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脸红心跳

漏掉一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膝盖抖得不能自已,乔桥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拉珠被从体内粗暴拽出时带来的极致快感,她竟然想再体验一遍。

    而现在,原本的饱胀被空虚取代,无比迫切地希望有什么东西来填满,乔桥不自觉地微微合拢双腿,不想被梁季泽看到正

    贪婪地一张一合的穴口。

    梁季泽冷静地如同正在执行手术的外科医生,以全然不掺杂色欲的目光仔细审视了一下手里正滴滴答答落下蜜液的拉珠,

    皱眉道:“糟了。”

    乔桥茫然地看着他。

    “珠子的数量不对。”梁季泽缓缓开口,“好像掉了一颗在里面。”

    啥?他在开玩笑吗?

    “真的。”梁季泽的表情很无辜,“你看,这款拉珠应该挂着四个球,可出来的只有三个。”

    我靠!你买的什么假冒伪劣产品!

    但男人手里确实只有三个球,而且还是在乔桥眼皮子底下取出来的,所以不会有弄虚作假的可能。

    乔桥摸了摸自己的小腹,想到里面还有一个球,脸都绿了。

    “别急,我再试试,说不定能摸到。”梁季泽往右手中指和食指上涂了一点润滑油,“球肯定在很深的地方,接下来会有

    点痛。”

    “……你有筷子吗?”

    “有。”

    乔桥:“给我一双,我要自己来。”

    梁季泽表情怜悯:“小乔,筷子是夹不住圆形物体的,还会把你里面戳伤。”

    乔桥怒了:“你以为我喜欢闲的没事戳自己?还不是你买了质量不合格的破玩意儿!你那么有钱就不能买个贵点给我

    吗?”

    梁季泽:“贵的也会出意外。”

    乔桥:“……所以你的意思是没有别的办法了?”

    梁季泽:“我可以联系私人医生给你做剖腹手术。”

    乔桥惊了:“还需要动手术???”

    “取不出来只能这样了。”

    乔桥气到胸闷,她不想动手术,更没脸去医院求助,只能接受梁季泽的提议,让他再试试。

    梁季泽很专业地活动了一下手指,平静道:“你要躺下。”

    之前取拉珠的整个过程乔桥都是坐在床沿上抬起一条腿,可以目睹梁季泽上手的全过程,只要能看见,心理上就放松很

    多。

    乔桥:“我坐着不行吗?”

    梁季泽慢悠悠道:“可以,不过时间会比较长。”

    乔桥果断:“我躺!”

    她挺尸一样躺在柔软的大床上,偏偏这床还是仿欧式的设计,床顶有厚重的帷帐垂下来,她这么一躺,四处遮得严严实

    实,下半身是一点也看不见,非常惴惴不安。

    梁季泽:“开始了。”

    又是熟悉的两根手指带来的异物感,不过因为拉珠被取出后留下的空虚,她前所未有地希望手指快点进入到深处。

    男人煞有介事地在里面摸索,手指搅动穴肉,从缝隙中灌入的空气与蜜液摩擦,发出‘噗叽噗叽’的响声,乔桥假装听不

    到,但耳朵还是不受控制的红了。

    而且他总是有意无意地磨蹭那个让乔桥抓狂的点,才刚进行了几分钟,就激得她血液上涌,出了一身虚汗。

    “找到了吗?”乔桥难耐地反手抓住床单,让这个大变态蹭得她里面好痒。

    “嗯,摸到边缘了。”

    “深不深?”

    “有点,手指够不到。”

    她慌了:“那怎么办?我不想去医院!”

    “我换个别的试试。”

    嗯?换别的?

    乔桥警惕地支起身子,一把将遮挡视线的帷帐掀开:“你要换什么?”

    梁季泽无辜地亮出一根只有手指粗细的粉色假阳具:“这个,大小长度都合适。”

    “……你平时也随身携带这些东西吗?”

    “这是情侣套间,都是酒店免费提供的一次性用品。”

    “哦。”乔桥稍微放松,“你别想耍什么手段,咱们的交易已经结束了。”

    “当然。”梁季泽笑笑,“我只负责收回我的东西而已。”

    她重新躺下去,等了一会儿也没有感到男人有新的动作,反而听到帷帐另一边响起拉开拉链的声音。

    乔桥:“你在干什么?”

