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脸红心跳

庆功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话剧大赛结束的这三天,乔桥什么也没干,就忙着搬家了。

    拿到第一名后,她立马申请了调换宿舍,虽然她现在跟朱妍住得也很舒服,但空出来的两个房间以后一定会进新人,她不想再去适应新的舍友,万一再遇到金思琪那种,还不够添堵的。

    朱妍挺舍不得她,但也没办法,她隐约猜得到乔桥的一些事,知道四人间对她来说很不方便,早换早享受。

    乔桥东西不多(主要是因为穷),朱妍帮着她搬了几趟就搞定了,新宿舍在另一栋楼,那栋楼是名副其实的‘公主楼’,一想即知,能进星程的学生已经非富即贵人均富二代了,能在星程住进最好宿舍的又是一群什么样的人?

    要不是乔桥拿到了特权,她到毕业也别想走进这个地方。

    “我的妈,居然带电梯!”朱妍羡慕得眼都红了,“总共就四层楼还装电梯,什么条件啊!”

    乔桥趁机劝她:“要不你也搬来算了,咱俩还能住一起,多方便。”

    朱妍想了想,还是摇头:“我条件不好,好不容易赢了个特权,用在这种地方太浪费了。”

    乔桥听她这么说,也就识趣地不再提了。

    说是两人宿舍,其实跟复式的小公寓也差不多了,一间屋子住两个人,楼下是公共区域,吃饭消遣看电视等可以在一楼进行,二楼则是学习和休息的地方,乔桥这间宿舍是刚启用的,目前还只住了她一个人,听说另一个舍友要明天才到。

    朱妍帮她收拾好房间就回去了,乔桥自己美滋滋地躺在沙发上享受难得的独处时间。

    而且宿舍楼里还有专门的保洁阿姨,每周可以要求她打扫两次,连乔桥最讨厌的家务都可以省去不做了。

    一切都这么完美!

    看了看表,差不多该去参加庆功宴了,乔桥换了身衣服,又化了个美美的妆,自以为满分地出门了。

    庆功宴是明野一手操办,乔桥一点心都没费,再说她也费不起那个心。

    到了校门口,刚要打个车,就看到一辆线条流畅的深蓝色跑车在她面前慢慢停下。

    车窗放下,露出明野的脸:“走吧,我带你。”

    乔桥乐了:“这么巧,我刚想打车,走走。”

    经过这一段时间相处,她已经完全把明野当成好集美了,两人的友谊得到了质的升华,所以蹭明野的车之类她完全不会有一点不好意思。

    但是别人就不这么想了。

    “卧槽我看见了什么?!那不是乔桥和明野吗?!乔桥居然上了这明野的车!!呸,她真不要脸!”

    “死皮赖脸的丑女人!明野一定是被她胁迫了!”

    乔桥:“……”

    学校门前是非多,她还是赶紧开溜吧。

    不过这帮人也不想想,明野的跑车那么贵,要不是他主动邀请,乔桥能弄开车门吗?

    关门前好像还听到了拍照声,估计明早的论坛头条又要被她血洗。

    算了算了,虱多了不咬,骂多了也就麻木了。

    明野看着她:“你不在意吗?”

    乔桥奸笑:“反正吃亏的又不是我。”

    明野:“……”

    他以为不会再被乔桥的厚颜无耻震惊了,然而历史总会重演。

    终于到了酒店,同学们已经陆陆续续到了不少,大家都没想到明野会把庆功宴选在这么高档的地方,因为明野早就说过,如果拿下第一,他会负责庆功宴的所有花销。

    一支队伍二十来号人,这可是一大笔钱。

    进包厢前,明野转头对乔桥欲言又止:“有误会要及时解开,憋着难受。”

    乔桥黑人问号脸,心想这是搞得哪出?

    结果进了包厢她就明白了——‘梁天’居然在!!!

