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脸红心跳

490:感同身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终于熬到了互选环节,出乎场上所有人的预料,宋祁言收到的玫瑰并不多。

    这里面固然有他始终冷着一张脸,看起来不好接近的原因,但主要还是因为在场的大部分女性自认不会被这个优秀的男人选中。

    与其把珍贵的选择权拿去拼一个渺茫的机会,不如进行更稳妥的投资,选一个看起来‘门当户对’的男性。

    当然这也导致了另一种现象,凡是敢把玫瑰留给宋祁言的,都是超过标准线之上的大美女。因此其他男性看宋祁言的目光,也就格外酸涩和不满。

    宋祁言却对身周的暗流全不理会,一双黑眸只盯着场上的某个角落。

    她该感谢这里人足够多。

    宋祁言面无表情地想。

    女人选完男人,就到了男人选女人的环节了。

    乔桥知道宋祁言一直在看她,但她完全被吓萎了,别说拿玫瑰过去主动道歉示好,就连从椅子上起来的勇气都没有。

    而且,他的眼神怎么越来越可怕了……

    呜呜呜,救命。

    “乔桥。”同事压低声音凑过来,“我看左边那个IT男一直在看你,他那支花肯定要给你了。”

    卧槽?

    她背着宋祁言来参加联谊已经罪该万死了,要是敢当着他的面收别的男人的花——

    正犹豫着,只见IT男已经眼神坚定地向她走来。

    乔桥:“……”

    IT男推推眼镜:“你好,我——”

    乔桥:“不用说了,我们不合适。”

    IT男:“没试怎么知道不合适呢?”

    乔桥:“你什么学历?”

    IT男自信道:“XX大学。”

    乔桥:“学历太高了。”

    IT男若有所思地走了,花姐恨铁不成钢:“你傻了呀?刚才那个男的条件多好!”

    乔桥义正言辞:“上一段感情给我带来的打击太大了,我要找一个跟宋总不一样的。”

    花姐:“我知道了,你想找长得丑的,穷的,笨的。”

    乔桥:“……”

    仔细一想还真是那么回事,宋祁言的反面可不就是这种人吗?

    花姐:“包在我身上,我帮你找。”

    乔桥:“……不用了,花姐我开玩笑的。”

    但对方压根没听她后一句话,给她递了个‘放心’的眼神就钻进人群不见了。

    算了。

    等花姐真把人找来,再好好跟对方道歉解释吧。

    选人环节进行到一半,大部分女性都收到了象征异性青睐的玫瑰,只有乔桥锲而不舍地把每个试图靠近她的男人劝走,所以迄今为止仍保持着零记录。

    她偷偷看一眼不远处的某人,但愿宋祁言看在她‘够乖’的份上,网开一面……

    正发呆时,一个胖胖的男人突然坐到了她对面,笑容憨厚:“你好,你是乔桥吗?”

    乔桥:“诶?我是。”

    胖男很紧张似的,掏出块手绢不停擦汗:“听说,你、你喜欢我这样的人。”

    乔桥立刻明白是花姐找来的,刚想委婉地拒绝,就听到他自顾自道:“我真的很高兴,我这样一无是处的人,也会有人喜欢。”

    乔桥不自觉地坐直了,本来要说的话也咽了回去。

    “你朋友说你喜欢我的时候,我还以为是恶作剧……”他讨好地笑笑,“没想到真有这个人,你、你长得也很好看,可我配不上你。”

    “不要这么想。”乔桥放缓口气,“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外貌没那么重要。”

    胖男眼睛瞬间亮了,激动得好像要哭出来:“你也这么觉得吗?”

    “当然……”

    不等她说完,胖男就开始擦眼泪,絮絮叨叨地说他小时候如何因为外貌被欺负,连好不容易追到手的女朋友都跟着他兄弟跑了,乔桥几次想提醒他互选时间要到了,他最好回到自己的位置上,都被他无视了。

    而且他说话颠叁倒四,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乔桥听了一会儿意识就自己飘远了,开始在全场寻找宋祁言的身影。

    结果发现对方正跟一位高挑的美女相谈甚欢,而且就坐在她隔桌的位置。

    乔桥很不想承认,但她确实酸了。

    “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胖男阴沉地看着她。

    “听着呢。”乔桥扯回注意力,“你说你初中念的寄宿学校,然后呢?”

    “哈哈,我们宿舍当时加上我有6个人……”

    乔桥又不自觉地去瞟宋祁言那边,然而看清后恨不得喷出一口老血,因为她发现宋祁言把他的名片递了出去!

