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脸红心跳

015羔羊(H)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何方侧脸贴向温容的手:“不要大夫,只要温姐姐,温姐姐在就...就没那么难受了。”
    【早上屋内阴气未散,何方推门而入冲破禁制,残馀阴气尽数潜入何方体内,当前任务为『解毒』。】
    【任务2:解毒(0/1),请尽速解掉何方体内的淫毒。】
    【10分钟以内没解毒,何方将爆体而亡,请宿主尽快为何方解毒。】
    【解毒方法:交媾。】
    【倒数:10分钟】
    温容还来不及吐槽,何方就将她拉到床上,喘气说道:“好热,但是温姐姐身上好凉、好舒服。”沸腾的血液在体内涌动,大脑昏昏沉沉,全身非常难受,急需缓解,但何方不知道该怎么做,下身胀得发疼、难受。
    他将温容抱紧在怀中,胡乱蹭着,突然间蹭到某个缓和点,开始本能地动着腰,带了些哭腔︰“温姐姐,我好奇怪,我是不是要死了?真的好热,好难受,温姐姐我该怎么办?”
    他不断用阳物蹭着自己,加上这不知所措的天真,有种莫名想玷污他的肮脏慾望油然而生。
    温容骂着自己禽兽同时,何方先一步将她的手拉到双腿之间,隔着薄薄布料能摸到滚烫阳物,他急得快哭出来了:“温姐姐,这里好奇怪,他胀得好大,快要炸开似的,怎么办,要坏掉了。”
    冰凉的小手刚放在阳物上,何方就被这刺激感吓得拉开温容的手,说不出为什么,感觉就像被挠到笑穴一样让人难受,可却又停不下来,为了确认何方又将手重新放在阳物上搓揉。
    “温姐姐,真的好奇怪,但我停不下来。”拉着温容的手胡乱抓着阳物,抓了半天也没找到原因,却是越挠越难受,何方张着眼茫然望着温容,眼眶氤氲流转如鹿瞳般楚楚可怜,让人心生怜惜。
    温容原本是想找个乾净的雏妓给何方,但已经被他耽搁错过时间。
    温容恨铁不成钢,又骂了自己一声禽兽。
    【请宿主不要在意,宿主昨天已经禽兽过一回,凡事有一就有二,现在救人要紧!】
    【倒数:4分35秒,请宿主抓紧时间。】
    “何方。”温容知道救人要紧,但救人之前还是要先说清楚,免得他误会。
    “恩?”
    “你中了淫毒,如果现在不解你会死亡,为了让你活下来,我必须为你解毒,所以你不用介意,男孩子...总归...是有第一次。”说到后面连话都说不好,温容有些错乱,她对天发誓,不曾对何方起任何旖旎邪心,但现在这个情况真的是没办法,希望何方日后懂事别怪她“趁人之危”。
    【宿主,您昨日已经趁人之危一次了,再一次也没关係!】
    淫毒作用让头脑少许多理智,没了平日压放心底再叁考虑的习惯,一股脑儿倾泻而出:“温姐姐别紧张,我相信你,无论如何我不会怪你,即便我死了,我也会留在庙里跟你作伴,所以不要担心,你是我的救命恩人,从你救起我的那刻,这条命救是你的,只要温姐姐开心,对我随意点也无妨。”
    【倒数:1分30秒】
    何方不说还好,说完直接给温容个良心爆击,比陆谨行的一剑穿心杀伤力还大,摁着发痛的良心:“你现在先别说话,剩下的我日后再慢慢告诉你。”
    何方眯着眼蹭着温容:“嗯!”
    何方躺在床上,不再过问,像羔羊任由温容宰割。
    温容吁口长气抽出腰带,衣袍向两侧滑落,露出少年青涩肉体,身形消瘦,皮肤白皙身,乳尖与嘴唇一般,是扶桑花那般红嫩,鬼使神差温容伸手摸向乳尖。
    何方发出轻吟,不懂温姐姐为什么要这么做,但遵守不说话的约定没有过问,感受冰凉玉手在身上游走,所经之处非但没获得缓解,还似星火燎原烧得一发不可收拾,全身都像着火炽热。
    温容突然停手。
    何方急了,他哀求道:“别停,求你继续。”
    “何方,无论如何请原谅我,这不是我的本意。”说完后,温容跪在两侧扶着阳物,笨拙寻找可以容纳他的洞穴。
    撇开昨天没记忆,温容是初次见到实物,像他的主人长得白白净净,圆顶粉嫩,看着特别可爱,只是这尺寸,握在手中堪比凶器,一时之间温容竟然无从下手。
    性器在掌中颤了下,圆孔流出的液体已然浸溼性器,摸起来滑熘滑熘,似乎是到达极限,何方红着眼眶与无论次叫着“温姐姐”。
    -----
    我愿意用这盆香香的肉跟你换那酷酷的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