    梁季泽声线平稳:“找润滑油。”

    “哦。”

    很快,一种冰凉的果冻状的凝胶就被涂在了她的穴口周围,乔桥知道这是假阳具要插进来的前兆,还特地深吸了口气放松

    一下。

    然而预想中的细细长长的东西没有来,来的是某根粗粗大大的玩意。

    刚插进来时乔桥还没觉得哪儿不对,她的内部已经被拉珠和手指开拓得麻木了,一时难以准确判断插进来物体的形状大

    小,但梁季泽是有动作的啊!他插进去的同时就情不自禁地掐住了乔桥的纤腰,并且发出了一声又性感又低沉的‘嗯~’声。

    像是花豹一口咬到羚羊脖子大动脉时才会发出的满足的鼻音。

    乔桥只觉得身体里的空虚忽然被填满了,连敏感点也被好好地照顾到,她还挺得意地想原来自己这么紧,假阳具都那么细

    了还觉得饱胀。但马上她就感觉到了哪儿不对,最直观的就是腰上的两只手。

    问题来了,梁季泽如果两只手都在掐着她的腰,那么她体内的东西是谁放进去的?

    乔桥一把掀开帷帐,梁季泽正俯在她身上忘情地挺动,见乔桥发现也不慌张,低头亲了一口她的嘴唇。

    梁季泽:“小乔,你里面好软好热。”

    “梁季泽!”她奋力挣扎,但女人的力量跟男人比太不值一提了,梁季泽单手拉住她的两只手腕控制到头顶,把她像鱼一样摁在床上,

    腰也不需要再留力气,纵情肆意地撞击着。

    阴茎热烈地挤开嫩肉,饱满的头部向最深处直直挺进,一挺到底,可他还觉得不够,硬要在最深处碾磨几下才恋恋不舍地

    退出去。

    “你个王八蛋!”乔桥垂死抵抗,呜呜呜哭了,“完了,珠子再也取不出来了,我要被剖腹了……”

    “你里面根本没留珠子。”男人低笑,“最后一颗是被我拆掉的。”

    乔桥懵了,她根本没看见啊。

    “你忘了,我演过魔术师的。”

    “你你你……”

    乔桥要不是躺着,她真能被气得吐血。

    “怎么不挣扎了?”梁季泽惊奇地停下来,“你这次投降的速度好快。”

    “……”

    她不想说,不是因为认命了才不挣扎,而是塞在直肠里的另一串拉珠在持续的撞击下胀得更大,疼和爽这两种感觉被放大

    了数倍,她是被胀得不能反抗了。

    不过身体不能动,气势也决不能输。

    乔桥恶狠狠地瞪着梁季泽,她想骂人,但是知道任何谴责的词汇在道德感为零的人面前都是无关痛痒的废话。

    “你再这么看我,我会忍不住把你另一个小洞洞也插爆。”脱去伪装,梁季泽污言秽语说得能让最底层的混混都自惭形

    秽。

    乔桥迅速别开眼睛。

    “是不是小屁股胀胀的?”男人笑着捏了一把她的臀部,“别急,一会儿就轮到它了。”

    “你……”

    又是一阵激烈的挺动,乔桥的骂声也被淹没在肉和肉贴合撞击发出的‘啪啪’声中。她知道梁季泽没有开玩笑,他说要干

    什么,就真的会干。

    “忘了这两个。”男人的手指摸上她的胸口,被乳夹弄得红肿胀大的乳尖极度敏感,他一碰乔桥就猛地弹了一下,容纳着

    粗大阴茎的甬道也不自觉地剧烈收缩,导致梁季泽‘嘶’得抽了口气。

    “想让我射出来好放过你?”他一把捞着乔桥的腰让她跪坐在自己身上,一低头刚好能含住乳珠,手也可以沿着臀缝往下

    摸,乔桥抗拒的意思特别明显,到了后面眼神里已经带上乞求了。

    “你怕什么?”梁季泽哈哈大笑,他处于情欲中时有种异样的性魅力,硬要说的话就是从人化身成魔了,抓眼得不行。

    他舔着乔桥的乳尖,露出雪白的牙:“又不是没做过,不会疼的。”

    “而且你看……”手指不轻不重地摁压着股缝里那个隐秘的入口,“这么软,它在迎接我呢。”

    不是!

    但乔桥说不出话,她只有咬紧牙才能不让涌到喉咙口的呻吟声泄露出来,死死地维护着最后一点可怜的尊严。而这点尊严

    马上也要被过于强大的快感击垮了。

    梁季泽的每一次撞击,都会挤压着后穴里的拉珠,这是一个由点到线再到面的过程,拉珠的弹力和阴茎的挤压力互相作

    用,快感像水波纹一样在全身荡漾开来。这种感觉是前所未有的,乔桥胸膛起伏,额头全是汗水,在她没注意到的时候,唾液

    已经溢出了嘴角,她爽到都无法闭合嘴巴了。

    “你很有天赋。”男人很惊喜,“不仅适应的快,还会自己调整位置。”

