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脸红心跳

内战篇第二百三十七章约定(微h)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熟悉的肉棒取代那根假阳具侵入饱受蹂躏的肉穴,几乎在插入的一瞬间就让穆琳颤动着进入了高潮。饥渴的穴肉痉挛着绞紧那根火热的肉物,贪婪地榨取着快感。
    诺伊斯双手撑在她身体两侧,避免压住她的伤口,摆动下身徐徐操干起来。
    他肏弄的力度不算大,占满整个小穴的龟头像按摩一样揉弄着那些在假阳具长时间刺激下僵硬发酸的软肉,海浪般温柔的快感如春风抚过,让血液重新舒缓地流动起来。
    厚重的拘束衣让他没办法抚摸穆琳的身体,但她乳头和阴蒂的根部都被套上了几枚金属圆环,在他的操控下时轻时重地震动着,爱抚着那几个敏感的小蓓蕾。
    穆琳的呻吟声由痛苦渐渐变得暧昧绵长,有血有肉的分身远比机械震动的按摩棒更能照顾她的感受,让她终于在无尽的强制高潮中得到了一丝喘息。
    诺伊斯并没有让性交时间持续太长便射入了她的身体,待她短暂的高潮结束后从她体内退了出来,将按摩棒重新插了进去。
    后穴中很快也如法炮制被射入了新鲜的精液,诺伊斯将假阳具固定在她身体中,并拢她的双腿扣上锁扣,将一切处理妥当后长舒了一口气。
    经过几天持续不断的净化,穆琳的魔力失控情况已经有了很大的缓解,在刚才射入精液后更是暂时平复了下来,运转恢复了正常。
    这让他没有再急于发动她身体里的淫具,好让她稍作休息。
    由于后穴中要一直含着假阳具,为减少排泄,穆琳无法正常进食,只能用圣水维持生命。诺伊斯取下她的口球,含了一口圣水在口中,嘴对嘴喂了进去。
    圣水的回复力让一直深陷情欲中的少女慢慢恢复了神志,渐渐抗拒起来,在喂水的间隙终于找到机会开口:“诺伊斯,你放开我。”
    银发神官微微一愣,轻垂下眼帘:“抱歉,你再忍耐一段时间,等我们离开了教廷的势力范围,我会放你出来的。”说完,拿起口球打算再次堵住她的嘴。
    “你要像蒂莫西对艾丽西娅那样对我吗?”
    少女轻轻的一句话像针扎一样让诺伊斯拿着口球的手猛地一颤,沉默了半晌,终于长叹一声,伸手解开了她眼睛上的黑布:“穆琳,我们谈谈吧。”
    穆琳脸上还透着高潮后的薄红,浓密的睫毛上挂着泪珠,湿漉漉的栗色眼睛中却带着戒备与疏离,满眼失望地望着他。
    诺伊斯有些心虚地承受了她的视线。他们之间的误会还没有解开,穆琳当时身受重伤魔力失控,精神极不稳定,根本听不进去他的解释。他只能强行将她带了出来,一路用拘束衣绑住,不顾她的意愿强制灌精净化,只想等到了安全的地方再好好把话说清楚。可现在,显然已经躲不过去了。
    “穆琳,我们之间有很深的误会。对于你身上发生的事我很抱歉,但是制造魔女的事我是真的不知情,我不知道老师他研究黑血是用来做这种事的……”他不知道事到如今穆琳还会不会信他,只能用自己最真诚的语气去解释,一脸殷切地看向她的眼睛。
    穆琳难过地看着那张熟悉的脸,这是她喜欢的诺伊斯,从来没有变过,但是……“那现在呢?你已经知道蒂莫西对我都做了什么,我要去杀他复仇,你会帮我吗?”