    联系方式都留下了?!

    “喂,你在看什么啊?”

    憨厚男人脸上的笑容一扫而空,他往宋祁言的方向看了一眼,阴冷地回过头:“在看那个男人吗?”

    “什么?”乔桥也皱起眉,对方的语气让她很不舒服,“我要看什么地方跟你没关系吧?”

    “呵呵。嘴上说不在意外貌,还不是嫌我长得丑?”

    乔桥:“???”

    “你跟那些女人一样,白天装清高当女神,其实恨不得给别的男人舔X……”

    他的话不堪入耳,乔桥不想继续听了,就算你受过多少不公正待遇,也不是你把情绪发泄在别人身上的理由。

    眼看乔桥要走,胖男突然拽住她:“你不就仗着自己长得好看吗?我给你毁容,看你还怎么嫌弃我。”

    说时迟那时快,乔桥只见视野里银光一闪,她知道大事不妙,反射性地抄起桌上的空瓷碟挡住了脸,但想象中的重击没有到来,周围响起一片惊叫,她睁开眼睛,宋祁言站在她对面,手背青筋暴起,紧紧握住胖男的手腕。

    胖男的手悬在空中,用作武器的餐刀也因疼痛而握持不住,他额头的汗冒得更厉害了,像是被捏住了七寸,只能浑身发抖地站在那里,一点反抗的力气都没有。

    宋祁言沉声道:“过来。”

    乔桥知道是对她说的,连忙躲到他身后。

    “误会、误会。”胖男挤出谄笑,对宋祁言道,“我就是吓唬吓唬她,我怎么会真动手呢,这么多人呐。”

    “保安来了!”

    穿制服的保安提着钢叉等武器赶到,宋祁言直到他们把胖男彻底控制住,才松开手。

    “真的是误会!”胖男一见形式不妙,连声喊叫起来,“你们干什么抓我?我又没伤人!放开!是那个婊子先骂我的!你们冤枉好人!我要告你们!”

    宋祁言冷冷道:“这些话,留着跟我的律师说吧。”

    胖男被带走,眼看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宋祁言干脆抓起乔桥的手:“走。”

    乔桥被他径直拽出了酒店。

    宋祁言腿又长,一步顶乔桥两步,乔桥只能踉踉跄跄地跟在后面,好不容易到了他的车里,男人拉开车门:“进去。”

    乔桥屁滚尿流地爬进去,像是后面有狗追。

    宋祁言绕到另一侧,坐进驾驶位。

    乔桥以为他要开车,连忙系好安全带,安静如鸡地等着,一副你把我带到哪儿我都不会说半个不字的怂样。

    谁知道男人根本没有要开车的意思,火都不点,直接扳过乔桥的脸,狠狠地吻上去。

    乔桥都傻了,怎么都没想到是这个展开,吓得不知道该配合还是呆住不动,宋祁言完全不在意她的反应,好像只是为了发泄似的,直到把乔桥的下唇吮得红肿不堪才放开她。

    这回宋祁言的脸色好多了,起码不像刚才那么铁青,呼吸也平复了不少,似乎理智回炉,可以开口说话了。

    宋祁言看着她:“打断腿,就不会乱跑了吧?”

    乔桥莫名觉得他不是在开玩笑。

    “不是我要来的……”她小声道,“是花姐她们硬拉我来的,说要脱单一起脱。”

    男人冷笑。

    乔桥说不下去了,因为就算是花姐喊她,她也不该撒谎说聚餐……总之一步错步步错,乔桥每次都抱着不会被发现的侥幸心理,结果却总被现实狠狠打脸。

    “那个人是谁?”

    宋祁言摸出一根烟,点着后才想起这是车内,于是又烦躁地把烟掐掉了。

    “我不认识他!”乔桥就差举手发誓了,“他说自己一无是处没人喜欢,我才想安慰安慰他的。”

    男人不客气道:“安慰?你安慰得过来吗?”

    乔桥低下头:“因为,有点感同身受。”

    宋祁言顿了顿,把座椅往后调了下:“过来。”

    乔桥反应了两秒才知道是让她坐到腿上,双颊立刻开始发烫:“会被看到的……”

    “看不到。”男人很冷静,“过来。”

    “为、为什么啊?”

    宋祁言:“你不是感同身受吗?”

    他的手摸上乔桥的胸口:“我用行动证明,你是错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