    他重重亲了乔桥一口:“原来两个人才能满足你,贪心的坏孩子。”

    男人的手抚上她的腰,这是梁季泽要发力的前兆,背上接着就出了一层细汗,她控制不住,理智告诉她要害怕,但潜意识

    却在期待。

    ‘噗呲’,后穴的拉珠也被挑出来了,乔桥放弃挣扎一样闭上眼睛。

    348:意料之外

    乔桥坐在床上发呆。

    准确说不是坐,而是靠着一个柔软的腰枕斜躺,因为她暂时还做不了那种高难度动作。

    梁季泽披着一件浴袍从卫生间出来,边走边擦头发。他的身材相当之好,腰腹一丝赘肉也没有,胯骨上贴着丝丝缕缕的筋

    肉,使人一见便知这具性感的身体蕴含着多大的爆发力。已经软下来的阴茎随着他的步幅来回晃动,那是个即便缩小状态也能

    让其他男性自惭形秽的尺寸。

    乔桥看了他一眼,漠然地问了句:“有没有烟?”

    梁季泽好笑道:“你要抽?”

    “压压惊。”

    男人挑眉,不置可否地从桌上的烟盒里抽出一支,乔桥伸手去接,他却灵敏地避过,把烟递进了自己的嘴里。

    乔桥缓缓放下手,一言不发地望着窗外。

    “怎么?”手指伸过来,强硬地扳过她的脸,“玩坏了?”

    不理他。

    “不应该啊,已经给你上药了,后面还是很疼吗?让我看看。”

    乔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地‘啪’打掉他的手,只不过因为体力剧减,这一下跟挠痒痒似的,甚至连个印子都留不下。

    “口是心非的小东西。”梁季泽舔舔嘴唇,“提上裤子就不认人了。”

    “妈的梁季泽你好意思——”乔桥面目扭曲地住了嘴,因为说话牵动了某个不可描述的位置。

    “我怎么了?”梁季泽反问,“送上门,我不吃,干看着?”

    他半是讥讽半是好笑道:“我在你眼里有这么傻?”

    “……我以后再单独见你我就是狗。”

    “乖,不要这么骂自己。”

    额头青筋一根根冒出来,乔桥真想踢爆梁季泽那两个恬不知耻在她面前乱晃的蛋蛋。

    “论坛的事,已经解决了。”

    乔桥吃惊地抬起头。

    她这个动作倒让男人略有不爽:“吃了饭要付钱的道理我还是懂的。”

    行吧。

    她都做好自己再去想办法的准备,没想到梁季泽还算有点良心。虽然损失已经无法挽回,但能贴补一点是一点吧。

    乔桥接过递来的牛皮纸袋,里面是一个男生的身份资料和一些照片,乔桥盯着那张平平无奇的脸左看右看,都觉得自己对

    这个人是全然陌生的。

    “他是承办人。”梁季泽点燃了刚才那支烟,悠闲地抽了一口,“有人出钱让他发帖的。”

    “……你的意思是,他是个水军?”乔桥感觉脑细胞不够用了,“这只是个学校论坛而已,用得着这样吗?”

    梁季泽意味深长:“小乔,你不要小看星程,这个学校就是一个缩小的娱乐圈。你现在只是大一还早,到了大三大四娱乐

    公司开始来学校签人时,就能见识到真正的黑暗面了。”

    “……”

    梁季泽:“要不要继续查下去的选择权在你。”

    乔桥想了想:“剩下的我打算自己解决。”

    梁季泽挑眉:“不要报酬,算我义务劳动。”

    “……”信你个鬼。

    男人轻啧了一声,没再说话。

    房间里陷入寂静,只听得见他轻轻吐烟的气息声。

    乔桥:“你这阵子好像很闲,没有电影要拍吗?呵呵,不会过气了吧?”

    梁季泽:“咦,这么关心我。”

    “……”脸皮真厚。

    乔桥扯扯嘴角:“随便问问。”

    “总是拍这拍那,我也拍烦了,像这样偶尔上上课,操操你,多舒服。”

    乔桥闭嘴了,她就知道跟梁季泽聊任何话题最后都会转到下三路上去。

    “怎么,想看我拍的电影了?”

    当然,你最好跑到地球另一边拍上它一年半载,这样我就不用隔三差五看见你这张欠揍的脸了。

    乔桥假笑:“不工作怎么有钱挣呢。”

    “我确实为钱烦恼。”梁季泽慢吞吞道,“钱太多,死之前大概花不完了,不如你给我生个孩子继承遗产?”

