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脸红心跳

分卷阅读310 第一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赠送植物生殖器官……

    好像以后都无法直视送花这种行为了。

    周远川小心地从花束里摘出一朵蓝色矢车菊,别在自己西装前胸口袋上,浅色西装配浓蓝的花朵,衬得他肤白如玉。

    “好看吗?”

    乔桥吸口气,疯狂点头:“好看。”

    好看炸了!

    “谢谢。”周远川抿唇一笑,“我会好好珍藏它,这可是你为我赢来的。”

    她趁热打铁:“那背单词的事……”

    “不行。”

    “好吧,我就随便问问。”

    宴会结束,她和周远川避开记者从侧门离开,结果好巧不巧又碰上艾德,他这次倒没上来搭话,却意味深长地看一眼周远川怀里和胸口的花,然后又朝乔桥飞了个吻。

    乔桥回以一个白眼。

    抵达酒店,秦瑞成早不知道在房间枯等了多久,脸色那个黑,比得上锅底。

    周远川脱下外套挂起来:“我记得,给你订的房间是在隔壁。”

    秦瑞成:“老子就要睡这里。你占了小乔大半晚,剩下时间归我。”

    他一眼看到周远川手里捧的花,立马不淡定了:“小乔还给你买花了?不行,我也要!”

    无比理直气壮。

    乔桥就怕这个情况,刚想解释,周远川先一步开口:“这是我今晚问答游戏赢的奖品。”

    “哦。”秦瑞成不疑有他,“一群书呆子花样还挺多。”

    “还赢了一个徽章,我送给小乔了。”

    “是吗?我看看。”

    乔桥摘下徽章递给秦瑞成,后者研究了一会儿就失去兴趣:“设计真丑。”

    完全没有怀疑周远川的说辞。

    毕竟让他相信这是乔桥从一个大佬云集的宴会上赢回来的,可能更困难。

    “你去睡吧。”秦瑞成把房卡遥遥扔给周远川,“我的房间让给你了。”

    周远川摇头,少见地坚持:“今晚我要跟乔桥在一起。”

    收到了小乔赢来的一整束花,他怎么忍得住?

    眼看他俩又要开始了,乔桥打个哈欠:“那我先去卸妆洗澡。”

    两个男人都没出声,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跟对方眼神的较量上,乔桥耸耸肩,自顾自地进了浴室。

    半小时后她舒舒服服地披着浴袍出来,秦瑞成和周远川还在客厅僵持。

    一人坐在沙发左边,一人坐在沙发右边,互相不理,明明在外面都是成熟稳重的男性,遇到这种事却幼稚得像小学生打架。

    谁也不动,谁也不肯让步。

    乔桥挠头:“我有点累了,那我先睡了?”

    异口同声:“好。”

    他俩最好僵持一晚上,可以睡个没人打扰的美容觉了,嘿嘿。

    乔桥走后,秦瑞成瞥一眼周远川:“今晚归我,明天归你,可以了吧?”

    周远川摇头:“今晚我一定要跟她在一起。”

    “你怎么回事?平时也不见你这么倔。”秦瑞成往后一躺,“可惜我也坚持。”

    “……”

    两人又枯坐了一会儿,房间里静得都能听到时钟滴答。

    还是秦瑞成先忍不住,恶声恶气道:“今晚归我,明天和后天都归你,这样行了吧?!”

    妈的,一晚上没见小乔想得他抓心挠肝,做出这么大让步总该行了吧!

    周远川想也不想摇头:“不行。”

    “操,你到底想怎么样?”

    “秦瑞成,算我求你。”周远川低声道,“今晚归我,好吗?”

    “呵。”秦瑞成冷笑一声,“我就知道那束花有来头,老子偏不。”

    再次陷入僵持。

    外面夜色更浓重了,睡房门开着,想到心心念念的小乔就在里面毫无防备地熟睡,秦瑞成就恨不得把周远川打晕。

    怎么想跟小乔上个床这么困难?

    他百无聊赖地摆弄了一下桌上的台灯,‘咔哒’拉开熄灭,‘咔哒’拉开又熄灭,循环了好几遍,周远川忍不住开口:“小声点,小乔还在睡觉。”

    “吵醒了更好,我看再等下去,天都亮了,咱俩就不用争了。”

    周远川沉默以对,仍然不肯让步。

    “其实呢,也不是没有办法。”秦瑞成翘起二郎腿,“一起呗,简单粗暴。”

    他以为周远川会立即否决,没想到他居然轻轻‘嗯’了一声。

    “……你刚才是同意的意思?”

    “你不要说话。”周远川单手遮住自己的眼睛,疲惫地靠在沙发上,“让我好好想一想。”

    过了大概约十分钟,他低声道:“我同意。”

    秦瑞成:“你真让我意外。”

    周远川别过头:“迟早的事。”

    “是啊。”秦瑞成起身,“人只有一个,怎么分都不够。一起进?”

