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脸红心跳

睚眦必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乔桥在副驾驶瑟瑟发抖了半天,结果却被男人拉到了机场。

    “换衣服,我们时间很紧。”宋祁言从后座拿出一套罩着防尘袋的小礼服递给乔桥。

    乔桥一脸懵逼,完全不知道这是什么展开。

    “要去哪儿?”她小跑着跟在宋祁言身后。

    “看演出。”

    “诶?”乔桥眨眨眼,“什么演出啊,这么着急吗?”

    “无聊的演出。”

    乔桥:???

    她满肚子问号,但男人压根不给她发问的机会,直接把她拽上了飞机。

    很好,本来还在考虑飞机上怎么换衣服,上来后发现她想多了,因为飞机上只有她和宋祁言两位乘客。

    看来她还需要很久才能习惯他的“壕无人性”。

    飞了差不多两个小时,飞机缓缓降落在某一线城市机场,乔桥再次被塞进了车里,直接被拉到了国内着名大剧院门口。

    乔桥二脸懵逼地下车,僵硬地挽着宋祁言的手走上台阶,赶在最后五分钟里入场了。

    宋祁言:“还好赶得及。”

    乔桥:你好歹告诉我这是要干嘛啊!

    然而男人好像真就是带她来看演出的,两人的位置在最佳观赏区,还非常接近中心,这里的票价起码是五位数,何况还是这种等级的剧院,票价只高不低。

    “歌剧吗?”乔桥小声问道。

    周围坐的人非富即贵,女士们个个妆容精致,礼服得体,让人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精神。

    宋祁言:“芭蕾。”

    乔桥:“……你喜欢芭蕾?”

    宋祁言:“不喜欢。”

    乔桥:???

    她默默坐直了身子。

    算了不问了,可能宋导就是想陶冶陶冶她的情操吧……

    入场时间还剩最后一分钟,周围差不多坐满了,只剩宋祁言身边的椅子还空着。

    他开始频频看表。

    “怎么了?”乔桥凑过去,“你在等人吗?”

    “嗯。”

    “等谁啊?”

    “他很快就到。”

    男人从来只说有把握的话,所以话音落下没多久,空位的主人终于姗姗来迟。

    剧场里的灯光此时为了舞台效果已经关了不少,只能隐约看个轮廓,可随着对方的走近,乔桥发现这人怎么越来越眼熟?

    等等……这不是梁季泽吗?!

    虽然戴着墨镜,衣着也相对低调,但那两条长腿她是不会认错的!还真是梁季泽!

    梁季泽似乎没发现他们,他直奔自己的座位,坐好后才谨慎地摘下墨镜并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音乐声幽幽响起,舞剧就要开始了。

    宋祁言这时才不紧不慢地开口:“梁季泽。”

    梁季泽猛地转头,先看到了宋祁言,接着又看到了在他身后探头探脑的乔桥。

    “你们?”他露出惊讶的神色,“直接追到这儿来了,有必要吗?”

    宋祁言:“你想多了,我们只是来看演出。”

    “哦?”梁季泽后仰靠在椅背上,“我还真不知道你有这个爱好。”

    宋祁言:“现在知道了。”

    两个男人的目光在空中碰撞,迸射出一连串火花,火药味浓得随便来个火星都能当场爆炸。

    乔桥眼观鼻鼻观心,专心致志看表演。

    厚重的幕布缓缓向两边拉开,一位轻盈的舞者滑入舞台中央,演出的剧目是《天鹅湖》。

    “算算时间,我给小乔打电话时你在场?”梁季泽轻啧一声,“好定力。”

    “我不在。”宋祁言冷冷道。

    “也是。”梁季泽笑一声,“你在的话小乔就不敢接了。不过,你一走她就敢偷偷接我电话,说明小乔对你不过是阳奉阴违。”

    噗。

    乔桥差点被他这话气吐血,什么仇什么怨这种时候栽赃她!要不是有求于梁季泽,她才不会接这个大变态的电话好不好!

    但她不能说啊!梁季泽现在可捏着她的命脉呢……

    梁季泽好整以暇地看乔桥憋到内伤的样子,悠悠补上一刀:“你看,她都不反驳我。”

    乔桥:……

    你狠,你可以。

    宋祁言的回答则简单直接多了,他先是轻笑了一声,接着忽然扣住乔桥的后脑勺,当着梁季泽的面在她嘴唇上狠狠亲了两下。

    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你最多只能隔着电话听个音,我却能实实在在亲到真人。

    这回轮到梁季泽笑不出来了。

    他面无表情地把目光转到台上,不再跟宋祁言正面交锋。

    眼看两个男人终于偃旗息鼓,乔桥长出了一口气,她怎么都没想到面对萧曼雨时冷静沉着仿佛根本不把电话当一回事的宋导,居然会二话不说拉着她订上票坐上飞机横跨半个中国特意来给梁季泽添堵……

    这个男人真是——小肚鸡肠得出乎她意料呢。

    正好好欣赏着台上的表演,大腿忽然一凉,原来是宋祁言趁黑暗掩护在轻轻摸她的腿。

    乔桥敢怒不敢言,只能默默把腿挪到另一边。

    这点小动作当然没逃过某人的眼睛,梁季泽适时地发出两声低笑。

    他这时候做任何事都只会起到同一个作用——火上浇油!