    “……肯定很多女人想给你生,你找她们吧。”

    “可我想让你给我生。”

    乔桥:“那你继续想吧。”

    “嗯?”男人危险地眯起眼睛。

    “咳……以后再说。”

    妈的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

    “不过说到电影,我也有件事要交给你做。”梁季泽说着,又拿出一个牛皮纸袋,只不过这个纸袋比刚才那个要厚很多。

    “里面是东赫给我的五个电影剧本,你帮我选一个。”

    他说的无比云淡风轻,语气就像在说你挑个水果出来吃。

    “什么意思?”乔桥有点结巴了,“让我、让我给你挑?这不好吧,我也不是你的经纪人什么的,而且我没经验——”

    梁季泽似笑非笑:“又不是让你去拍,票房扑了也不算在你头上,怕什么?”

    乔桥把纸袋推回去,一个电影从选材到制作动辄都是几个亿的投入,更何况是梁季泽要拍的。万一剧本没挑好,一切就都

    打水漂了,她担不起这么大的责任。

    “我不挑,还是你自己选吧。”

    梁季泽盯着纸袋看了一会儿,叹口气:“我吃着药呢,挑不出来,他还在里面。”

    说完,指了指自己的太阳穴。

    谢知。

    乔桥想起这个在记忆力尘封了很久的名字,脑海里同时浮现出谢知的笑容,无比奇怪的是他明明跟梁季泽用着同一副身

    体,笑容给人的感觉却截然不同。

    梁季泽的阴鸷,他的温暖。

    但乔桥知道这种温暖只是表象,就像冰封的湖面,反射着一点暖融的阳光,下面却无比寒冷。

    “他……还会出来吗?”

    梁季泽:“只要我不断药,他就没机会。”

    乔桥皱眉:“难道你下半辈子都必须吃药?这药对身体有影响吧?”

    “有点副作用——你以为我为什么只做了三回就放过你?”

    乔桥:!!!

    祝你多多吃药,最好吃到阳痿早泄!

    “他还在我潜意识里,会影响我对剧本的选择,所以最好是个完全不相干的人来选。”

    乔桥不懂了:“影响你选剧本又怎么样呢?他不是出不来吗?”

    “这有点复杂。”梁季泽头疼似的闭上眼睛,很不想解释,“简单说,如果拍了他选中的本子,会强化他的自我意识。”

    乔桥恍然大悟,难怪梁季泽出了事后迟迟不接新电影。

    “可……还有很多人能帮你选吧?他们都比我专业。”

    “我想听听你的意见。”男人突然一笑,“你不是说没有好电影可看吗?我拍一部你喜欢的怎么样?”

    乔桥愣了愣,没想到自己随手发在社交网络上的碎碎念居然被他看到了,还记住了。

    不过心里并没有感动之类的情绪,被坑怕的第一反应仍是“难道这是他的新陷阱?”

    不过无论怎样,论坛的事有了眉目,剩下就好办了。乔桥一边闭目养神一边在心里盘算如何处理,只要精确到人,她就可

    以直接去男寝堵他,堵不到就让江煜把人骗下来,拿钱办事的人最怕惹麻烦,威胁恐吓一波,不怕他不认怂。

    做爱消耗了太多体力,本就虚空的身体有点撑不住了,但乔桥想着论坛的事不能再拖,打算休息半小时就启程回学校,还

    特地嘱咐梁季泽到时间叫她。

    结果一觉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了。

    乔桥抓狂:“你怎么不叫我!你知道耽误我多少事吗?”

    梁季泽打个哈欠,一把将乔桥搂回怀里,两条腿顺势夹住她的细腰,让她动弹不得:“再睡一会儿。”

    乔桥:“我不睡我不睡,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闲啊,我还要去堵人呢!”

    “堵什么堵。”男人扔给她手机,“自己看。”

    诶?

    将信将疑地接过手机,登录论坛惊奇地发现预想中一片红海的场景没有发生,反而首页挂着一个特别醒目的新贴“本人郑

    重向被我造谣抹黑的乔桥同学道歉”。

    点进去一看,前日还在冲锋陷阵爆她一堆黑料的“马甲也要有春天”像变了一个人一样痛斥自己的所作所为,说自己对乔

    桥的所有抹黑都是瞎编的,他从今往后再不会做这种事,帖子也全删了,希望乔桥原谅他,不要跟他一般见识。

    乔桥看了差不多三遍,才一脸懵逼地抬起头。

    梁季泽:“看我干什么,是宋祁言疼你。”

    乔桥:“……”

    “算算时间,差不多是我去接你的时候解决的吧。”他意味深长地笑笑,“也就是说,你白被我操了两个小洞洞。”

    乔桥:……我能杀人吗?没错,就现在。

    請讀者朋友到Π②qq,℃Θм閲讀此書后續章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