    周远川嘴唇动了两下,黑暗中看不清楚表情:“我等一会儿。”

    秦瑞成笑笑:“好。”

    他大步走向卧室,等进了门,腰带已经被他解下随手挂在了衣架上。

    乔桥睡得挺舒服。

    没做什么梦,跑了一天的筋骨得以放松,床铺柔软,空气清新,一切都刚刚好。

    但睡到一半总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她皮肤上游走,这种感觉很熟悉,而且不久之前刚经历过……

    乔桥打个激灵,猛地睁开眼。

    秦瑞成搂着她笑:“这次醒的这么快?”

    不出所料,被子下的男性身体又是热烫且赤裸的。

    乔桥睡意完全消散了,心也跟着沉下去,怎么回事?还是秦秦赢了吗?周先生就这么轻易让给他了?呜呜呜,以为今晚能躲过一劫的!

    “周先生呢?”

    “哦。”秦瑞成意味深长道,“你想他了?”

    “没、没有,就随便一问。”无数次血泪换来的经验告诉她,这时候提起其他男人是极其不明智的。

    “那你喜欢他还是喜欢我?”

    “呃。”乔桥奇怪于秦瑞成怎么忽然这么说,但本着生存第一的原则,小心道:“当然是你啦,秦秦。”

    “哈哈哈哈。”秦瑞成朗声笑起来,忽然推了她一把,“听到没有,她更喜欢我。”

    乔桥猝不及防被推开,正想发问,却惊恐地发现有人从背后接住了她!

    “你不要逗她了,明知道小乔不会说实话。”

    卧槽!周远川为什么也在!!!

    她落入的怀抱比秦瑞成凉不少,但同样有力,男人的胳膊从背后伸出揽住她腰,嘴唇落到她的后颈和耳垂上,轻轻亲吻着。

    螺旋爆炸啊啊啊啊啊!

    “你们怎么回事!”乔桥受惊的兔子一样猛地弹起来,她胡乱摸向床头,摁亮灯具以后果不其然在被窝里发现了两个人!

    周远川在左,秦瑞成在右,她该庆幸周远川好歹穿着睡衣没有全裸吗?不然一觉醒来被窝多出两个裸男那才刺激。

    “哦,你喜欢开着灯?”秦瑞成舔了下自己的犬齿,“也行,我是没意见。”

    说完就要扯她的衣服。

    乔桥疯狂拍打,这才保住了睡裤。

    “不解释一下吗!”

    “这有什么好解释的,就你看到的这样咯。”秦瑞成吹个口哨,“两个人一起疼你不好吗?”

    “周先生!”乔桥转而望向另一边,“你怎么也跟着他乱来!”

    周远川低着头不敢看她:“抱歉。”

    然后呢???

    你倒是走啊!嘴上动动就完事了?

    “小乔,想开一点,怎么都是做,两人一晚上不是比一人一晚上更轻松吗?还有双倍快乐。”秦瑞成坏笑。

    我可信你个大头鬼!

    今天要是让步,以后绝壁永远是两人一晚,双倍痛苦!

    “想都不要想!”乔桥抱紧毯子裹得严严实实,“我绝对,绝对不会同意的!”

    “好吧。”秦瑞成耸肩,“那就算了。”

    嗯?这么好说话?

    “那你挑吧,从我们中间选一个。”秦瑞成调整了个舒服的姿势,往后一靠,被单从胸膛滑落,露出肌肉分明的身体线条,堪比雕塑。

    她看向周远川,后者竟然也若无其事地解开了睡衣的两颗扣子,恰好把纤瘦的锁骨露出一截。

    ……我选择死亡!

    乔桥:“我谁也不选,你们都出去。”

    秦瑞成:“不可能。”

    周远川温声道:“别怕,你喜欢谁就让谁留下,我们尊重你的意见。”

    都跟喜欢挂钩了,她还敢选?

    见她不吭声,秦瑞成率先被磨光耐性:“不选的话,就算你同意了。”

    “诶?哪有这样的——”

    一句话没说完,她就被拽进了被窝。

    眼前漆黑一片,但不需要看乔桥就知道这个方向是秦瑞成,只有他的胸膛会这么宽阔有力,散发着令人头晕目眩的热度。

    但是摸到她胸口的两只手却是微凉而修长的,动作也比秦瑞成柔和,捻动着她胸口的软粒,挑逗一样用指腹轻揉它们。

    她奋力挣扎着,两支胳膊被一边一个固定好,秦瑞成甚至还能余出一只手抬起她的下颌,粗暴地吻她。

    口腔被侵占,牙齿和舌头全都无一例外地被‘关照’,内壁黏膜好像要被吮出血了。乔桥‘呜呜呜’地抗议,但所有的话语都被堵在嘴里。

    “你先来?”秦瑞成放开她,对周远川说。

    “好。”男人低低应了一声,然后乔桥就被搂了过去,屁股上抵着什么硬硬的东西。

    她脑中警铃大作,但双拳哪敌四手?她被箍得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被秦瑞成三下五除二扒了个精光。

    “啧。”秦瑞成放肆地在她光裸的肩窝处亲了一口,“你就是只妖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