    果然,宋祁言的手再伸过来时已经用上了力,隐含着威胁的意味,乔桥知道她要是再敢躲,今晚就别想睡了。

    唉,时也命也。

    乔桥只好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任由男人的手轻轻滑过她的大腿。她这款礼服不算太长,裙子堪堪遮住膝盖,宋祁言虽然在摸她的腿,却并没有撩开裙子把手伸进去的意思,仍然非常绅士。

    她不禁庆幸自己没有坐在两个男人中间,因为如果是梁季泽能摸到她的腿,则男人必定会从裙摆下摸进去,除非她跳起来,否则那只手会一直不停地往上钻。

    梁季泽也想到了这一点,语带讽刺:“你都把她带来了,就不能让她坐我们中间吗?”

    宋祁言:“我带她来只是给你看看。”言外之意就是你想碰,门都没有。

    梁季泽:“不厚道吧。”

    宋祁言笑了笑,没再说话。

    不知道是不是故意要刺激梁季泽,大腿上的手忽然掀开裙摆,直接摸上了乔桥裸露的膝弯。

    乔桥忽然被袭击,小小地惊叫了一声,前排的观众不满地回头,瞪了乔桥一眼。

    天啊,你们两个要较劲能不能不拿我当战场!

    乔桥只好一只手捂住自己的嘴,另一手紧紧扣住扶手,并让后背紧贴座椅,才能稍微抵御一点宋祁言的进攻。

    手指灵活地沿着她的大腿侧线向上走,不快也不慢,甚至指尖还有闲心配合着舞剧音乐的节拍,被碰过的地方又酥又痒,像被羽毛抚过,让乔桥坐立难安。偏偏她前后左右都是人,公共场合的撩拨还额外带来一丝隐秘的刺激感。

    够了!

    手指终于摸到她的花边小内裤,乔桥忍无可忍地推开宋祁言的手,当然她脸上是不敢泄露一丝不满的,只能假装自己要去上厕所。

    可惜了这么贵的门票……

    在厕所磨蹭了半天才敢出来,好在下半场没有人再骚扰她,舞剧在一片掌声中落幕。

    观众有序退场,VIP席的观众有专属通道,梁季泽再把那副夸张得能遮住半个脸的墨镜戴到了鼻梁上。

    梁季泽:“满意了?”

    宋祁言:“嗯,舒服多了。”

    梁季泽皮笑肉不笑:“听说这场《天鹅湖》的票一个月前就订光了,你们要临时换到我旁边,费了不少工夫吧?”

    宋祁言淡淡道:“能欣赏到你这个表情,完全值回票价。”

    乔桥哭了,两位大哥你们后面还有好多人呢,不要只顾堵在通道里互瞪啊!

    梁季泽:“好吧,我今晚还有别的事,就不跟你在这浪费时间了。”

    说完,他优雅地整了整衣领,昂首挺胸地走了。

    乔桥刚松口气,但手腕却被人拽住,宋祁言拉着她紧跟梁季泽出了剧院。

    梁季泽上了一辆车,宋祁言立马也驾车跟上,全程紧跟,一直跟到了梁季泽下榻的酒店。

    乔桥开始还不明其意,直到梁季泽前脚刚进电梯,宋祁言后脚就来到前台,并且直接点名要刚才那位梁先生隔壁的套房。

    乔桥:“你不会是想……”

    男人这次没卖关子,点头道:“就是你想的那样。”

    乔桥:“……”

    前台:“不好意思哦先生,隔壁的套房已经被预定了。”

    宋祁言:“我出三倍。”

    前台:“这、这……请您稍等我去问一下经理。”

    总之,最后他们顺利住进了梁

    〖季泽隔壁的房间。

    门刚关上,宋祁言就把西装外套脱掉了。

    乔桥觉得这已经不是瑟瑟发抖的问题了,而是事情真的变糟糕了……

    “嗯,不厚。”宋祁言轻轻叩击了一下墙壁,又在套房里转了一圈,斟酌一番后选定了书房的南墙,在他的计算里,如果两个套间的布局相同,那么梁季泽的卧室就该在这面墙后。

    “你想在桌子上还是在椅子上?”他忽然转头问乔桥。

    乔桥笑得比哭还难看:“我可以选床吗?”

    “那我给前台打电话,让他们把床挪到这个房间。”

    ……

    乔桥:“呜呜呜,桌子吧。”

    起码空间大点,中途晕过去的话也能撑得住。

    “好。”宋祁言放松身体坐在桌子一角,漫不经心地扯松领带,而他整个人的气质也随着这个动作发生了微妙的变化,禁欲和自持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侵略和性暗示。

    “小乔,你可以过来了。”

    海棠文化導航站:ΗαìTαňɡSんùωù(海棠書屋).Cō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