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脸红心跳

第81章 一个女人的来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她想了想,将薄靳晏的手机从口袋里取了出来,然后看上面的来电显示。
    可薇?
    一个女人的名字!
    下意识的,她心里就是一颤,拿着手机的手,也颤抖了下。
    就好像是,偷窥自己老公的女人一样,她看完后,把手机重新放进薄靳晏的西装外套里。
    傅辰比薄靳晏先回到车里,虽然疑惑老板不在,却也没多说什么,把买来的药递给喻悠悠。
    喻悠悠接到手里,眉头一蹙,她有点儿不知道从何处下手。
    将受伤的脚伸了伸,吸了口气,刚刚准备强行下手,就听到车门开启的声音。
    转脸,薄靳晏。
    手机的震动声,在这时,已经戛然而止。
    “我来。”男人的声息低沉,有淡淡的烟味传入了她的鼻息间。
    她想,原来他是下车抽烟了。
    再低头,却看到他手里多了一个袋子,等坐稳后,男人随手搁在了一旁。
    喻悠悠又疑惑了,这是买了什么?
    在她遐思的时候,薄靳晏已经开始帮她脱鞋,她应激性的,脚就是一缩。
    男人看着她鞋子上沾染上的血迹,眉头皱起,继而仰头,警告性的看了她一眼,命令说,“把鞋脱了,现在上药!”
    说话间,男人已经将自己的双手撤离。
    “哦。”她不敢不听话,在他的注视下,将鞋给脱了下来。
    男人抬手,一手捏住她好看的脚踝,另一只手拖着她的脚后跟,将她的秀脚,搁到自己的腿上。
    这一会儿,他的大手不再冰冷,恢复了以前的暖意。
    他已经想通了,既然她不愿意说,那他就暂且将就着她,至于她的安危,他时刻护在她身边,一定不会有什么闪失。
    喻悠悠的脚,隔着他的西装裤的布料,就搁在了他的长腿上,这姿势,显得暧昧无比。
    她觉得尴尬,忍不住低了低头,不好意思的说,“我还是自己来吧。”让薄靳晏屈尊降贵来做这等事情,她想想就有点儿后怕。
    男人听着她的话,看都没有看她,也没有说话,只是在继续手上的动作。
    他用修长的手指捏出一根棉签,用棉签蘸了些医用酒精,开始给喻悠悠擦拭伤口。
    喻悠悠低着头,本来不敢看她,但脚背上传来刺痛,她也忍不住看向这个“认真”的男人。
    这个男人,明显没有做过这种活计,下手不知道轻重,棉签戳上去,就让她感觉到了疼痛。
    喻悠悠双手撑着椅座,面孔煞白。
    但她看着他低头的仔细模样,就不忍心打断他,就任由他继续下去。
    “疼?”薄靳晏看到她的小腿绷直,就明显意识到了不妙,他抬眸,盯着喻悠悠,出口问。
    疼吗?
    确实是疼的。
    但是喻悠悠却不想承认,这个男人对这项工作,是如此的认真细致,她不想打击他的积极情绪。
    对这个认真的男人,她不想取笑,不想伤害,只想尊重他。
    从未有过这样的一刻,她会如此不想气这个男人。
    “伤口有点疼。”她倒吸一口凉气,说。
    并不怪罪在这个男人头上,是伤口疼,而不是因为他错误的手法,自己的伤口被棉签戳着疼。
    “那怎么办。”男人眉头轻皱,被这个棘手的问题难住了。
    喻悠悠也被这个问题给难住了,她盈盈的眸子,同样无助的看向薄靳晏。
    她的目光,都聚精在了他微蹙的眉头上面。
    都说忧郁的男人有一种别具一格的气质,显然的,现在的薄靳晏,脸上所显露出来的无助,让他整个五官都柔和起来了。
    甚至在喻悠悠看来,这样犯愁的薄靳晏,有一种的萌萌的大男孩的感觉。
    她心里忍不住一动,脑海里飘来各种奇思妙想。
    傅辰在前车座上看着后面,内心不断地嘶吼,总裁大人,是你的手法不对!
    但总裁大人,是无法听到他的心声的。
    他忍不住轻咳两声,对总裁大人伸出援助之手,“总裁,让我试一下吧。”
    “你?”薄靳晏挑了挑眉,一脸的不敢苟同。
    他的小女人是脚上伤口疼,这个傅辰出手,能解决什么问题!他又不是麻醉药!
    傅辰被小瞧了,胸中郁闷,但还是不得不硬着头皮说,“我……我是有手法的人。”
    薄靳晏一听,当即明了。
    他总算明白了,原来喻悠悠感觉到疼,是他的手法有问题,而不是这个伤口本身的问题!
    他忍不住看了喻悠悠一眼,心里闷闷,蹙了一下眉,又对傅辰冷酷淡漠道,“处理伤口,并不见得你比我专业!”
    说着,男人一个用力,把棉签精准的丢进医药袋里。
    这样子,在喻悠悠看来,就像是被戳穿真相,然后甩手不干的臭孩子。
    但是这男人,也太霸道了,他不干,也拦着傅辰,不让傅辰干。
    难不成,她需要自己动手?
    喻悠悠一下子就跌入了郁闷的情绪里,她也不懂得怎么处理伤口。
    就在喻悠悠郁闷的间隙,她没有想到,薄靳晏竟然打发傅辰,叫来了药店员工。
    而且是两位。
    喻悠悠被这个阵势吓到,但是有病治病,她似乎只能接受。
    不过,她的脚,就这样搁在薄靳晏的腿上,她越看越尴尬,忍不住就要收回脚。
    男人却一把抓住她的脚踝,“听我的,现在上药!”
    喻悠悠拗不过他,只能这样隔着脚,然后让两位药店员工帮着上药。
    来了上位,真正操作的却是一位,另一位在旁边指指点点,是个指挥。
    负责清理和包扎的那位员工,等包扎完后,已经是大汗连连。
    只因——薄靳晏就在旁边,低头敛眸,目不转睛,似是在研究药店员工的包扎步骤。
    他的眼眸灼人无比,没有人可以在他的目光下保持心境平和,纵使是喻悠悠,也开始觉得那目光太过让人心神不宁。
    何况是,初领教薄靳晏魅力的药店员工。
    折腾了挺长的时间,伤口包扎完毕,傅辰负责将他们送走,体现了很好的礼节。
    车内一下子,就只剩下了喻悠悠和薄靳晏。
    “砰”车门关闭,喻悠悠下意识的就想缩回脚,把鞋子穿好,却没想,男人比她更迅速的出手,一下子就握住了她的脚踝。
    喻悠悠挣了一下,却被他握得更紧了。
    “别动。”他说。
    “你……你干什么。”喻悠悠懵了,总觉得自己有点儿危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