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脸红心跳

第21章 不轨之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男人的眸子眯了眯,逼仄的靠近她的俏脸,从喉咙的底处发出低低的声音,“楚小姐,你知道你这种得瑟,实际上是什么吗?”
    一阵风吹到她身上,喻悠悠就忍不住抱臂瑟缩了一下,退后一步,更为警惕道,“什么!”
    “穷得瑟。”男人从牙缝里挤出三个字来,字字逼仄而讽刺。
    喻悠悠一听,薄靳晏这席话,恰好正中她的下怀,她当即乐了。
    朝着他嘿嘿的两声,道,“我当然穷了,这世上恐怕都没有人敢在薄少面前说富有吧,我是真的穷,穷人也要得瑟一下吧,不然就只能苦逼而死了,要不,改变薄少接济下?我有小钱钱可以数,就不必在薄少面前穷得瑟了。”
    她越说越带劲儿,直接将薄靳晏气得唇线紧绷,脸色发青。
    他用墨眸狠狠的瞪着她。
    薄靳晏越这样,喻悠悠就越起劲,见薄靳晏一时没有接话,又是这幅不悦的模样,她心里偷笑,继续佯装单纯,“薄少,你不要用这种眼神瞪我哟,不接济就不接济嘛,我不伸手问你要就好了,你别这样看着我,我胆小,我害怕,我被你盯得浑身发麻……”
    她配合着自己的话,忍不住抱臂往后缩了缩身子,小手还在自己手臂上搓了下,一副惧怕他的胆小样子。
    “我找不到比你更胆大的人!”男人冷哼一声。
    看她这样嚣张的样子,哪有半分害怕的迹象,这个小女人,鬼机灵的一套又一套。
    “薄少又有夸我了,我现在好害羞呀。”喻悠悠成了不怕死的,一直在挑战着薄靳晏的极限。
    他不是一直约着她去开房吗?那她就让他倒掉胃口,让他对自己兴趣全无。
    看这个薄靳晏人模狗样、卓然英气,他应该不会是受虐体质,还一直享受着被她虐吧!
    如喻悠悠事先料想的那样,薄靳晏果然被她气到不行!
    男人看着她这幅“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怒火中烧,却又纾解不得,燃燃的怒火都在他的胸腔里起伏。
    低眸间,正好对上她的亮晶晶的水眸,他更加恼火极了。
    这个小女人的这幅神情,哪里是知道“害羞为何物”的样子!
    妥妥的鬼丫头!
    喻悠悠定定的盯着他,唯恐自己怯场,一直暗自在给自己加油,催眠。
    她是倔强的喻悠悠,她是在风雨中百折不挠的小花儿,她绝对不能被薄靳晏这个恶魔给蹂躏到泥土里。
    “呵,长本事了吗?”男人冷笑出声,上前一步,逼近她,阴鸷的眸子里射出寒冰般的视线。
    她对上他的眸子,登时就被吓得一颤。
    这男人的眸子里,真冷呀,冷的她都觉得,他的视线全都像冰箭一样射到了她的身上,将她万箭穿心,毫无回击之力。
    她惧怕了,她怕自己再继续玩火,就能将自己玩进去。
    她不敢再去看他,生怕被他的视线凌迟,慌忙别过头,执拗道,“我这个人就这么点儿,我的本事就这点儿!”
    她人就在这里,应该是逃不掉了。
    她人就这么点儿,要杀要剐,还是让他自便吧!
    索性破罐子破碎,冲着他就道,“薄靳晏,你不捉弄我,我也不至于捉弄你!我不玩了,我要回家,我不想跟你多说一句话!”
    她不想玩这种游戏了,每一秒钟都惊心动魄,虽然有时候会胜他一筹,但只要他一个眼神,她就会被秒杀到渣也不剩!
    她就是个怂货,孬种!
    她就是这么笨!也至于被薄靳晏给逼到了这份上。
    “想回家?也行。”薄靳晏紧绷的嘴角,已经变得舒缓。
    他定睛看了她两眼,眼神若有似无的移到了助理手中的鞋子上。
    喻悠悠注意到他那神秘莫测的眼神,心里就知道,这个男人不会对她善罢甘休。
    既然这样,她不能坐以待毙。
    本着破釜沉舟的想法,她迎头,就道,“薄靳晏,我知道你不会轻易让我离开,让什么招数,你尽管来吧,我都这里受着!”
    死就死吧,总比被薄靳晏一点点的虐死,强上百倍。
    薄靳晏是个阴险的家伙,他想要虐她,肯定有不少招数,虽然口头上不怕他,但实际上,她早就怕他怕到要死。
    不怪她是怂货,只怪他太强。
    他有权有势还多金,还有强大的气场,和能射出冰箭的眸子,这些,都是她怎么追赶,都无法比上的。
    男人唇角勾起,他看着这个“自投罗网”的小女人,更觉得有趣儿了。
    有意思,更好玩了!
    也不枉,他在酒店门口,等候了她这么久!
    “楚小姐,我要的很简单,你不必摆出这幅慷慨就义的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薄靳晏要对你行不轨之事。”他语气间,挟着对她的讽刺。
    当他看到她肌肤滑腻,显得可爱清纯的俏脸,他的唇角便染上了一抹戏谑,轻轻将薄唇靠近她的耳边,道,“如果你想求我对你行不轨之事,我也不反对。”
    “无耻!”喻悠悠别过脸,非常的——不买账!
    她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无耻又自恋的男人!
    “在这个关口,出口伤我,楚小姐是不想离开的意思?”男人抬手,修长而又骨节分明的手指,就蹭上她的脸颊。
    她在雨里淋了许久,脸颊上有水迹,他这样轻轻一动,正好帮她抹去那抹水迹。
    如怜惜般摩挲上她如熟鸡蛋般滑腻的小脸儿,指尖传来的触感,就让男人的心里一窒,没来由的冲动迅速窜至他的下腹。
    这种异样的感觉,迅速被男人的脑海接收,他显然意识到什么,迅疾的收了手指,自动退后一步。
    喻悠悠的脸颊,被他蹭着,酥麻的痒痒感觉,让她浑身觉得不自在,她想逃开,却无力逃开。
    耳边还回响着薄靳晏恶意的威胁,她整个人都乱了,只能呆呆的立在原地,被他蹭弄。
    她真正醒悟过来,还是在薄靳晏远离她后。
    她怔怔,看向对面的男人,他是怎么了?好奇怪。
    这个问题,就算是她想破脑袋,她都想不清楚。
    而且,场合不合适,她咬了咬下唇,简单明快道,“到底怎么样,你才能让我离开,你说出来,我接受惩罚。”
    虽然明明知道,薄靳晏的惩罚只会重,不会轻。
    但她还是硬着头皮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