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脸红心跳

自决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二天,乔桥准时参加了‘自决会’。

    开会地点就在一楼,到这时候乔桥才相信张可蓝说的话,因为原本应该是宿管生活区域的地方被改造成了一个大会议室,里面的桌椅摆设无一不精致昂贵,而在普通宿舍楼可以呼风唤雨的宿管,此时只是一个帮参会学生倒水沏茶的工具人。

    连坐椅子的资格都没有。

    陆陆续续人到齐了,公主楼总共住了不到五十个人,每个宿舍只需来一位即可,所以房间里加上乔桥才二十来号人。

    主位摆着四把椅子,大家都默契地绕开它们,只坐在下首,乔桥也有样学样地混在里面,反正她是新人,随大流总没错。

    乔桥左右张望了一番,没找到张可蓝。

    会议室仅仅略有人声,大家都默契地静静等待着,就算说话也是以手掩口小声交流,行动举止都很优雅,时时刻刻注意仪表,显示出良好的家教。

    乔桥:啊,好想跷二郎腿怎么办?

    一屋子人都是大小姐坐姿,两膝并拢,腰背挺直,乔桥初时还能坚持,没一会儿就腿麻脚麻了,想着反正也没人规定必须坐得端端正正才能开会,乔桥就大喇喇地把左腿叠到了右腿上。

    爽!

    她头一次觉得人类的幸福如此简单。

    旁边几位女生皱眉看乔桥一眼,不用张嘴乔桥都读出了她们眼里的意思:没教养。

    乔桥耸耸肩,不会欣赏二郎腿之美的你们也是可怜人。

    又等了一会儿,等得乔桥有点不耐烦了,主位四张椅子的主人才终于姗姗来迟。

    先进来的是一个剪着利落短发的女生,身材高挑,穿着一身黑色西装,虽然长得很漂亮,但表情非常冷,拒人千里之外。她在最中间的椅子上坐下了。

    跟她进来的两个女生一个美艳一个素雅,分别坐在了她左边和右边的座位上,最后进来的居然是张可蓝,她坐的最靠边的位子,隐隐有被排挤在外的意思。

    “晚上好。”冷美人说话了,“今天主要就第325号提议进行举手表决。”

    ……

    妈呀,自决会的提案居然都排到325号了?这是运转了多长时间啊?

    下面的人纷纷举手,乔桥连提议内容是什么都不知道,看大家都举,本着随大流的原则,就也跟着举手了。

    冷美人身后还带着一个小秘书,立马把举手的票数记下来。

    “向大家介绍一位新朋友。”冷美人的目光落到乔桥身上,“公主楼建成以来,这是第三位主动申请从普通宿舍搬到这里的同学。”

    其他人默契地鼓起掌,但这掌声多少有些稀稀拉拉。

    乔桥不知道说什么,只能尴尬地站起来打了个招呼:“大家好,我叫乔桥。”

    “祝你在公主楼住得愉快。”

    从会议室出来,乔桥还觉得脑子是懵的。

    这楼也太……诡异了吧?通过别人的嘴她才知道,自决会的四把椅子是各个楼层里最有背景的人才能坐的,她们这一层就是张可蓝,但四人中又以冷美人为尊,张可蓝反而排到了末尾。

    这奇怪的排位制度,奇怪的自决会,搞得整栋楼像是一座城堡一般给乔桥强烈的不适感。而且会上所有人看她的眼神都是仿佛在看一只蚂蚁,没错,就是蚂蚁误入大象群时大象看蚂蚁的那个眼神。

    所有人都知道她不属于这里。

    有必要吗?家里有点背景也不至于看低别人到这种程度吧?仔细想想,秦瑞成家也相当有钱啊,可他却从来不摆这种谱,叫他吃大排档撸串也都很给面子,不会觉得那是‘穷人食物’而无法下咽。

    退一万步,就算秦瑞成这种仅仅是‘有钱’,那周先生可算有权了吧?国家都拨出一个专业的部门来负责他的安全,身上也时刻带着监控人体状况的设备,可他也不会用鼻孔看人啊,反而是少见的温柔系男人呢……

    乔桥正腹诽着,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一下,回头看,是个剪着厚厚齐刘海的女孩。

    第一眼看她,乔桥就觉得这人是不是活得非常压抑,眉头紧皱,长得还可以却一脸苦相,连笑也是强颜欢笑,乔桥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步:“有事吗?”

