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脸红心跳

破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乔桥比了个噤声的手势,推他:“你快回去吧。”

    秦瑞成:“那个男的都有小屁股玩,我也要小屁股。”

    ……真不该带他上来!

    “走。”秦瑞成邪笑着搂乔桥往她的房间去,“咱们也来,看哪边叫得响。”

    于是又挨了乔桥一踩。

    “今天我很累,要早休息。”为表安抚,乔桥亲了亲他嘴唇,“回去吧。”

    “嗯~~~啊~~~~~”一声高亢嘹亮的女人呻吟,显然高潮了。

    秦瑞成眼睛亮晶晶地看着乔桥,就差没直说他要做了。

    但天天在程修那儿,运动量那么大,胳膊还酸着,真做下来一套她可能得晕厥。

    乔桥正想着怎么拒绝,忽然双脚腾空,被秦瑞成搂着腰扛起来了!

    秦瑞成:“那我只能霸王硬上弓了。”

    乔桥拼命扑腾,扯着嗓子喊:“放我下来!”

    已经告一段落的男女被外面的声音吓了一跳,男的反而比女的还紧张,匆匆忙忙往身上套衣服,指使女孩赶紧去看看怎么回事。

    女孩撇撇嘴,随意在身上围了个毯子,懒洋洋地走到外间:“没听到我们在忙吗?新来的不知道避避嫌?”

    乔桥还在男人肩头扑腾,闻言愣了一下,尴尬地打了个招呼:“嗨。”

    女孩:“你是新舍友吧?”

    乔桥:“对,我叫……”

    女孩抬手打断她:“我对你叫什么没兴趣,你们回房间去,不要吵到我们。”

    乔桥:“呃……是你吵到我们吧?”

    女孩一竖眉毛:“我在我房间里干什么还要你管吗?”

    她没看到秦瑞成的脸,男人恰好背对着她。但她说完这话后秦瑞成稍稍侧了下身子,用余光扫了她一眼。

    男人棱角分明的侧脸依然很有杀伤力,虽然只是一瞥就转回去了,但还是让女孩晃了下神。

    客厅的大灯没开,只拧亮了一个小灯,她以为是光线原因,才把一个普通的男人看成了什么大帅哥。

    她想当然地以为乔桥跟她一样,来星程上学也是看准了这里丰富的人脉资源,用身体为前途开路不是什么新鲜事,她没觉得有什么好羞耻的。

    反正金主们大多长得丑,只要有钱就行了,长得帅又有钱的,也轮不到她们这种小角色巴结。

    终于把衣服穿好的另一个男人在房间里问:“他们走了没有?”

    自始至终不敢被别人看到自己的脸。

    女孩瞪乔桥一眼,冲她的房间扬了扬下巴,意思是让他们赶紧回去,不要在这里碍事。

    感觉到扛着自己的秦瑞成似乎在蠢蠢欲动,乔桥赶紧掐了他一下,让他别乱来。

    回了房间,秦瑞成颇为不爽:“别在这儿住了,住我家去。”

    乔桥好笑道:“学校要求全部寄宿,我又什么办法?”

    秦瑞成:“不行,有男人进你宿舍,我不放心。”

    乔桥:“现在没开学呢,宿舍是开放的,再说了,你不也是男人吗?”

    他哼一声:“我是你老公,那能一样吗?”

    乔桥:“说不定那也是她老公呢。”

    秦瑞成轻嗤一声:“哪有被人撞见后是女的披个毯子出来赶人的?”

    好像也有道理。

    乔桥想起以前她和秦瑞成做爱时被人撞到,男人第一反应就是往她身上盖东西,唯恐别人多看她一眼。

    秦瑞成:“你这个舍友,八成是冲着星程的资源才来的,屋里那个就是她的金主,你少跟她来往。”

    乔桥笑:“怕我也找金主?”

    秦瑞成:“不用找,我就是你的金主。”

    说完,用两腿间早就硬邦邦的东西去蹭着她的手心,退而求其次:“那不做,你给我用手弄出来总可以了吧?”

    乔桥:……我要怎么委婉地表达我胳膊使不上力?

    见她不动,男人有点不高兴:“你要休息我也同意了,用手给我弄一次都不肯?”

    乔桥沉默一会儿:“我用嘴吧。”

    秦瑞成:“不,上次就是嘴,这次我要你的小手。”

    乔桥:“……但嘴不是更爽吗?”

    “要是只为了爽,我为什么不干脆插你的小屁股?”