    诺伊斯一时语塞,他下定决心要尽全力保护穆琳,但也没办法对自己的恩师下手,唯一的选择只有避免他们之间的争斗:“对抗主教,死的人更有可能是你……”
    “若是我可以呢?我若是有能力杀了他,你会阻止我吗?或者我如果成功杀了他,你还会心无芥蒂地和我在一起吗?”穆琳不依不饶地追问着,她已经不再是那个一心追在诺伊斯身后的穆琳了,她有自己的人生,有必须要去做的事。
    刁难般的发问没有得到回应,在感受到神官的逃避后,她伤心地垂下眼睛。蒂莫西的存在像一道深深的鸿沟横在了她和诺伊斯之间,她知道诺伊斯不可能放弃养育他多年的恩情,就像她不可能放弃她身负的血仇,“诺伊斯,我相信你的为人,过去的事我不怪你。可我们之间……已经回不去了。”
    宣判死刑般的话让诺伊斯哽在了那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马车中一片死寂,两人都沉默着,诺伊斯闭上眼睛,将手指关结捏得煞白。明明谁都没有做错,这样结束他不甘心。
    “回不去了吗……”他喃喃自语着,垂死挣扎般再次看向穆琳,“既然回不去,那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放下过去的一切恩怨,去一个远离纷争,谁也不认识我们的地方,像刚认识那样,从头开始新的生活。”
    穆琳瞪大眼睛看着他,忘掉所有痛苦的过去,和诺伊斯去过无忧无虑的新生活,听上去实在是很有诱惑力。但这世上哪有那么多可以重来的事,她咬了咬嘴唇:“诺伊斯你看看我现在的样子。我是你的奴隶,身上留着你刻下的印记,一生都要受你的控制,永远不得解脱。你告诉我,我们怎么重新开始?”
    诺伊斯呼吸一窒,他想说那个咒印是可以解开的。乔舒亚推算出了解咒的方法,他留下的那张羊皮卷他不敢乱扔,从教廷带了出来,放在随身的行李里。
    可他现在不敢告诉穆琳咒印可以解开的事,以他们之间现在的状况,若是再解除了咒印的联系,他可能就真的要失去她了。
    “我可以向你保证,从此不再使用咒印。”他想到了一个折中的办法。
    “你说什么?”穆琳皱起眉,怀疑自己听错了。
    “我可以向神明起誓,今后绝不再用咒印限制你的自由,除非你有堕魔的风险。你不再是我的侍魔,我们可以作为两个普通人,重新相识,从零开始……”他又重复了一遍,声音更加坚定。
    穆琳目瞪口呆地愣在那里,这是她一直渴望的自由,作为普通人去拥有正常的人生。她眼珠纠结地晃动着,诺伊斯向来重承诺,她不怀疑他能说到做到。她该为了未来的人生去放弃向蒂莫西复仇,放弃救艾丽西娅吗……
    “你把我绑成这个样子,凭什么让我相信,你会给我自由?”她心中乱成一团,将头扭向一边。
    诺伊斯轻舒了口气,她会说这话,说明事情还可以商量:“你之前伤得太重,绑着你是怕你在挣扎时移动伤口,不利于恢复。既然现在伤已经好了一大半,解开你也不是不行。但是你要答应我,解开之后也不能乱动,要静养到伤好为止。”他顿了顿,稍微犹豫了一瞬,“还有……你现在魔力不稳,每日的净化不能停……”
    穆琳脸微微红了红,明明是每天都在做的事,现在立场身份一变,竟突然变得羞耻了起来。她有些焦躁地一咬牙:“你先放开我”
    …………
    厚重的拘束衣从少女身上褪去,换上了一身柔软的米色连衣裙。她身上的伤口还残留着触目惊心的恐怖伤疤,但已经不再疼痛,不会过多影响行动。固定在身上的淫具也被一样样取了下来,长时间塞满身体的异物被取出让穆琳感到阵阵虚脱,花了好久才适应那种肉穴内空荡荡的感觉。
    诺伊斯被赶出了马车,若有所思地站在一旁发着呆。他已经不再是穆琳的主人了,自然也没有了在她换衣服时继续待在旁边的权利。他又叹了口气,不管怎么说,穆琳已经答应重新开始了,事情远比他预料的最糟糕的情况要好得多。至少,他们未来还有希望。
    “诺伊斯。”换好衣服的栗发少女从马车里探出头来,“还有水吗?我口渴了。”
    诺伊斯查看了车上的水壶,已经全都空了。穆琳这几天一直处在高强度的高潮中,水分消耗得很厉害。他皱了皱眉头:“你在马车上休息一会,我去打点水回来。”说完,跳下马车向不久前经过的一条小溪走去。
    穆琳静静看着那个渐渐走远的身影,低垂下眼眸:“抱歉……”
    虽然答应了她不再用咒印,但诺伊斯一定会阻止她回西斯。“我一定要回去,为了艾丽西娅,为了我自己,还有那么多无辜被害的魔女。蒂莫西,必须付出代价。”
    她轻声说着,解开了马车的缰绳,往马屁股上狠狠抽了一鞭子,看着那匹马嘶叫一声,朝与诺伊斯相反的方向狂奔而去。随后她身形一闪,轻巧地钻进一旁的山林消失了踪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