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脸红心跳

第62章 成钧竟敢觊觎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薄靳晏从更衣间里出来,就看到小女人闭着眼睛,将自己缩得小之又小,像个小鸵鸟一般缩在床头上。
    她的脸色苍白无比,失去了往常的血色,整张脸上,已经没有了往日的神采奕奕。
    这样子的她,刺伤了男人的眼睛,他的脚步,开始走向她,放得很轻很慢。
    虽然走得很慢,但是距离有限,他很快还是走到了她的面前,他近距离的看着她,默默地伸出手,伸向她惨白的脸颊处。
    只是,还没有触及,就停留在了半空。
    男人眉头紧蹙,深峻的眸光看着小女人,随着他的目光的探看,他的眉头也是越皱越深。
    终于,在一段凝思后,男人才恋恋不舍的收回了手。
    速度极慢,而且迟钝。
    他看准了床边的位置,然后坐下,将俊眉稍稍舒展开,继续凝望着她。
    喻悠悠正闭着眸子,自己消化此情此景,脑子都混混沌沌的,不知道混沌了多久,就感觉到所在的床边,有些塌陷。
    出于应激的自我保护,她迅速的睁开了眼睛。
    正好就对上了男人的俊眸。
    他看着她,她同样也看着他,一时间,两个人,都选择了缄默,都没有说话。
    她的唇,抿得更紧,心脏都差不多要从胸怀里冲出来,她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回事。
    薄靳晏这样一个出现,竟然将她弄得这般激动!
    难道,只是因为,他真正成了她的男人?
    想到这些,她的眼眸里,更多了一丝的黯淡。
    男人看着她的俏脸,眸色渐渐深沉,过了许久,他终于开口,“想好问题出在哪里了吗?”
    探问的口气,语气低低,而且显得有点沉,已经没有之前的凌厉。
    这样的口气,让喻悠悠的心情暂时缓和了下,她对着他摇头,“没,我想不出来到底是哪里。”
    说出口后,专注看向眼前的他,眼前竟然有一些恍惚。
    他从更衣室里面出来,已是一身成功人士装扮。
    铁灰色衬衫,黑色长裤,此刻他对着她,单手插进裤袋,虽然是坐着的姿势,也能让人看得出他的身形挺拔。
    时间和阅历沉淀,让他好像不管穿什么衣服对于他来说,都是天经地义的。
    旁人看了,往往会联想到“品味”二字。
    薄靳晏听了她的话,点头。
    其实他早就已经料到,这小女人肯定会稀里糊涂。
    他沉吟了一下,对她道,“告诉我,你这药是从哪里弄到的,中间有没有他人经手,你的包有没有离开过你的身边,在这段时间里,你碰到过什么人……”
    男人给她梳理着,一句句的问出来。
    “我这个药,是……是我从家里的医药箱里拿的。”
    “家里的?”男人的墨眸迅速眯起,流出一丝精光。
    “嗯,我从家里的医药箱拿走后,就一直放在自己的包里,后来……后来到了酒吧,就放到了酒吧的储物柜,接触的人,就只有温晴柔,还有……还有成钧……”
    最后不得已,在男人锐利眼光的逼视下,她还是将成钧给交代了出来。
    “成钧?”男人的墨眸,更加眯起,逼仄的看着她。
    精光里,都透着危险!
    喻悠悠迎视上他的危险的眸光,被吓得沉了头,低哑着声音,忐忑的说,“就……就是刚认识的一个人……”
    “男人?”男人继续探问,穷追不舍。
    “是。”她还是不敢看他,头缩得越来越低。
    薄靳晏低眸,看到她畏畏缩缩的样子,心里也猜到了一个大概,他沉声开口,“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解释一下成钧的身份,不然,我立刻找人去查!”
    “我——”喻悠悠被他的话吓到,就是一个抬头,对上他逼视的眸子,尴尬的别开眼,开口,“成钧,他就是我的那个客人,你们……你们见过。”
    “哼!”薄靳晏闻言,就是一声冷哼!
    如他所想!
    “……”喻悠悠默默,她惭愧的低下了头。
    好丢人!
    “客人?好一个客人!敢做你的客人,他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改天我定要他身败名裂!”薄靳晏墨眸凌厉,愤恨道!
    喻悠悠一听,心急了。
    成钧是想要搞垮他们杂志社的人,他确实该受到惩罚,她也很愿意看到成钧受到惩罚,但要是成钧身败名裂了,那个幕后黑手肯定不会继续跟成钧合作!
    这样一来,她就没有顺藤摸瓜,从成钧入手,找到那个幕后黑手了。
    幕后黑手没有找到,杂志社一天就不能心安。
    喻悠悠焦虑了,也顾不了太多,就制止薄靳晏,“唉,别——”
    “你心疼?”薄靳晏的眸子,敏锐的攫住她。
    “不,当然不是!”她慌忙摇头,解释说,“成钧这个人很冷淡,整个人冷得像个冰块,他没有对我做什么的,他对我根本没有造成伤害,你……你不能这样对他!”
    硬着头皮,她还是这样要求了薄靳晏。
    毕竟成钧是一个关键人物,她不可能让这条线索中断!
    只是,喻悠悠完全想错了。
    她越表现出紧张成钧的样子,薄靳晏就越不愿意放过成钧!
    薄靳晏看着喻悠悠,警告道,“你……你这是在命令我?你是在指点我做事,嗯?”
    “我,我不是,你别误会。”
    “那是什么!”
    “我……我就是发表下意见,我觉得成钧没有错……”她咬唇,忐忑不安到了几点。
    “觊觎你,就是他的错,还是大错!”男人霸气的开口,随着这句话的话音落下,他伸出手,修长的手指摩挲上她细嫩的脸颊,轻声道,“小女人,我说过,你是我看上的女人,别人敢觊觎你,就是等于跟我作对……”
    他的声音暧昧蛊惑,让喻悠悠浑身酥麻。
    一阵酥麻感后,她忍不住狠狠咬上自己的下唇,也好让自己清醒一些!
    她不能被薄靳晏这种邪魅的男人蛊惑,她一定要保住成钧。
    “嘶——”咬上唇角的时候,一时忘了力道,竟然咬痛了,她忍不住一声小小的轻呼,又忍不住看向薄靳晏,辩解道,“成钧他没有觊觎我,真的,他没有跟你作对!”
    “没有觊觎你,那他凭什么跟你一起在酒吧门口!”男人的声音陡然高了一度,狠狠地眸子投向她。
    这个小女人跟成钧的眉来眼去,他可是看在眼里的!
    虽然他隐隐觉得里面不单纯,但那一幕,让他心里就像添了一把火,随时都可以点燃,然后爆炸!
    喻悠悠遭到薄靳晏的质问,却又解释不通!
    薄靳晏一向厉害,在他面前,她常常没法思考,被逼急了,她狠了狠心,一口咬定道,“是我觊觎他,是我勾引他,是我凑上去找他的,跟他无关!”
    薄靳晏一听,心里那把火,迅速燃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