    他还特别温柔地抬头跟两人打了个招呼:“你们来了。”笑得那叫一个人畜无害。

    乔桥一脸吞了苍蝇的表情。

    明野安排她坐到梁天旁边,乔桥连忙拒绝:“不用了,我肚子不太舒服,坐里面不方便,还是坐门边吧。”

    一会儿好跑路。

    结果明野还没说话,梁天不急不慢地开口了:“那我陪你坐门边。”

    乔桥感觉自己又吞了一只苍蝇。

    总之最后她还是跟梁天坐到了一起。

    点菜时她瞅准机会把明野叫到一边,低声问道:“你怎么找到他的?”

    梁季泽不可能把自己的号码给明野啊。

    明野笑笑:“是他主动联系我的,我还挺高兴,差点以为再也见不到梁老师了。”

    乔桥:“你怎么不跟我说!”

    明野:“跟你说了你不就不来了?”

    乔桥被戳中心事,但又奇怪道:“你怎么知道?”

    明野:“梁老师说,你们之间有点小误会,不过,正好可以趁这个机会把误会解开。”

    乔桥在心里默默骂了句脏话。

    梁季泽可以啊,他早料到乔桥不会找他,干脆从明野这儿入手了,唉,有迷弟就是好,言听计从的。

    跑,必须得跑,不跑她今晚屁股就开花了。

    乔桥:“那你们庆吧,我要回去了。”

    明野一把拽住她:“到底怎么回事?你还把我当朋友的话就告诉我,如果他伤害了你,我不会放过他。”

    乔桥:“……”

    乔桥只好胡诌:“一点私人恩怨,过阵子就好了。”

    明野松口气,但还是坚持要乔桥留下,乔桥拗不过他,只能点头答应,但暗地里已经盘算着中途开溜。

    众人刚开始还拘束着,喝了一轮就彻底放开了。胡吹海侃,闹成一团。

    对梁季泽来说,这都是小场面,他淡定地把玩着酒杯,反正也不用他多说什么,只要坐在这儿就行了。

    反而是乔桥如坐针毡,埋头苦吃,头也不敢抬。

    吃着吃着,一双筷子伸过来,放下一块鱼肉又淡定地抽走了。乔桥当即呛住,疯狂咳嗽。

    梁季泽柔声道:“慢点吃。”

    乔桥:你只要不吓我我就能慢慢吃!

    她也不敢侧头看梁季泽,把鱼肉默默拨拉到一边,继续别的菜。这么高档的餐厅,还有人买单,不吃白不吃。

    梁季泽左边坐着乔桥,右边还坐了一位女生,她本来不坐这里,但因为太崇拜梁天了,才死缠硬泡地跟另一个男生换了座位,本以为坐在梁老师身边能搭上几句话,却发现老师的眼睛全程只落在乔桥一人身上,别说搭话,看都不看她一眼。

    这也就算了,刚才怎么回事?梁老师给乔桥夹菜!?

    女生咬咬牙,鼓起勇气碰了碰梁季泽的胳膊:“梁老师,我也想吃那个鱼,但我够不到,你能帮我夹一块吗?”

    梁季泽对这些学生毫无感情可言,不是为了乔桥,他来都不会来,这些热闹和欢笑于他而言只是需要忍耐的一部分,而这种忍耐也快要结束了。

    梁季泽看了女生一眼,手指轻轻拨了下玻璃旋转台面,把鱼肉转到了女生面前。

    女生脸色尴尬,但也只能自己动手去夹了。看更多文请加群

    看着梁天老师的侧脸,女生有些恍惚,她自己也觉得很奇怪,明明是一张没什么特色的脸,为什么她却觉得很有魅力呢?梁天只指导过他们几次,每次都懒洋洋没睡醒似的,虽然语调温柔,但总带着一股莫名的疏离感。

    可就算这样,他随便一句话都能切中要害,剧本中台词随便挑一句他都能接着背下去。知识储备大到无法想象,百年前的历史都可以信手拈来。

    他到底是什么人?

    另一边,乔桥擦擦嘴,感觉回本了,可以开溜了。

    她站起来:“不好意思,我去一下卫生间。”

    结果前脚刚走,后脚就发现梁季泽也跟了出来。

    乔桥默默加快脚步。

    更哆文章⒐捯χYúsΗúщú7.Cο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