    女生伸出手:“我叫杨溪。是第二位申请搬进‘公主楼’的普通学生。”

    乔桥惊讶。

    两人找了个空房间面对面坐下,杨溪似乎挺怕人,始终局促不安地揪着自己的衣角来回搓弄:“抱歉,我不是故意想吓你,我只是太想要个朋友了,所以一听说有新人搬进来就忍不住。”

    乔桥:“你在这儿住了多久?”

    杨溪苦笑:“两年。”

    乔桥:“两年……没交到朋友?”

    杨溪自嘲道:“在高贵的小姐们眼里,我连楼里的清洁工都不如,谁会跟我做朋友呢?”

    乔桥沉默一会儿:“我记得自决会上说,我是第三个搬进来的,那在我之前应该还有两个人,另一个呢?”

    杨溪的表情有一瞬间的惊恐,她低下头:“早就死了。”

    乔桥:“……”

    “跳楼死的,但跳得不是这栋楼。”杨溪又冷笑,“‘公主’是不能被玷污的。”

    乔桥:怎么越听越觉得这事开始往诡异的方向去了?

    杨溪收拾心情,再抬起时已换上一副笑脸:“对了,你住哪个房间,我以后可以去找你吗?”

    两人顺便交换了房间号,当杨溪知道乔桥现在一个人住时,眼里流淌出深切的羡慕之色:“真幸运。”

    “我就没这么好命了,我那个舍友……唉,不提也罢。”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杨溪看看表,说她有事必须回去了。虽然乔桥奇怪这个点能有什么事必须回宿舍做,但还是点点头。

    杨溪临走又确认一遍:“我真的可以去找你吗?”

    “当然。”乔桥搞不懂她怎么这样小心翼翼,小心到讨好的程度:“不过我有时候不在宿舍,我……还有兼职。”

    杨溪顿了顿:“你有兼职的事,不要告诉楼里其他人。”

    “啊?为什么?学校没规定不许兼职吧?”

    杨溪:“时间来不及了,我下次跟你说。还有,自决会一定不要缺席。”

    乔桥:“……”

    怎么全是些奇奇怪怪的话。

    话说她怎么知道我不打算去自决会了,我表现得有这么明显吗?

    下午没有课,乔桥本来想趁这个时间好好睡一觉补补精神,但老天爷显然不想给她这个机会,好几天没消息的简白悠突然发短信过来,还是一个字:饿。

    乔桥长吁短叹,花三分钟咒骂命运不公,又花两分钟把自己收拾到能见人就出门了。

    好巧不巧,刚出门就碰到了张可蓝。

    她穿着一件长及小腿的托胸连衣裙,上身则是微带蓬度的真丝衬衣,领口还系着与裙子同色的领结,清纯又学生气。

    不过这回她身边围着不少人,有几个乔桥在自决会上见过,不出意外的话,应该都是张可蓝的派系。

    没错,仅凭短短十几分钟的自决会,乔桥就看出了公主楼里暗流涌动的争斗和权利派系之间的博弈。

    这么一比较,以前金思琪那些打压和笼络人的手段,简直就是小儿科。

    张可蓝先打招呼:“乔桥。”

    她一说话,身边那些女生才扭头看过来,上下将乔桥扫了一遍,都皮笑肉不笑的,不是碍于张可蓝的面子,估计都不会多看乔桥一眼。

    乔桥:“你们刚回来?”

    张可蓝:“嗯,出去办了点事。你要出门吗?”

    ‘干兼职’三个字都涌到嘴边了,乔桥想起杨溪的话,又硬给咽了回去:“躺得骨头都软了,出去溜达溜达。”

    “好,注意安全。”

    乔桥走了两步,身后的人又叫她:“乔桥。”

    “嗯?”

    “你忘拿东西了。”张可蓝说完,旁边就有人递给乔桥一个包。

    “再见。”她笑笑,进房间了。

    乔桥盯着这个奇怪的包裹看了一会儿,打开发现是昨晚那些玩具熊碎片。

    有人将它们从垃圾桶里弄了出来,并且原封不动地送还到她手上。

    有意思哦。

    话说这样做真的好吗?张可蓝不想维持她的女神人设了?一般人收到这个都会被吓到吧?

    乔桥耸耸肩,但我不是一般人。

    想了想,记得冰箱里还有一瓶已经发臭的豆瓣酱,乔桥折回去把酱抠出来,抹在碎片表面。

    这容易引人误会的颜色和味道……

    抹匀后她面无表情地重新打包,再次扔进昨天那个垃圾桶。

    嘿,要是这还能给我送回来,那我敬你是条汉子。

    洗洗手,乔桥心情不错地下楼了。

    433:抵抗色欲

    到了简白悠的小洋楼,乔桥熟练地进门换鞋穿围裙准备洗手作羹汤。

    简白悠却叫住了她:“不用你做。”

    诶?不用她做喊她来干什么?