    劝不动,她只好半跪在秦瑞成两腿之间,尝试着给他解腰带和拉拉链。

    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她都做得有些吃力,手臂胀痛酸麻,手指也不听使唤。男人还以为她是故意的,难耐地舔舔嘴唇:“快点。”

    热乎乎光溜溜的粗长阴茎从束缚中弹出来,因充血而胀紫的龟头昂扬着,茎身上血管突起,明明只是一个器官,乔桥竟然也看出了它急不可耐的样子。

    她刚用手撸了两下,秦瑞成

    就催促:“握紧一点,太轻了。”

    但这已经是她能使出的最大力气了。

    为了掩饰,乔桥只好低头含住他的。

    秦瑞成深吸了口气,口腔的湿润和柔软是手掌无法比拟的,他瞬间把刚才自己说的话忘到了脑后,纵情地抓着乔桥的头发在她嘴里顶撞。

    秦瑞成:“用手握住根部……再加一点刺激。”

    糟糕,她忘了口交也需要手指辅助。

    她的技术不算特别好,以前共事的艺人中有不少都能在不用手的情况下让男方射出来,可乔桥学不会,始终需要用手。

    “怎么还是没劲儿?”秦瑞成蹙起眉头,总算发现不对了,他抓着乔桥的额发强迫她抬起头,“你是不是胳膊受伤了?”

    对啊!

    乔桥醍醐灌顶,我说受伤不就行了吗?

    “是啊是啊,昨天搬重物,胳膊好像有点拉拉伤。”乔桥小鸡啄米的点头。

    “搬什么重物?”

    “呃……抬桌子,我看校园里有几个人抬得辛苦,就去帮忙了。”

    秦瑞成表情放松不少:“怎么不早说,又不是一定要你给我弄出来,算了。”

    他穿上裤子,也不管两腿间鼓囊囊的一团:“不做了。”

    转性了?

    居然没趁机要求她供出小屁股?

    “但下次我要双倍讨回来。”

    乔桥:……果然,高兴得太早了。

    外间传来门被拧动的声音,应该是那个金主准备走了。女孩娇滴滴地抱怨:“你什么时候再来啊?”

    男人敷衍道:“看看吧。”

    女孩:“那咱们说好的……”

    男人语气里带了点不耐烦:“又不会缺了你的,怕什么?”

    说完,他关门走人了。

    女孩似乎很不忿,等他走远了才骂道:“有什么好牛的,也不看看自己长得什么样子,床上三分钟就完事,我还没嫌你早泄呢!”

    宿舍不大,隔音又一般,所以乔桥和秦瑞成一字不落地全听到了。

    秦瑞成挑眉:“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事也要抱怨。”

    乔桥也觉得这次的舍友应该不会好相处,开始有点忧虑自己的学校生活。好在她已经决定只要有空就去程修那儿住,估计以后打照面的机会也没多少。

    等着胯下的“躁动”平复下去,秦瑞成也要回去了。

    乔桥送他出去,幸亏新舍友反锁着门在洗澡,也没看到秦瑞成的脸。

    男人刚走,乔桥就给陈羽华打了电话,让他找个人来接自己。

    陈羽华幽怨:“你就不能买辆车吗?”

    乔桥:“你给我钱?”

    陈羽华比她还惊讶:“你缺钱?程修光一年的补贴就够你买十辆八辆了。”

    乔桥黑人问号:“他的补贴跟我有什么关系?”

    陈羽华:“你还真是来学枪的啊?不是为了谈恋爱?”

    乔桥:“……”

    她怎么忽然很想打人?

    陈羽华效率很高,乔桥在校门口等了一会儿远处就射来两道车灯。开车的居然是陪着乔桥演戏的“同学”之一。

    那个女特工私下很冷漠,一点没有刚才在车上的‘青春朝气’,说明演技还是过关的。

    她也不跟乔桥说话,载上就走,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感觉车里气氛有点压抑,乔桥故意问她:“你知道你刚才被我朋友看出不是学生了吗?”

    女特工猛地转头看她,眼神很凶。

    她冷冷道:“不可能。”

    “是真的,你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

    乔桥故意停住不说,去看她的表情,果然,女特工眼角抽了抽,似乎很想知道后续但是又不好直接发问。

    她不问,乔桥就不说,摆足了谱。

    终于还是沉不住气了,女特工语调有些不稳:“我是基地的优秀学员,单独完成过很多次任务,不可能出错。”

    乔桥:“我问你一个问题,你看清我朋友的长相了吗?”

    女特工不明所以:“看清了,我还可以画出他的速写。”

    乔桥:“他长得怎么样?”

    女特工点头:“还可以。”

    乔桥摊手:“你看,问题就在这里。一个普通学生,看到一个长得帅的男人,会无动于衷只顾着在后排聊天吗?”

    女特工若有所思。

    “我朋友很少遇到你这样看都不看他一眼的女生,所以才会觉得你可疑,不像个学生。”

    女特工脸上掠过一丝懊恼。

    乔桥宽容地拍了拍她的肩膀:“不能怪你,只能说你们基地的训练还是有短板的。”

    她只是一时兴起才提了这个事,万万没想到车里都是有录音和录像的,陈羽华那边几乎同步知道了她们两人的这段谈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