗,拇指一下一下地摩擦她的掌心。
    “说吧,是何事让你寻朕?”
    若非有要紧事,司空皇后从来都不会从其他妃嫔的宫里把他给截胡过来。就算她是天子的妻子,最有资格霸占着君王雨露的女人。
    “那臣妾便说了。煜儿既然已经及冠,理应成家立业。臣妾寻思了一段时间,已经相看好了太子妃的人选。安宁侯的嫡次女瞧着不错,臣妾想为煜儿定下她。”她佯装漫不经心地说道。
    敬德帝抚摸司空皇后的动作一顿,淡然问道:“是安宁侯的嫡次女?”
    “就是她。她母亲是义安县主,也算是煜儿的表妹不是?正所谓表兄表妹,绝配嘛!”司空皇后咯咯直笑,意有所指。
    被妻子挖苦年少荒唐的风流事,敬德帝沉默下去,心中莫名生出一点熨帖。
    “长幼有序。炫儿毕竟是大哥,皇后理应先为他甄选昭王妃。”敬德帝提醒道。“况且朕瞧着,安宁侯的嫡长女更为适合煜儿。”
    司空皇后心中冷笑。这个时候倒开始装好父亲了?当初赐下封号的时候,又为何给赵承炫选了‘昭’字?凭白给人希望,挑起兄弟争端。
    “蓝妹妹倒是与臣妾提及,晋南侯嫡长女温婉贤淑,才貌双全,说若是有这么一个儿媳妇便是天大的福分?”司空皇后幸灾乐祸地抖出蓝贵妃的底细,只字不提皇帝似乎更中意的安宁侯嫡长女。再优秀,也不是儿子放在心尖上的人。
    这后宫是她的天下,大事小事鲜少能够逃过她的耳目。
    敬德帝眸光幽深。
    晋南侯位居千牛卫大将,掌皇宫禁军。
    可不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朕觉得,还是你那侄女适合炫儿。”敬德帝缓缓道,如夜般深邃的眸光落在司空皇后的脸上。
    司空皇后笑容一顿,随即含笑点点头,认同道:“陛下若是觉得合适,那自然是好的。臣妾代替灵韵谢过陛下看重。”
    垂眸掩饰冷意。
    敬德帝低笑出声。
    “朕已知悉皇后所求之事,皇后想要朕办事,理应给朕支付报酬,嗯?”他俯身吻了吻司空皇后的侧脸,一双大手不老实地在她身上四处游走,珍爱地抚摸那一身冰肌玉骨的软肉。“阿嫣还是这般甜。”
    他发出一声满足的轻叹。平常他想来这坤宁宫坐坐,多是得到皇后微恙,坤宁宫闭门谢客的待遇。
    难得坤宁宫主动邀请他过来,敬德帝怎会舍得虚度良宵?
    司空皇后忍着翻白眼的想法,瞪了那为老不尊的君王一眼,坐起来褪下自己身上虚虚披着的外衫,露出里面的鸳鸯戏水肚兜。
    她甚至连亵裤都没穿。
    早就知道,请敬德帝过来就躲不过这一劫。敬德帝性欲旺盛,夜夜笙歌不在话下,他曾经夜御四女,隔天上朝仍然是生龙活虎。
    所以说,她最讨厌他来坤宁宫了,没有一次让人好睡。偏生每当他在坤宁宫,便不许其他宫人侍候,只要她。
    简直糟心!司空皇后蹙眉。若非为了一对儿女,谁乐意伺候老色批?
    见妻子半遮半掩的风情,敬德帝的眼神暗了暗。他忽然站了起来,在司空皇后一脸不自然下撩起皇袍,跪在暖塌边。他拉开她的双腿,定在两边,慢慢张嘴靠近她散发着甜腻气息的腿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