    刚想问这一句,抬头却被男人的脸晃得分了几秒的神,短短几天不见,简白悠怎么变得更好看了?

    男人穿着件白色立领亚麻白长袖衫,上面镶着月白色贝珠,领口盘花,腰间锁省。衣服设计有些过于阴柔,但穿在他身上却一点不违和,反而有种满清遗少的浪绔气。

    那张脸更是白得像是上了釉的瓷,眼睛轻轻瞥过来,就带起一阵尘埃落定后的荒凉和岑寂。

    乔桥越看越觉得脸热,仓促别开了视线。

    她心里也觉得奇异,虽说简白悠长得好看,可她差不多快免疫了啊,今天这是怎么了,他换件衣服就有这么大杀伤力?

    “那我去收拾收拾杂物。”不想跟简白悠同处一个空间,她胡乱找了个借口要走开。

    “不需要。”简白悠插兜走过来,贴着她的耳朵,“今天你跟我出去一趟。”

    “……”

    气息扫过敏感的耳廓,脸部热度有持续攀升的趋势。

    “我什么都不会啊,会给简先生丢人吧?我还是——”

    男人挑眉。

    “没、没事了。”

    ……好像拒绝的话下场会更惨。

    乔桥以为又要被他带到什么荒无人烟的地方,没想到这次是繁华的商业街。

    简白悠一下车就戴好口罩和墨镜,领着乔桥径直进入一家超大的珠宝店。

    然后挨个挨个看柜台中摆出来的戒指。

    乔桥:“……”

    自从来了星程之后,简白悠基本就不佩戴饰品了,毕竟他那些一看就价值连城的戒指太过惹眼,所以最多只在小指上佩一圈素戒,其他的什么都没有。

    不过这不代表他对珠宝的热爱减少了,乔桥可是进过他卧室的,知道靠床的柜子上摆着多少闪亮亮的各色宝石。

    某种程度上来说,简白悠还真是跟鸟类有共同的习性……都喜欢收集亮晶晶的玩意儿。

    店员一看简白悠就热情地上前:“您是我们尊贵的VIP客户,请进内室欣赏。”

    简白悠:“不,里面光线太差。”

    店员:“……”

    乔桥想的却是:你都买成VIP了啊,你是有多喜欢买珠宝?

    珠宝店人流量向来不大,偌大的店面甚至称得上冷清,简白悠就这么一点一点地看过去,慢悠悠的,像是在欣赏又像是在挑拣。但他眼光相当毒辣,品位也十足挑剔,大部分精雕细琢的作品在他眼里不值一哂,店员似乎也习惯这位古怪的客人了,不会上前多做打扰。

    看了半晌,简白悠招乔桥过去。

    他指着一枚3克拉钻石戒指问乔桥:“这个怎么样?”

    乔桥:“好闪……”

    她说的实话,戒指那么小,灯又那么亮,钻石又那么璀璨,她一眼看过去只觉得视野白茫茫一片,差点没闪瞎她。

    店员把戒指取出来,放在黑色丝绒垫布上,乔桥才觉得好了点。

    一个微型亭台的造型,四周画角飞檐,中间托出一颗钻石,相当雅致有趣。

    “真厉害。”乔桥由衷赞叹,“好看。”

    店员适时地推销:“这是我们店设计师推出的最新款,全手工雕刻……”

    简白悠微微一笑:“难得找到一枚还能看的。”他抬头对店员道:“就这个吧。”

    店员愣了愣:“客人,您还没问价格……”

    简白悠:“所以?”

    店员不敢说话了,连忙开始包装。

    男人悠悠地补了一句:“戒指和戒托帮我分开。”

    “啊?”

    店员头一次接到如此奇怪的要求,但本着顾客至上的原则,还是小心地用专业工具把钻石取了下来,放进一个单独的盒子里。

    简白悠去付完钱,戒指已经包得整整齐齐交到乔桥手上了。

    店员艳羡不已:“你男朋友真好。”

    乔桥:=皿=,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讲啊!

    “你误会了。”乔桥轻咳一声,“其实,我是他的家政工,负责拎包的。”

    店员尴尬地笑笑。

    出了珠宝店,简白悠就把装着钻石的盒子扔给了乔桥:“送你了。”

    噗!

    大哥!这不是什么不值钱的小石头啊喂!这是一颗3克拉的钻石啊钻石!

    “这这这这这……”

    “净度太差,也就戒托还可勉强一看。”

    “但但但但但……”但这是钻石啊!

