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脸红心跳

杀徒证道的师尊(77)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那个小趴菜,今天又在做什么?”
    雾峰小树林,金宵靠树前嗑瓜子,白雀踮着脚给他递瓜子,上供自己的情报。
    白雀说:“慕容少爷空运了上好的食材,在给师尊做那个什么顶级至尊火焰冰饮品,据说不但补气养颜,有助于修为提升,而且十分美味。他还送了十分多的衣裳珠宝,师尊的乾坤袋都装满了,我路过的时候,还找我拿了俩个袋子。”
    金宵捏碎瓜子壳,翻了个白眼,不屑:“行走的零石袋子一个,他除了有点臭钱,还有什么?”
    白雀道:“慕容弟弟长得也很不错呢,对人也大方阔气,你看我的新鞋子,这是从慕容弟弟的私人衣坊定制的呢,特别跟脚!”
    他在北海被慕容宁当成小乞丐的时候,就经常被塞灵石和法器,现在也沾着天生长不高的优势,被慕容宁格外照顾。
    金宵怒目瞪他,“你何时同他这么要好了?峰里不是都已统一口径,要将那个小趴菜赶出去了吗?你要当叛徒?”
    金宵用剑鞘戳白雀的肚子,一下一下,“小东西,你要叛出师门就趁早,我一脚给你踢下山。趁着天还亮,打包行李去白玉京扫地吧你,不识好歹的玩意。”
    白雀眼泪汪汪,“我不走的,师兄你别骂了。以后我不收小趴菜的礼了。”
    “哼,”金宵单手叉起腰,阳光懒洋洋地透过林子上的叶片,光斑落在他身上,那总是挂着刻薄笑意的唇角,也显得有些柔软,他舔着嘴边瓜子壳吐出去,忽然余光扫到什么。
    “叁师兄?”
    林无辱御剑落在不远处的湖边,他的手里拎着一团白白的小家伙,发间,袖间纱袍上还沾着几粒翠绿的叶片。
    抬眸见金宵与白雀一高一矮走过来,他微微含笑,随手摘下叶子,道:“金师弟。”
    世上总有这样的人,明明同为肉体凡胎,可这世间无灵的万物,无论是风是光是影,似乎都格外偏爱他,一举一动,一动一静,与众不同。
    林无辱便是这样的人。雾峰寻常的雾气与山风,却总是将他的墨发与纱袍,清雅的面容,拂得温温吞吞恰到好处。
    仿佛是无灵的万物共烘托的一粒明珠,在烟火中氤氲,又不染尘埃,贵气剔透,轩轩萧萧。
    “金师弟还未离峰?”
    金宵点点头,示意白雀掏出一把瓜子,抓过递给林无辱,“我在排班需求上填了延缓出差,劳烦师兄帮忙批准。”
    雾峰有张排班表,所有弟子都在表上,为了维持雾峰基本开支,总要有弟子外出务工。
    不过因为雾峰弟子大多勤劳又拼命,所以常常不用特意排班,于是排班表最后用来记载每个弟子的工时。为防止一些弟子过于拼命,管事弟子定期会传讯让他们回来休息。这条规定,是在大师兄陨落后,师尊特意让加上的。
    而这张排班表的排班权,最开始在春晓手上,后来她偷懒丢给了林无辱。林无辱被王泠一排挤走之后,就到了王泠一手里。如今又传回了林无辱身上。
    林无辱微微颦眉。
    最近因为师尊突然要谈恋爱,许多在外的弟子都回来了,大家对师尊的婚恋情况十分关心。
    弟子们在外见多识广,见多了痴情女子被负心男辜负后的惨剧,生怕师尊谈恋爱谈出意外,一定要在师尊身旁看着才安心。
    最好是破坏了这段感情,女之耽兮不可脱也,师尊独美是最好的。
    因为外出打工的弟子都在赶回来,大家都在休假,所以林无辱不得不开始按照排班顺序,将一些弟子派出去打工。
    但是大家如今都不乐意出去。
    “师尊实在是令人担心。”金宵忧心忡忡道,“师尊从未经历过感情之事,如今也不知怎么被那个慕容宁迷了眼。她从未有这方面的经验,若是被骗了,伤了心,我一定要陪在她身边。”
    林无辱抬起眼,满脸无奈,“金宵师弟,据我所知,你也没有这方面的经验。”
    “话不能这么说,还是能有一点。”金宵郑重反驳道。
    林无辱略惊讶,凭金宵这傲上天的样子,竟还有过感情经历?
    白雀在一旁脆声补充:“无辱师兄你还不知道吧,我们雾峰弟子,如今都算是有了一些经验了。”
    林无辱满脸茫然,据他所知,雾峰从上到下满峰单身汉。
    除了一个燕明晦和丹峰弟子结侣了,其他弟子满脑子,除了爱戴师尊,就是赚钱养师尊。
    白雀手舞足蹈,十分兴奋:“明晦师弟在雾峰开了个恋爱指导班呢!从生米到熟饭,从萍水相逢到模范夫妻!好多师兄师弟去听课了,如今我们都对如何开展一段健康温馨的恋爱关系,十分有心得呢!师兄你看,这是我的学习笔记!”
    白雀送给林无辱一本蓝皮笔记本。
    金宵哼了一声,白雀又说:“金宵师兄的笔记本更厚呢!他还报了另一个班,穆郁师兄知道很多修真界的八卦,那些各个仙门痴男怨女的故事,我们这段时间都听了好多好多!”
    “真是不听不知道,在修真界谈恋爱,搞对象,风险竟然如此之大,如此可怕。一不留神不但要身死道心,宗门覆灭,还得牵连世界毁灭了。”白雀捂着胸口,十来岁的小孩脸上,一脸心有余悸。
    因为全雾峰的弟子都没有恋爱经验,又都一头热,非常关心师尊的恋情进展,于是全峰唯一一个脱单有道侣的燕明晦,就白天黑夜被一群师兄们敲门送温暖。
    烦不胜烦的燕明晦,索性开班授课,从早讲到晚,才勉强应付了这群求知欲旺盛,充满了奇奇怪怪问题的师兄们。
    金宵道:“道侣双修,固是对修为有所裨益,但若是过于沉迷,哪一日小趴菜……”
    白雀名词解释:“小趴菜就是慕容少爷,他的修为太低了,连小师弟种的土豆苗都能将他绊倒,所以大家都偷偷喊他小趴菜!不过绊倒后,小趴菜又在地上捡到灵石就是了。据说那灵石是小师弟偷偷埋起来的私房钱呢……”
    林无辱:“……”
    金宵继续道:“若是哪一日小趴菜不幸暴毙了,师尊太过伤心,不论是要随他而去,还是产生心魔,都是我们不愿见到的。我们一致认为,要打消师尊的念头,破坏他们的感情,支持师尊继续修无情道。”
    “师兄,你没有被他收买吧?他最近竟然开始给师弟们送礼,企图收买人心,真是阴险狡诈的货色。”金宵,“那点小心眼,我一眼便看透了。他就是用这样浅薄的小手段,讨取师尊欢心吗?”
    金宵抿抿唇,一脸不甘:“师尊绝不是为那点蝇头小利,就会低头的女人。即便是利用他敛财,这样的日子,我也不想要长久。”
    “咱们雾峰,难道就缺了他的仨瓜俩枣?”
    (春晓儿:其实挺缺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