    简白悠回头看乔桥僵在原地手捧盒子不敢动,挑眉道:“走不走?”

    “走……”

    大哥你这手笔太大了让我缓缓。

    乔桥吐出一口气,小心地把盒子收好,告诉自己遇到凡事不要慌,就当是为简白悠暂收着,心脏才跳得没那么剧烈了。

    她追上简白悠:“简先生,不要钻石的话,不就只剩个戒托了?”

    “我有一颗更好看的蓝钻石。”

    “……”好的,告辞,大佬的世界是我不配。

    乔桥发现简白悠真的很喜欢逛珠宝店,欣赏各种样式的珠宝仿佛是他放松心情的一部分,就像女人闲的没事喜欢去商场买买买一样,简白悠也会在珠宝店买买买。

    只不过花的钱可比逛商场多的多的多了。

    不过在这里简白悠买的往往不是宝石本身,而是宝石栖身的载体,他尤其看不上这些地方出售的钻石,就算拿起来也只是略扫一眼,不会多看。

    陪着他逛了五六家,乔桥觉得腿都软了。

    从电影电视剧里看到别人眼睛都不眨地买珠宝是一码事,现实中看到这种景象又是另一码事,不过好在简白悠没再心血来潮送她一颗钻石,不然她今天可能要吞速效救心丸。

    中间还有出现了个小插曲,秦瑞成家就是做珠宝生意的,瑞梵珠宝在这附近也有一家很大的门店,乔桥不清楚简白悠知不知道,可男人逛遍了附近的珠宝店,唯独不进这家。

    她忍不住问:“简先生,那家瑞梵珠宝我们不去看看吗?”

    简白悠毫不留情地点评:“东西还可以,但设计太老气。”

    乔桥:“……”

    很好很粗暴,言简意赅。等回头跟秦秦说一声,换个设计师吧……

    “简先生,你累不累?要不我们歇会儿吧?”又逛完一家,乔桥实在受不了几秒之内花掉如此恐怖的金额,原来看别人挥霍也会胸闷气短。

    简白悠挑眉:“你最近没练体能?”

    “就、就换换心情嘛。”她指着不远处的男装店,装作感兴趣,“简先生,要不我陪你逛逛衣服吧?现在正是上新季……”

    越说她声音越小,真是得意忘形,她一个拎包的工具人怎么还敢擅自做决定了?

    不过出乎她的意料,简白悠脚步一转,真往男装的方向去了。

    但不是乔桥指的那家,而是另一家门头一看就非常奢侈,绝对连一条袜子都要卖出天价的店。

    乔桥跟在后面虚荣道:“真的要逛这家吗?”

    大佬我是真想给你省钱啊,你看看我,看看我!

    一进店,扑鼻而来一股淡淡的熏香,闻着心旷神怡的同时,也让人不由自主地想起一句话:羊毛出在羊身上。

    高级奢品店的店员个个仿佛时尚顾问,不卑不亢地迎上来:“客人您好,请问有预约吗?”

    乔桥:这年头连逛个男装店都要先预约了吗?

    简白悠掏出一张卡递过去,淡淡道:“清场。”

    店员眼睛一亮,立马使了个眼色,店门从内关闭,挂上了暂停营业的牌子。

    好在店里只有他们一对顾客,省去了劝离其他客人的环节。

    店员:“不知客人想要什么风格,我有在巴黎总店工作的经验,我——”

    简白悠:“你听不懂清场的意思吗?”

    店员懵住,乔桥连忙补充:“我家少爷试衣服时不喜欢外人在场。”

    店员:“可我是——”

    乔桥在简白悠眉头皱起前连忙将店员推走:“有情况会叫你的,谢谢。”

    店里终于只剩下她和简白悠,男人不紧不慢地从一排排价值不菲的衣服前走过,却并不着急,而是坐进了一旁的单人沙发里。

    他单手撑着左腮,两腿交叠,慵懒又散漫:“挑吧。”

    乔桥左右看了看,确定这个空间里只有他两人,简白悠没在跟别人说话。

    “我挑?这……我挑不合适吧?”

    “你记不记得我跟你说过什么?”简白悠摘掉了墨镜,蓝宝石般的眼睛直摄人心,“接下来半个月,你要小心些。”

    乔桥愣了愣,心想我记得,你要训练我抵抗色欲,学会在诱惑面前保持理智。

    “就从这里开始。”简白悠解开自己衣领的纽扣,露出上等瓷器一般的皮肤,“如果我以你喜欢的形象出现,你还能撑得住吗?”

    更哆文章⒐捯χYúsΗúщú7.Cο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